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396章 原来竟是这样的谋算……

第396章 原来竟是这样的谋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城东,也有一片居民坊,但是和城西有所不同,这里除了坊市还有兵营。
  
  几个百骑司带着王硅站在兵营之前。
  
  “什么人?”
  
  哪怕是深夜时分,兵营里仍旧外松内紧,看似士卒们正在喝酒庆贺李云大婚,实则该有的防备一点不曾缺少。
  
  几个百骑拱了拱手,对着营门高喊一声道:“吾等乃是皇家百骑,前来此处乃是有些公干,劳烦诸位同袍帮忙通禀一声,就说是渤海国主曾经安排的那件事……”
  
  “国主安排过得事?”
  
  营门之上有人居高临下,喝声问道:“既然是国主安排过得事,敢问尔等想要我们去通禀哪个?”
  
  这分明是一种试探。
  
  几个百骑司笑了一笑,毫不迟疑回答道:“烦请通禀牛进达大将军,今晚应该是他老人家在此值守。”
  
  “得嘞,真是百骑司。”
  
  营门上的守卒点了点头,同样笑道:“除了你们这些皇家百骑,没人知道军营里谁人值守,稍等片刻,吾等现在就去通知大将军……”
  
  一阵脚步声急急远去。
  
  几个百骑司伸手拽了一拽王硅,低声道:“王硅王大儒,我们到此之后任务就算结束了,你自己在营门口等着吧,咱们还要去跟国主回个话。”
  
  王硅微微一怔,有些愕然道:“你们?不负责杀老夫?”
  
  几个百骑司哈了两声,摇摇头道:“百骑司虽然擅长干脏活,但是你的罪名乃是该杀之人,既然是该杀之人,那就算不得脏活,既然不是脏活,说什么也轮不到我们出手,就此别过了,王硅王大儒……”
  
  “等等!”
  
  王硅猛然开口,一双目光不断在几个百骑身上打量,好半天过去之后,忽然语带深意问道:“老夫方才听几位说要去给渤海国主回禀?”
  
  几个百骑司看他一眼,嘿嘿笑道:“不错?又如何?”
  
  王硅指了指自己,迟疑问道:“你们不杀老夫,也不留下来看看老夫什么时候死,就这么直接转身而回,敢问你们如何去跟渤海国主做回禀。”
  
  “因为李云不需要他们的回禀,也一样知道此处发生的一切。”
  
  但听兵营大门一声辙辙,突然从门缝里挤出几个人影,王硅先是一呆,随即震惊转身,他目光直直看着兵营大门走出的几人,脱口而出道:“文中子先生?”
  
  他自己已经是大儒,然而还要喊人先生,放眼整个当世,能被大儒喊做先生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颜师古老夫子,一个是文中子王通。
  
  但见兵营大门口处,五道人影缓缓走出,领头一个苍老长者,正是文中子王通,王通身后跟着一个虬髯大汉,体魄魁梧宛若黑塔一般,除了文中子和虬髯客,后面还跟着三个人,一个乃是大唐琅琊郡公牛进达,另两个竟然是名列大唐两大军神的李靖和李绩。
  
  这五人阵容,够吓人的。
  
  王硅明显迷惑起来,怔怔看着众人道:“太原王氏已经没了,世家联盟也已废了,老夫现在等同于没牙的老虎,随便派个小卒便可一刀枭首,想不到李世民和李云如此不放心,竟然专门出动了三位国公一起来,呵呵呵呵,好啊,琅琊郡公牛进达,卫国公李靖,应国公李绩,单只这份阵容,老夫死也不亏……”
  
  可惜对面五人默不作声,只是一脸古怪笑意看着他,而那几个百骑司则是恭敬一礼,肃声道:“诸位先生已经聚齐,且容吾等先于告退。”
  
  说着也不等众人反驳,直接转身走入了暗夜的阴影。
  
  直到这时,才见李靖和李绩同时迈前一步,语带郑重道:“王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半年之前太原王氏满门抄斩,带兵屠戮的就是我们两个人……”
  
  两位国公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同时开口道:“那一夜,全是杀,你太原王氏满门四千七百六十口,尽皆死在我二人的灭门命令之下,大丈夫行事,从不做隐藏,这件事我们专门跟你说一遍,你若心有仇恨的话可以随便恨。”
  
  灭门之仇,何止是恨?
  
