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406章 我是山中一颗草……

第406章 我是山中一颗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在华夏人的传统里,洞房花烛乃是一生至重之事,比金榜题名重要,因为金榜题名三年只有那点人,比他乡遇故知重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背井离乡,也比久旱逢甘霖重要,因为不管多么干旱老天爷总会下雨的。
  
  唯有洞房花烛夜,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
  
  注意,只有一次。
  
  不管古代多么封建社会,有一个严守的法则一直奉行,那就是一夫一妻,一生厮守。
  
  古代和现代都是一样的,遵守的都是一夫一妻制度,至于所谓的平妻和妾侍,严格来说都算妾侍。所以古代的婚姻制度应该如下称呼,叫做一夫一妻多妾制。
  
  平妻,并不是真正的妻。
  
  真正的妻子只有一个,那是家中坐镇后宅的正妻。
  
  故因如此,传承坚牢,哪怕一个男子再怎么雄才伟业,他一辈子真正意义上的洞房花烛只有一次。
  
  因为,正妻只有一个。
  
  即便是李世民这样的大唐皇帝,号称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哪怕佳丽三千,皇后也只有一人,至于那什么所谓的四大正妃,还有名目繁多的侍寝者,听着名头很是高大上,其实法定意义上都算不得妻子,因为,这些妃子真就只算是侍寝者……
  
  有资格殉葬,有资格陪葬。
  
  但就是没有资格同葬……
  
  真正能陪一家之主躺在同一个棺椁里的女人,自始至终只有男子洞房花烛的正妻。
  
  这是古代的法则,甚至写进了律法,比如唐律规定:“诸有妻更娶妻者,徒一年;女家减一等。若欺妄而娶者,徒一年半;女家不坐,各离之”(《唐律·户婚律》)。《唐律疏义》解释说:“有妻更娶,本不成妻”
  
  啥意思?
  
  妻子只有一个的意思。
  
  其她娶进家门的女人,法定意义上全都是侍妾,哪怕是李世民后宫的四大正妃,按照律法规定也只是侍妾。
  
  ……
  
  但是唯有李云的大婚,今晚做到了真正的洞房花烛,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力扛所有压力,定下了不管选去哪一房都算洞房花烛的规矩。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讲究,哪怕李云选的是第七平妻洞房,洞房之前也要按着正正经经的规矩办。
  
  需要进行两大礼仪,看起来十分的啰嗦。
  
  但是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女子会嫌弃啰嗦,因为这两项礼仪乃是正妻才能享有的资格。
  
  第一项,喜童引路,催开房门,手托喜盘入内,寓意皎洁纯真。
  
  第二项,新郎新娘,合卺交首,从此携手一生,生死都是至爱。
  
  只要做过了这两项礼仪,哪怕第七平妻只是个平妻,但她从法定意义上已经是真正的妻子,是可以陪着李云一起躺进棺材里的人。
  
  ……
  
  咚咚咚!
  
  “开门啦!”
  
  小兕子的声音很娇嫩,带着一丝丝的好奇和可爱,旁边站着的丫丫跟在敲门,帮着兕子姐姐一起做努力。
  
  两个小家伙眼睛眨呀眨呀的,一转不转盯着眼前的房门。
  
  院子她们已经催开了,现在需要帮着大哥敲开房门,小兕子是个很善良的好孩子,一边敲门一边感觉很是歉疚,嫩声嫩气道:“第七嫂嫂,对不起呀,夜很深了,你肯定很困了吧,兕子觉得很困,第七嫂嫂肯定也很困,但是我们必须敲你的房门,因为兕子的大哥今晚必须宿在这里,如果你不开门,大哥会很可怜,他没地方睡觉,他会困的很难受……”
  
  童言带着稚趣,却显得心地善良,在场礼官相互对视一眼,皆在心中暗暗赞叹一声道:“晋阳公主,无愧宠爱。”
  
  这时只听房门吱呀一声,一抹灯光顺着房门泄露,有人脆脆宛如晨鸟,声音宛如林中青雾,悠悠袅袅道:“进来呀,谢谢啦。”
  
