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418章 是我让他装疯子的!

第418章 是我让他装疯子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收服奴才,就是这样……”
  
  李云的声音慢悠悠响起,语气平静中带着淡然,轻轻道:“咱们已经说过,整个高句丽足有八百万户,每户人口按照六到八人计算,粗略统计也得四五千万人,而我在高句丽建立六个番号,每个番号约莫一百五十万户,即使粗算人数,至少也得八九百万人,纵观历朝历代,收服归化实乃最难之时,因为涉及到民族之间的融合,必然会遭遇强烈的抵抗和冲突,高句丽人尤其如此,他们性格里就带着执拗……”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紧跟着道:“对待这种人,应该怎么办?如果光给他们说好听的,那恐怕一百年之后也别想成功,甚至反抗还会越演越烈,治理起来越来越头疼。但是这事又不能光靠屠杀震慑,世上从没有哪个民族能够依靠屠杀而收服,所以说,须得有个策略。”
  
  李世民缓缓接口,语带深意道:“你让长孙冲故意装疯子,这莫非就是你的策略?”皇帝说着转头,仿佛故意挑事般看着长孙皇后,呵呵笑道:“观音婢你听见没?你娘家的亲侄子被这臭小子弄成了疯子。”
  
  长孙皇后呸的一声,道:“陛下不用挑拨,李云也是臣妾的侄子,臣妾刚才已经想明白了,这种国家大事不该妇道人家掺和,女人无论再怎么聪明,眼界总归是比不上男人宽泛,长孙冲虽然成了疯子,但却是李云让他这么做的,两边都是臣妾的侄子,臣妾索性来一个不管不问。”
  
  李云莞尔一笑,看着长孙皇后远远喊了一声,赞扬道:“二大娘,你不管就对了,否则长孙冲还要怨恨您,嫌弃您拖累了他的功成名就。”
  
  长孙皇后迟疑一下,虽然扣上说着不管不问,但是仍旧忍不住又开了口,好奇问道:“你刚刚说过屠杀没用,为什么又要长孙冲屠杀?他是个白面书生,也不知道见了血会不会头晕。”
  
  “哈哈!”李云畅然一笑,眉飞色舞道:“正因为他是个白面书生,所以他才必须做上这么一次,倘若是程伯伯和刘弘基两人,反而不需要刻意使用这个办法。”
  
  长孙皇后一脸若有所思,好半天之后才轻轻道:“你让他去装疯子,疯子杀人比正常人可怕……”
  
  “不错!”
  
  李云忽然脸色一正,沉声道:“我方才说了,光是新丸城督护府就有八九百万人,这么多的人口,以后都是渤海的子民,难道就因为他们心存逆反,我就下令把他们全屠了吗?真要是屠个精光,咱们打下这片土地还有什么意义?迁徙汉家百姓过来生活么?八九百万人怕是得抽空大唐十分之一!”更新最快电脑端::/
  
  李世民淡淡开口,道:“迁徙百姓这种事,朝堂上的官员肯定不会同意,就算威逼官员同意,老百姓们也不会听从,八九百万人,可不是一万两万人,人数越多,迁徙越难,不但劳民伤财,也会怨声载道。”
  
  “二大爷说的对!”
  
  李云看向皇帝点了点头,接口道:“自古施政之策,不以扰民为先,所以高句丽之事只能在高句丽解决,咱们绝不能拉上中原的百姓来当垫背者。”
  
  他微微停了一停,随即又道:“既然不能从外面迁徙,那么高句丽的本土居民就必须收归,既然决定要把他们收归,那么就不能大肆展开屠戮,偏偏有个难题,这些人不杀不服,都是倔驴一般的性格,好像几辈子没死过一样。”
  
  长孙皇后其实早就明白李云的计策,皇后连续质疑无非是想李云不断解说,解说给谁听呢?解说给屋子里的小辈们听。
  
  毕竟这已经是帝王之术的范畴,很多皇子从来没有资格接触,但是皇子们以后也想建立诸侯国,那么正可以借着此事学习一番。
  
  李云对皇后的意思心知肚明,因此解说起来十分的详细,继续道:“我派长孙冲前往新丸城之前,先已派出一支队伍前去收归,那支队伍刻意采用了温驯手法,连续十几天对着金氏渔猎城的居民好言相劝,好言相劝的结果是什么呢?是那群倔驴性格的高句丽人越来越傲慢,很好,要的就是此种结果,这时候我命令队伍回来,然后派去了率领铁蹄大军的长孙冲……”
  
  长孙皇后仿佛恍然大悟一般点头,开口道:“第一支队伍好言相劝,让高句丽人感觉咱们不舍得动他们,突然却换成了一个不讲理的疯子,带着穷凶极恶的大军说杀就杀,如此前后对比,反而胆寒人心,那些高句丽人必然追悔,心里开始渴盼第一支队伍回来,可惜,世上没有后悔的药。”
  
  李云呵呵直笑,眉梢微微一挑,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份飞禽传书,举着念诵给众人听,道:“臣,新丸城王,长孙冲,秘报,经国主指点,臣照章办事,今夜将会装疯发狂,预计屠戮五千之众,收手之时,必奏奇效。新丸督护府九百万人口,必然惊恐胆寒臣的杀伐之威。”
  
  “怎么可能?”
  
  屋子里一个皇子忍不住开口,语带不可置信道:“整个新丸督护府九百万人,长孙冲只不过在金氏渔猎城屠杀了五千人,五千条人命听着吓人,可也吓不到九百万人那么多吧?”
  
  李云哈哈一笑,转头问他道:“怎么?你不相信?”
  
  那皇子腼腆一笑,看着李云略显羞赧道:“还请大堂哥解惑。”
  
  李云点了点头,忽然冲着门外招了招手,屋中众人微微一怔,却见一个卫士急急而来,那卫士胳膊上架着一只鹞鹰,一看就是用来飞禽传书的训鸟。
  
  李云伸手向前,从鹞鹰的爪子上解下一个小竹筒,竹筒里面拿出小小一卷丝帛,这意味着这份密报李云也还没有看过。
  
  李云微笑看了看问话的皇子,直接展开这份新来的密报诵读,大声念道:“臣,新丸城王,长孙冲,密报,经此一招,金氏渔猎城之高句丽人尽皆驯服,臣已选出一位胆小如鼠之辈,当众宣布他乃渤海国主奴才,按照事先谋定的计策,臣会推其成为新丸城的督主,此人狂喜狂笑,尽显辽奸之色,臣尚未说出将会率领大军借他为用,此人已经按捺不住连夜进发新丸城,建功讨好之态,几可令人作呕……”
  
  “这?这?这怎么可能?”那皇子满脸呆滞。
  
  李云呵呵一笑,继续念诵飞禽传书,道:“至臣上奏密报之时,此人已率金氏渔猎城寨归化之奴五千人,悍然冲入新丸之城,屠戮同族一千余众,耀武扬威,飞扬跋扈,短短两个时辰,搜刮民财百万,言其乃是渤海国主之奴才,收财该当进献主子以贺建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