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441章 千秋草木,都是家人

第441章 千秋草木,都是家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话怎么说的?自己家里什么情况不知道吗?”
  
  玲珑看似是在好奇,分明是在隐含试探,旁边武小妹眼睛眨眨两下,也跟着轻笑问道:“小七莫非有什么隐衷,所以不方便诉说家事?”
  
  八个老婆之中,玲珑和武照最为精明,世间越是精明之人,性格越是带着好奇,这种好奇也许并非恶意,但她们总想把所有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其实,这是一种很心累的状态。
  
  但是,精明之人经常乐此不疲。
  
  猜人心思,查人隐秘,她们感觉其乐无穷,性格里就是这样。
  
  只可惜玲珑和武照的试探用错了地方,草小七的心思纯净像是一张白纸。
  
  小野猫属于性格娇憨那种丫头,心里有什么话都会一秃噜说出来,草小七则是性格单纯,仿佛不懂得如何去骗人。她的聪慧和灵秀其实胜过所有人,玲珑和武照的试探她一听便可洞穿,但她明明听出了别人的试探之意,脸上并无任何生气或者不悦的表情。
  
  她的目光带着恬静,眸子里面带着纯洁,瞳孔清澈,宛如一汪水,她平静看向玲珑,似乎也看了一眼武照,很是平和回答道:“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确实给不出你们答案,家中之事,难以言明,虽然我很想告诉你们,可我害怕你们会承受不住。”
  
  说着目光悠悠,仿佛看向外面无边夜色,轻轻又道:“世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在默默负重前行,咱们都是夫君的妻室,相互间属于最亲的姐妹,我从山中而来,踏足滚滚俗世,认识了最亲的姐妹,只想护着你们平安,这一世,守着你们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就很好了。”
  
  语气淡然恬静,不食人间烟火,不管是谁听了之后,都有一种超然物外的味道。
  
  玲珑和武照明显一呆,两个精明女孩瞬间意识到自己的试探已经被人洞穿,武照微微迟疑,转头小心翼翼看看屋子角落,她很怕李云会生气的精明,于是赶紧压下了所有的好奇和心思。
  
  玲珑却仿佛不达目的不罢休,笑嘻嘻看着小盲瞎道:“小七你说话口吻的真奇怪,怎么听起来和祖师爷一样?祖师爷是世外之人,莫非你也是世外之人?要是这么说的话,姐姐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出身道门?”
  
  “出身道门?”
  
  小盲瞎像是怔了一怔,忽然俏脸带着恬静笑意,轻声回答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玲珑登时眼睛一亮,感觉自己终于摸清家中老七的底细。
  
  旁边程处雪满脸惊讶,随即现出惊喜之色,激动道:“竟然真的出身道门,道门势力很不一般啊。家父曾经说过,道门格局庞大,堪称遍布中原,虽然大多隐在山中,但是实力非同小可,小七你既然出身道门,那么西域之事你肯定有能力参加啦,你也去凑足一千人马,咱们一起去打地盘。”
  
  说完想了一想,似乎觉得地盘这种东西吸引不住性格淡然的小盲瞎,连忙又道:“就算你自己不需要,你的孩子总得需要吧。咱们自己去打地盘,打下来就是各自的私产,到时可以传给孩子,也算是尽到了为母之心。”
  
  “为母之心?”
  
  “我的孩子?”
  
  小盲瞎明显呆了一下,不知为何突然轻笑起来,摇了摇头道:“这些我不需要。”
  
  众人都是一怔,程处雪有些生气道:“你莫非连孩子也不想生?天下哪有这种做妻子的女人?你就算自己出身道门追求仙事,可你既然嫁人了总不能只顾自己吧?长安城里也有道门,那些道人照样娶妻生子。”
  
  平心而论,程处雪这话并非指责,相反乃是出于好意,她劝草小七也是发自真心。
  
  然而小盲瞎再次摇了摇头,忽然隐含深意对她解释道:“程姐姐可能误会了,我并非出身道门之人,严格来说,我出身于道。”
  
  “出身于道?”
  
  众人都有些迷茫。
  
  程处雪皱眉琢磨半天,迟疑道:“这有什么区别?道门不就是道么?”
  
  小盲瞎淡笑看她,轻轻回答道:“不一样的,有区别的。”
  
  程处雪乃是将门虎女的性子,对于不耐烦之事没有任何兴趣,她见草小七一直含含糊糊,心里渐渐有些生气,突然开口道:“算了算了,大家不逼你。你想隐瞒什么,那是你的事情,只要你不去隐瞒夫君,我们这些姐妹没资格追问你的底细,不过西域之事我还得再说一次,你到底要不要参与进来?千万可别现在做出推辞,将来却埋怨我们不分给你好处,地盘得自己去打,才能传给孩子,就算咱们是一家人好姐妹,我们也不会把自己赚取的私产分给你。”
  
  小盲瞎这次毫无迟疑,眨眨眼睛道:“我参加啊,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没有拒绝。”
  
  程处雪微微一怔,随即想起小盲瞎确实没有拒绝过,只不过因为讨论兵力之事,大家琢磨的方向变歪了。
  
  她心里那点不爽顿时烟消云散,对着小盲瞎笑道:“既然参加,那咱们的力量又大了一些,小七你先说说,你能凑出多少人马?”
  
  哪知草小七再次摇头,竟然又重复了最开始的一句话,道:“我很难说,不知道算不算兵力。”
  
  这话说的似是而非,给人的感觉分明是含糊其辞,程处雪脾气刚烈,陡然怒哼一声,气咻咻道:“你把我们当姐妹没有?”
  
  草小七怔了一怔,清澈的眸子看向程处雪,她天生拥有看穿人心的能力,只一眼就看懂了程处雪生气的原因。
  
  她一向平静的俏脸终于显出苦笑,无奈解释道:“我并非含糊其辞,也不是推脱不愿,我既然说要参加,肯定不会占大家便宜……”
  
  “可你连兵力都不肯说?”
  
  程处雪还是有些生气,道:“自古沙场之事,从无一蹴而就,敌我两方争斗厮杀,兵卒数量乃是重中之重,带兵之人若是连麾下多少兵马都不知道,如何能够做到运筹帷幄排兵布阵?”
  
  说着停了一停,突然伸手一指自己,又道:“比如我,借了母族八百私兵。”
  
  然后一指玲珑,道:“她,借来了两百祭祀和八百护寺之兵。”
  
  随即指向齐嫣然和月牙儿,分别说道:“齐家妹子势力庞大,她祖父一出手就给了三千兵,月牙儿妹妹则是准备雇佣族人,也能凑出一千人马的力量。”
  
  最后指了一指卢小隐,大声道:“就连卢家妹妹,也准备弄来一千个人,咱们所有人都在努力,有多大力量就使多大力量,相互并不瞒着,都把情况说个通透,唯有你,一直含含糊糊。”
  
  忽然发现少算了一个人,连忙补充一句道:“还有武家妹妹,她凑兵力最难,国公之爵按律只有三百私兵,她凑足九百人须得去求三家襄助,即使如此,她仍旧努力筹谋。而你呢?你连自己的情况都不肯说。若是真有困难,大家不会怪你。可你一直含含糊糊,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把我们当姐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