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461章 大唐时代,钓鱼执法

第461章 大唐时代,钓鱼执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国有句古话,讲的很有味道……
  小人乍富,挺胸凸肚。
  这话什么意思呢?
  鲁迅先生曾经在《二心集》里面做过最贴切的注解:
  “奴才一旦做了主人,是决不肯废弃‘老爷’这个称呼的,他摆的架子,恐怕比他主人还足……”
  后来有好事者又给鲁迅先生的注解添加了一句,越发贴合某个时代某些老爷的可憎嘴脸,叫做‘奴才一旦干起坏事,简直比原本的老爷还要狠’。
  两种解释不分伯仲,随便百度都可查到。
  都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丸山督主却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小人得志便猖狂,别看这小子獐头鼠目唯唯诺诺,那是面对他惹不起之人的习惯性动作,比如他深夜之中独自面对渊盖苏文,始终采用躬身塌腰满脸谄笑的姿态,一则是因为渊盖苏文武力强横,二则是因为他曾为渊盖家族的马夫,武力加上原本身份的两种压制之下,等闲之辈是没胆子掀起鼓起勇气的。
  但是到了外面之后,针对普通百姓之时……
  丸山督主终于让人见识了什么叫做嚣张跋扈!
  这是次日清晨,天色方亮不久,按照昨夜密谋约定,渊盖苏文和东瀛少女伪装成为他的侍卫,三人一路小心翼翼出门,却发现巡视的兵丁果然不予在意,这个发现似乎让丸山督主胆气大涨,一时之间暴露了小人得志的底细。
  仿佛越是受过压迫之人越想表现自我,这小子自从出门之后就没有消停过,先是走出大门之后不久,遇到几个沿街卖菜的百姓,明明人家并未挡路,然而丸山督主却猛然发飙,二话不说,上前就打,打完之后似乎犹自不爽,赫然竟把几个百姓的菜篮子全掀翻,然后恶狠狠呲牙瞪眼放出一句话,让那些百姓以后必须给他缴纳卖菜税,否则的话见一次打一次,如果超过三次就带着兵丁去抄对方的家。
  这可是高句丽的百姓……
  乃是丸山督主曾经的同胞!
  然而这小子欺压良善之后无比得意,带着渊盖苏文和东瀛少女继续往前走,还没走上多远,忽然又发现一群乞丐,此时那些乞丐正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十几个人共同挤在一起借用一块破布遮风,丸山督主猛然又是大怒,冲过去挥舞马鞭一阵猛抽,那些乞丐昨夜冻的浑身僵冷,如何能够躲避突然而来的鞭子,丸山督主一阵狠毒抽打之后,竟把乞丐们借以遮风的破布撕毁,然后挨个乞丐搜身,抢走了而是来枚铜板,顿时得意洋洋十分得意,冲着乞丐们骂了几句穷鬼之后施施然离开。
  这些乞丐分明也是高句丽人!
  连续两次欺压百姓之后,丸山督主似乎找回了雄风,这货姿态更加嚣张,就差在脸上写一个‘坏’字,忽然眼睛猛地发亮,目光一眨不眨看着前头,却原来是前边不愿的街边跪着一个高句丽少女,少女的身前空地上摆放着一具死尸。
  卖身葬父这种事,并非汉人独自有,各国都有孝顺之儿女,再穷再苦都不会把父母暴尸荒野,哪怕是卖掉自身,也要将父母收殓了。
  然而丸山督主却兴奋起来,口中猛然发出一阵公鸭子般的大笑,但见这货一路狂奔过去,伸手就摸向高丽少女的脸蛋,看清长相之后,越发狂笑起来,竟也不顾光天化日之下,揪着少女头发一阵猥琐,使坏之后并不温柔,反而一脸凶狠恐吓少女,他从怀里掏出十来个铜板,嘻嘻哈哈扔在了少女怀里,满脸贪婪道:“拿了本督主的钱,立马去我的府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娘们,倘若敢说一个不字,先把你全家杀光,如果家里没人,那就杀你邻居,如果杀了邻居还是不听从,那就把你们村子全屠光……”
  可怜那个高句丽少女哭喊求饶,换来的却是丸山督主猖狂大笑,街上一些观望的百姓长吁短叹,但却没人胆敢上前说出一句公道话。
  此城百姓谁不认识丸山督主?