  两个小家伙对望一眼,小兕子忽然神神秘秘对着丫丫眨了眨眼睛,仿佛分享大秘密一般,压低声音道:“丫丫妹妹,咱们这个第七嫂嫂也是神仙。”
  
  丫丫瞬间喘息紧张,圆圆睁着大眼睛,很是局促道:“丫丫会不会让她感觉丢人,丫丫只是一个穷人的孩子。”
  
  突然门内伸出一双玉手,将两个小家伙全都抱在怀中,耳听清脆宛如晨鸟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丝丝宠溺和喜欢道:“穷人怎么啦?嫂嫂守护的就是穷人!你们两个小妹子,快点进来暖暖手。”
  
  赫然是一道靓影,静静站在房门前。
  
  当啷!
  
  小院子里忽然响起东西落地的声音。
  
  不远处的院门口处,长孙皇后倒抽一口冷气,旁边圣女大祭司面色震惊,两个女性长辈满脸不可置信。
  
  长孙皇后乃是一代女后,圣女大祭司乃是草原之钟,能让俩大风华绝代的女性长辈震惊,更何况是那些执礼而来的礼官们。
  
  但见整个一座小院子,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站在原地。
  
  天上一轮明月,洒下皎洁清辉,然而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被房门口吸引,只觉得房门口站着一位胜过皎洁明月的人。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美。
  
  容颜已经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仿佛有袅袅仙气,时刻萦绕在身边,明明那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女,然而众人看她却如神话中的仙女一般。
  
  今日傍晚迎亲之时,隐门曾经给齐嫣然弄出了仙女骑鹤的场景,那时仙气氤氲,让人惊诧赞叹,可是隐门的仙气总有一种尘世之感,眼前这位第七平妻却似真的仙中人。
  
  她身边压根没有仙气缭绕,众人所看到的仙气缭绕乃是自己脑海的幻想,她身边也没有月光笼罩全身,因为她的清丽和美丽胜过了天上的明月。
  
  她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女,她此刻只是孤身站在门口抱着两个小家伙,然而所有人第一眼看去的时候,脑中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仙人。
  
  长孙皇后突然开口,语气喃喃仿佛回忆,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能说出心中的震撼,道:“得天地之气,收日月精华,恍如白纸一张,瑶池绛珠一朵,三千年冰雪寒霜,铸就纯洁登仙之体……当初臭小子的祖师批注之时,本宫还以为乃是一种赞誉,这时见了真人容貌,方知一切并非夸张,这丫头,这丫头……”
  
  “这丫头不该是世间的人!”旁边圣女大祭司缓缓接口,面色带着同样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两个女性长辈怔怔半天,突然对视一眼相互苦笑,长孙皇后道:“武家那个小丫头,即使容貌长开之后也不需要担忧了。”
  
  圣女大祭司轻轻一叹,有些伤感道:“玲珑那丫头骄傲了一辈子,今次怕是再也骄傲不起来。”
  
  这位来历神秘的第七平妻,容貌已经不属于人世间,哪怕玲珑和武家的小媚娘两人加起来,如果单比容貌也无法抗衡她的一半。
  
  就连小兕子那般坚定的性子,此时也长大了小嘴怔怔发呆,小家伙仰头看着自己的第七嫂嫂,好半天才很是担忧开口,无比犯愁道:“怎么办,怎么办,第七嫂嫂你为何这么漂亮,你让兕子不知道该如何撒谎了。我认为阿瑶嫂嫂最好看,可你差点就要和阿瑶嫂嫂一样好看了……”
  
  差点就要和阿瑶嫂嫂一样好看了!
  
  这怕是小小的晋阳公主对一个女子最大的称赞。
  
  ……
  
  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漫长又似只是一瞬,终于有礼官从震惊中惊醒,连忙擦把冷汗大声开口,他的目光仿佛带着畏惧,说话之时完全不看去看房门,只是轻呼道:“吉时终至,洞房在前,新郎何敢却步?还不速速登门。”
  
  长孙皇后和圣女大祭司同时看向李云。
  
  此时李云的心里肯定也带着震惊,不过他努力把震惊压制着没有表露,他听到礼官轻呼之后,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然而,举足登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