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390章 李云的心胸,古人的规矩

第390章 李云的心胸,古人的规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公,王硅,王老先生,第一杯酒!”
  
      敢请饮,第一杯!
  
      哪怕是曾经的敌人,李云也做到了彬彬有礼,但他没想到王硅更加注重礼仪,老家伙竟然摆出了一个极其古朴的稽首礼。
  
      啥叫稽首礼?
  
      这可不是打拱作揖!
  
      而是真真正正的古老稽首。
  
      此时乃是贞观七年,很多古礼已经不再,大唐盛行一种新型的稽首礼,美其名曰称作为作揖礼,行礼之时,很是简单,正对对方,双手抱拳,举到与眉眼平齐处,深深弯腰,双手抱拳自然下垂到与腹部平齐处,再立正抱拳于眉眼平齐处,同时口称问候语。
  
      李云就很擅长这种作揖,说白了就是对着别人抱拳弯腰一拱,既简单,又方便,不失体面,不丢礼仪。
  
      然而王硅用的却是古老稽首礼。
  
      屈膝跪地,望之如外八字状。
  
      两手相抵,左手按在右手之上,然后掌心向天,双手拱于地面。
  
      头颅缓缓碰触手掌。
  
      保持跪资至少九个喘息时间……
  
      大唐不兴跪拜,这分明是春秋之时的重礼,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震动……
  
      一连九拜,稽首乃是九拜之首,最隆重,最古拙。
  
      这是古代臣子拜见君主的礼仪。
  
      ……
  
      场中气氛忽然有些诡异。
  
      李云显然也吃了一惊。
  
      有些大臣小心翼翼去看李世民,希望看出皇帝是否已经面含怒色,李云则是直直盯着王硅,但他自始至终没有打断对方的礼仪。
  
      直到王硅从地上爬起,李云这才轻轻一叹,故意问道:“王老先生莫非还是心有不甘,临到送行之节仍要下个绊子?你对本国主用出九拜稽首,莫不是还抱着挑拨离间之心……”
  
      “哈哈哈!”
  
      王硅突然放声大笑,傲然道:“太原王氏都没了,老夫再怎么心有不甘又如何?常闻渤海国主乃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想不到竟也会害怕有人挑拨离间。”
  
      说着微微一停,语气忽然变得肃穆,郑重道:“我乃钟鸣鼎食之家,古礼传承源远流长,世家可以不遵守任何规矩,唯独不会破坏古老的礼仪,渤海国主若是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二大爷……”
  
      这老货真是够狂的,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李世民不假颜色,别人都是口称陛下,他却称李世民是李云的二大爷。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李世民丝毫没有生气之意,皇帝突然抬脚而来,目光隐约带着一丝好奇,沉声道:“朕仅有一点不明白,你行九拜之礼莫非想求个活命?”
  
      说着看了一眼李云,紧跟着又看回王硅,继续道:“九拜之礼,稽首第一,此乃古代臣子跪拜君主的重礼,王硅你莫不是有投靠吾家侄子之心?”
  
      “无!”
  
      王硅干脆利落,脸上毫无伪装。
  
      李世民微微一怔,然而并不怀疑对方的回答。
  
      像王硅这等人物到了穷途末路之时,压根不会为了保留一命摇尾乞怜,堂堂五姓七望第一门阀的掌舵人,若是摇尾乞怜确实丢不起那份人。
  
      但是既然王硅不想投靠李云,为什么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摆出这样的大礼呢?
  
      皇帝很是迷惑,目光带着质询。
  
      其实不止皇帝迷惑,满院子的大臣们同样也很迷惑。
  
      古礼谁都懂,但是这些年很少有人再用,现在王硅突然用出九拜稽首,许多人都在猜测他的真实用心。
  
      李云倒是一脸若有所思,忽然笑呵呵开口道:“王老先生此举,倒也算不得失仪,春秋九拜,稽首第一,这礼仪据说乃是臣子见君之礼,但是很多人都因‘见君’二字走入误区……”
  
      李世民先是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脱口而出道:“见君之君字,乃是指君王,君王者,非帝也,君王乃是诸侯,并非天下共主。”
  
      皇帝这么一说,众人也瞬间明白,原来人家王硅并没用错礼仪,李云现在确确实实乃是诸侯级别的存在。
  
      只不过这老家伙就算没有用错礼仪,但他又何必在临死之前用出这种礼仪呢?要知道九拜之礼乃是诚心诚意,而太原王氏毕竟是灭在李云手中。
  
      向最大的敌人诚心诚意行礼,在场任谁也觉得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偏偏王硅这么做了。
  
      ……
  
      夜色暮暮,火把熊熊,李云忽然仰头看一眼天色,语气感慨道:“王老先生,时候不早了。”
  
      王硅同样仰头看天,喃喃道:“是啊,时候不早了!”
  
      他随即把目光收回,看了一眼李云手中端着的酒杯。
  
      他忽然从桌上拿起自己的酒杯,大笑道:“刚才已经碰过杯,这第一饮老夫也已谢过,渤海国主,谢你的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