  后面渊盖苏文和东瀛少女对视一眼,渊盖苏文猛然踏前一步就要呵斥,哪知东瀛少女急急伸手一拦,语带深意嘻嘻而笑道:“别忘了咱们的身份,咱们现在是他的侍卫,主人强抢民女而已,侍卫哪有阻拦的权利?”
  渊盖苏文胸口不断起伏,面上明显带着铁青之色,道:“他欺负的是高句丽人!”
  “吃吃!”东瀛少女又是一笑,恍若首次认识渊盖苏文一般,语带讥讽道:“你可别告诉我,你生起了英雄救美之心……”
  说着话锋微微一转,悠悠又道:“若你不想去看盐场,现在就去把丸山杀了,你是五刀同使的大刀客,杀人之后没人能够阻你离开!”
  偏偏只这一句话,渊盖苏文脸上的铁青和愤怒突然全没了,他忽然呵呵一笑,语气带着悠然,淡淡道:“只是一群百姓而已,如何能跟整个民族比?欺负也就欺负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丸山能够如此欺压百姓,其实对于我们大事更有助益……”
  说着也是话锋微微一转,语带自信道:“汉贼建立督主番号制度就是为了治理高句丽人,而丸山如此欺压百姓正可以让汉贼越发信任他。一旦博得更多的信任,必会被赐下更多的权利,到时恰可为我所用,帮着遮掩高句丽复国大军!”
  东瀛少女眸子直视渊盖苏文,好半天后突然微笑问道:“但他现在正在欺负你们高句丽同胞呀……”
  渊盖苏文面色不变,只是淡淡又重复一句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东瀛少女灿然而笑,脸上却挂着讽之色。
  渊盖苏文浑不在意,又是淡淡一句道:“若是等你东瀛被人灭了之后,你便能够体会我现在的心思了。”
  这时丸山督主施施然而来,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太嚣张,这货满脸堆起讪笑,左右窥视了两眼,然后才压低小声尴尬解释道:“大将军勿怪,小人乃是习惯使然,自从当上督主以后,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去欺负百姓,若不如此,汉人不肯信任。”
  渊盖苏文微不可查点了点头,不但不怪罪反而鼓励一句,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这是他第三次这么说。
  丸山督主似乎满脸惊喜,仿佛被人赐下了莫大权限一般,这货激动莫名,仿佛终于想起了正事,连忙道:“大将军请随我来,咱们出城之后很快就能看见盐场。”
  渊盖苏文仍旧微不可查点了点头,表面姿态伪装的像极了一个侍卫。
  丸山督主越发底气高昂,满脸飞扬跋扈的大踏步而走。三人顺着大街一路出城,渐渐身影消失在城门方向。
  渊盖苏文永远也不会想到,等他们离开之后城中出现的一幕,但见那些受了欺压的高句丽百姓个个咬牙切齿,有些人甚至忿忿不平的朝着地上吐口唾沫,骂骂咧咧之间,忽然叹息连连,耳听一个乞丐呜呜咽咽,摸着自己脸上被抽打的鞭痕哭道:“凭什么他可以耀武扬威啊?他以前也只是个穷鬼马夫!汉人若是想找奴才,我也能当这个奴才,我保证比他更会欺压百姓,保证更能帮汉人收取税收……”
  痛苦之间,语气分明带着羡慕。
  羡慕而不可得,于是就产生了嫉妒和畏惧。
  这似乎不是乞丐自己的心声,而是十几个百姓共同的渴望,甚至就连那满街的高句丽百姓,看向丸山督主消失的方向也是唏嘘连连,乍听之下,似是愤怒,细细一品,却是羡慕。
  也就在此时,忽听街上一阵甲胄叮当,但见一队精锐的玄甲铁骑巡街而来,似乎‘忽然’发现了这里有人受到欺负……
  先是一个骑士打马而来,目光上上下下打量那个啼哭少女,似是心中不忍,开口劝说道:“姑娘,可是有着冤屈?”
  不问还好,一问那高句丽少女登时哭的更凶,凄凄惨惨,抽抽噎噎,惹得所有巡街战士全都过来,似乎都被少女的凄惨勾起同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