  满家四千七百多口,这完全是不共戴天,杀人者就在眼前,然而王硅却泪水横流仰头望天,喃喃道:“四千七百六十口,好大一笔血债啊,可是老夫也曾听人告知,说是两位硬抗圣旨不肯屠戮妇孺,我太原王氏但凡怀胎之媳,外加哺乳喂养之女眷,甚至一些身高已经微微超过车轮之幼子,皆在屠门令下得活命,粗粗一算人数,也有两千多口……”
  
  李绩和李靖对视一眼,淡淡道:“此乃汉家规矩,妇孺车轮不斩,此事你不用记在我们身上,你大可以把我们看成灭你家宅的屠夫。”
  
  王硅还是仰头看天,老脸仍是泪水纵横,喃喃道:“灭门的屠夫?老夫才是灭自己家门的屠夫。”
  
  “这么说来,你是心如死灰了?”忽然听到文中子淡淡一声,语带莫名道:“连仇恨都提不起来,你王硅已经算是死透了。”
  
  “是啊,死透了!”
  
  王硅缓缓点头,突然看着文中子道:“先生似乎也摊上了一些事……”
  
  说着不等文中子回答,紧跟着又道:“若是门生不曾猜错的话,先生应该也喝了李云的送行酒,那个年轻人眼里揉不得沙子,先生你归来之后的所作所为瞒不住他。”
  
  “哈哈,说的不错!”
  
  文中子大笑一声,伸手指了指旁边的虬髯客,道:“看到没有,这是风尘三侠之首,二十年前虬髯客,也曾名声震中原,老夫用毒药折磨了他二十年,李云便让他作为送老夫上路的刽子手。”
  
  说着手指一转,指着两个军神再次对王硅道:“至于你的送行人,则是有灭门之恨的李靖和李绩。”
  
  王硅若有所思,缓缓点头道:“此种安排,倒也颇有雅致。”
  
  文中子看他一眼,突然道:“老夫已然绝望,你也心如死灰,老夫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成仙,你王硅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胜过皇族,既然如此,何必活着,叔玠吾徒,当年你曾在我门下听讲,今日又和为师心死同悲,趁着今夜之夜色迷离,咱们师徒何不一起上路?”
  
  王硅深深吸了一口气,拱手行礼道:“愿陪先生走一路。”
  
  “动手!”
  
  文中子豁然转头,目光决然看向虬髯。
  
  而王硅则是一脸平静,静静看着近在咫尺的李靖和李绩。
  
  铿锵!
  
  一声刀鸣……
  
  蹭蹭!
  
  两道白光……
  
  忽有一丝夜风袭来,拂过兵营门口这一处空地,但见月色清辉之下,夜风中飘荡着缕缕白发。
  
  王硅怔怔看着李靖和李绩收刀入鞘,随后又看着随风飘走的一缕缕白发。
  
  好半天过去之后,这位曾经的五姓七望族长才迟疑开口,很是迷惑问道:“这算什么?割发代首?老夫自知罪名可诛九族,李世民似乎不是个心胸大度的人。”
  
  “陛下也许不是,但是渤海国主肯定是!”
  
  只听李绩肃重开口,若有所指道:“在渤海国主眼中,他看的是天下百姓未来,渤海国主为了这件事,甚至和陛下连续大吵了十几天,不管陛下如何雷霆暴怒,渤海国主自始至终只硬怼八个字:天下,只有四个大儒!”
  
  天下,只有四个大儒!
  
  读书人有很多,称得上儒的也有很多,然而能够号称大儒之人,放眼整个天下数来数去也只有四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