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419章 天下间,阿瑶最疼我

第419章 天下间,阿瑶最疼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哦豁?
  
  两个原因?
  
  是哪两个原因?
  
  屋中一家子人不由竖起耳朵,尤其那些小辈更是摒气凝息,大家都知道李云要讲的肯定又是国策,两个原因肯定也涉及到诸侯国的治理。
  
  哪知忽见李云轻轻一叹,似乎神情变得有些索然,嘴角分明勾起一抹苦笑,语气寡寡道:“你们可能不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很穷了……”
  
  嗯哼?
  
  满屋子顿时一静。
  
  李承乾首先忍不住开口,满脸不可思议道:“这怎么可能?大堂哥你也会穷?”
  
  “对啊!你怎么会穷?”旁边李泰同样脱口而出,小胖子的脸上分明也是带着不信。
  
  其他一众小辈,大多也是神情如此。
  
  开什么玩笑?
  
  谁不知道你李云号称财神爷。
  
  如今民间甚至有了一句俗语,据说就是专门用来形容你的,财来如山崩海啸,花钱如小孩撒尿,虽然老百姓总结的话听着粗鄙不堪,但是不得不说百姓们总结的非常对。
  
  财来如山崩海啸!
  
  山崩海啸是什么气势?山崩海啸就是惊天动地的气势!老百姓形容你一点没错,你挣钱的时候就是山崩海啸一般。
  
  花钱如小孩撒尿呢?
  
  小孩子撒尿从来不管别人怎么,无论何时何地,想撒的时候掏出小鸡子就撒,而且小孩子撒尿劲头很足,绝不会像中年人一样滴滴拉拉。怎么样,形象吧,用小孩撒尿形容你李云花钱,百姓们的总结是不是无比贴切?
  
  民间老百姓都知道你挣钱和花钱的本事,你现在却说自己已经很穷了?这话说出去有谁会信?恐怕谁听了都以为你在蒙傻子。
  
  就连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有些面色不满,以为李云竟连他们两口子也糊弄起来。
  
  满屋之人,或者也只有阿瑶面色凄苦,这女孩几次想要张口辩解,最后却选择默默看着李云,她谨记着自己是后宅之人,虽然心疼丈夫但却努力坚守着妇人不可干政的规矩,哪怕今天屋子里全是自家人,阿瑶仍旧保持着女子的本分,不开口,不插话,只倾听,不辩驳,因为,今天议论的是建国之事。
  
  建国之事,在阿瑶认为就是天大的政事。
  
  既然是政事,那么女子就不能插嘴乱说。
  
  可惜她谦逊温柔,别人却想听听她的说法,先是李世民目光轻轻一扫,随即便听长孙皇后柔声一笑,皇帝两口子同时看着阿瑶,李世民温声鼓励道:“老三家的儿媳,你是不是有话要说?朕方才看到你欲言又止,小脸上也带着怅然之色,心里有事就要大胆的说出来,今天屋子里坐着的都是自家人。”
  
  “陛下说的对!”长孙皇后也紧跟着开口,同样对阿瑶鼓励道:“虽说妇人不可干政,但也要分个因由,比如渤海建国这件事,属于你们一家最为重要的事,可以说是国事,也可以说是家事,国事咱们女子不可掺和,但是家事就得好生盯着了。阿瑶不要怕,胆子大一点,你心里有什么憋屈,都可以说来让大家听听。”
  
  “可是,可是……”阿瑶轻轻两声,小脸上分明还是带着迟疑。
  
  “没有什么可是,你可以放开胆量的说!”李世民猛然一挥手,语带肃重道:“虽然自古有着妇人不可干政的教训,但是朕认为所谓的政事颇有一些区别,就算是国家大事,女子也不是不能插言,关键要看这个女子是谁,关键要看这个女子有没有资格。”
  
  皇帝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目光带着深意看向阿瑶,突然笑道:“你是个有资格的女孩。”
  
  猛然转头看向长孙皇后,指着皇后对阿瑶温笑又道:“和你伯母一般无二的资格。”
  
  嘶!
  
  屋中一群小辈倒抽冷气。
  
  所有的皇族都知道,长孙皇后经常给皇帝谏言建议,虽然皇后一直宣称后宫不可干政,但是皇帝却默许甚至鼓励皇后多多谏言。
  
  放眼整个大唐后宫,唯有长孙皇后一个女子能够如此。
  
  这是皇帝亲许的特权。
  
  现在,这份特权又多了一个女子。
  
  ……
  
  阿瑶神色明显有些紧张,小脸带着特有的拘谨和柔弱,但她毕竟受到了皇帝和皇后的鼓励,终于鼓起勇气昂起了小脑袋,轻声道:“既然陛下和娘娘准许,那么侄媳妇就大胆说上一次。”
  
  “好!”皇帝和皇后也不知因为何故,竟然特别在意阿瑶能否鼓起勇气,两口子再次出声鼓励,无比温和道:“声音大一点,胆气足一点。”
  
  皇后专门又加了一句,语带暗示道:“不要忘了,你是一家后宅之主,渤海建国一事,乃是你夫君最大的产业,你作为家中正妻,是要为着家中产业操劳的人。”
  
  阿瑶深深吸了一口气,小脸渐渐现出庄重肃穆颜色,她突然仰头看着皇帝皇后,大声道:“伯父,伯母,我家夫君,真的很穷了。”
  
  仅仅一句话,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悲伤,但见阿瑶鼓足勇气缓缓抬脚,克制羞涩慢慢走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她伸手挽住了李云的臂弯,然后,小脸轻轻仰起,一抹温柔疼惜的看着李云。
  
  众人只听这个性格温驯的女孩落寞开口,幽幽道:“所有人都以为,夫君他拥有天大财富,自从范阳交易中心建立以来,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财神爷,其实这也没错,夫君曾经确实是个财神爷,那几年,他手里天天有进项,有时候进项甚至大的惊人,一笔收入就能有个几百万。”
  
  李世民仰头显出回忆状,沉吟思索道:“当初炒作冬虫夏草,赚取利润千万贯,狙击世家人参,获利高达六千万贯,朕带走了四千万,他留下了两千万,单只冬虫夏草和人参狙击这两项收入,他斩获的财富已然三千万之巨……”
  
  屋子里忽然站起一个正妃,赫然是曾经对李云有些不满但是后来被钱打倒的淑妃,只见淑妃一脸羡慕,看着阿瑶道:“你家男人可了不得,手里攥着不止三千万,前几年在范阳的时候,本妃曾帮着皇后给他算账打下手,老天爷啊,可了不得,每天都有几千几万的收入,多的时候甚至能上十几万,记得我帮忙时间只有五个月,可是五个月时间写满了七十个账本,本妃至今仍旧记着那个总和数字,乃是两千一百四十七万五千贯,其中五千贯的零头被你夫君大手一挥,直接给了本妃当做记账打下手的酬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