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361章 迎亲,程家

第361章 迎亲,程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代成婚,分为六步,谓之六礼,寓意深长。
  第一步就是纳彩,大体类似于后世的提亲,但是古人的提亲比后世人庄重,所以纳彩也是古代成婚第一重要的步骤,纳彩若是不成,男女便无缘分,这可不像后世那般,年轻男女可不会在乎什么步骤不步骤,冲动一来立马就踏破了那一道防线,先上车后补票都算好的,很多时候开完车后撒丫子就溜了。
  古人重礼,守之为则,可惜这种传统美德已经很少有人遵守,每每念及之时总会让人不由唏嘘。
  纳彩之后,则是问名,什么叫问名啊?难道男女之间连名字都不知道吗?
  不是的!
  问名问的是生辰八字,遵守的仍是传统礼仪,男女双方若是八字相合,便会由双方长辈互换庚帖,这很好理解,类似于后世的定亲,庚帖在古代很是重要,一旦互换基本没有退婚之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辰八字已然交换,完全可以称之为未婚夫妻。
  这已经是受到古代法律保护的步骤了。
  比如某个女子一旦被男方问了名,换了庚帖,那么她已经算是男方家的人,律法会保护她的婚姻不受侵扰,并且这个保护还会十分的强硬……
  比如大唐年间曾经出过一个典故,有个豪强门户欲要强纳一个农家少女为妾,小小农户自然无法抗衡豪强的势力,万般情急之下,村里老人出了个主意,少女连夜和青梅竹马的男子互换庚帖,双方确定了未婚夫妻的关系,那个豪强勃然大怒,直接玩了一手恶霸抢亲。
  结局很简单,事情压根不需要少女家人去衙门里告状,一个字,杀!那豪强连个送礼摆平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当地县衙判了个斩立决的刑罚,贞观年间很少判罚死刑,但是对于强抢订婚之女的事情坚决不忍。
  问名之后,叫做纳吉,这个从字面意思就很好理解,乃是男方把占卜的婚姻佳期告诉女方。
  到了这一步,成婚六礼已经完成三礼,再后面乃是第四步,这一步和后世几乎没什么两样……
  叫啥呢?
  叫纳征!
  征这个字,有收取之意,所以纳征就是收礼,这次受礼可和纳彩之时不太一样,纳彩的时候送两只大雁就行了,除此也就是象征性的送上两匹丝绢布帛,但是到了纳征之时,男方须得铆足了劲头使劲的送。
  说白了就是类似后世的送彩礼。
  后世人比较实际,收彩礼只盯着一样东西,那就是钱,十万八万不再话下,越多越好,多多益善(当然也有一大部分女方家庭不太看重这个,因此只会问男方收取一点点象征性的彩礼,比如后世的山东临沂,有个扑街网络作家叫做山下出水,成亲的时候穷困潦倒,属于那种一不小心就得打光棍的货色,但是这家伙才华横溢,又懂得讨取丈母娘欢喜,于是乎,彩礼给的很少,只给了象征性的101块钱,美其名曰百里挑一,并且山水的老婆还很得意,喜滋滋的感觉自己真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只可惜好景不长,这姑娘后来学会了许多名词,比如万里挑一,比如百万独秀,于是乎勃然大怒,感悟出自己被一个臭不要脸的骗子给蒙了,从此年年唠叨日日喝骂,并且学会了一招采购榴莲键盘的无上绝学……)
  这是后世人的纳征,眼睛里只盯着钱,而古代人极其讲究礼仪,所以彩礼送的也极有品位。
  钱财是肯定不会送的,因为钱财透着一股铜臭。
  这一点完全和后世人相反。
  古代人的彩礼一般送如下物品,每一样都透着一股子渴望美好生活的愿望,比如,穷人送布匹,富户送绸缎,穷人太穷只能送一尺两尺,富户有钱那就一车一车可劲的装……
  无论穷人送的布匹还是富人送的绸缎,都会由新娘子好生收起了以后缝制衣裳,这才是真心过日子的礼物,比直接要个十万八万块钱温馨了许多。
  布匹和绸缎送出去不用担心浪费,因为古代女子从小就要学习针织女红,下至黎民百姓,上至达官贵女,哪怕是皇帝亲生的公主,也得掌握这一门生活技巧。缝缝补补,乃是女子传统美德。
  除了送布匹绸缎,彩礼还有很多其它物品,小至锅碗瓢盆,大至猪马牛羊,但凡居家过日子能用的东西,全都可以当做彩礼送。
  偏偏就是不送钱!
  纳征送礼,说白了还是为了以后的婚姻幸福,彩礼都是生活所用,透出一股子华夏民族勤劳简朴的美德。
  第五步,叫做请期。
  啥叫请期,请期就是问女方同不同意某一天迎亲,这一步是和纳吉前后呼应的,同样也透着华夏人的明礼和知仪。请期是第五步,纳吉是第三步,中间隔着第四步的纳征送礼,看看,老祖宗们制订的成婚步骤有趣吧。
  第三步的时候我来纳吉,就是把占卜的迎亲好日子告诉你们女方,然后呢,我先不问你们同不同意,直接开始第四步的纳征送彩礼,等到女方收完彩礼之后,这才开始请期询问你们同不同意迎亲的日子。
  能不同意吗?
  彩礼都收了……
  这第三第四第五步连贯下来,稍微一琢磨就感觉透着一股子彬彬有礼的尊重。先告诉日期,然后给彩礼让女方欢喜,这才再次询问您家同不同意,凸显了华夏民族的温文尔雅。
  至此,大婚六礼已经完成五步。
  一曰,纳彩!
  二曰,问名!
  三曰,纳吉!
  四曰,纳征!
  五曰,请期!
  接下来,就是迎亲了。
  这一步才是婚姻之重,男女双方终于合卺(jin)一生。
  ……
  大婚六礼,前五步都不需要男子亲自出面,同样的道理,女子也不能轻易抛头露面。
  一切都是长辈操持,处处都要讲究一个礼字。并且这五步还不需要担心无人帮忙,因为华夏老百姓骨子里有着特殊的忠厚。
  哪怕是农家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他也不用亲自去操办自己的婚事,左邻右舍会帮忙,村间的长者会插手,穷不怕,没人看不起你穷,在古人眼中成婚乃是大事,再穷再苦都有热心肠的伸手相助。
  普通民间百姓尚且有人相帮,李云作为大唐诸侯自然更加不需要亲力亲为,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他的大婚五步都已完备。
  终于等到了迎亲……
  ……
  “范阳卢氏满门忠烈,卢小隐那丫头一往情深,虽然卢氏如今没落了,可是该有的尊严必须有,陛下啊,咱们还得商量商量,迎亲的人手再琢磨琢磨,千万不能马马虎虎应付了事。”
  此是夜间,天中明月,长孙皇后和李世民并没有待在屋中,皇帝两口子像是普通民间夫妇一般坐在院子中。
  除了皇帝和皇后,院子里竟然还有不少人,放眼一望看去,随便拎出一个都是大佬,满朝文武,皇族勋贵,但凡品级达到正二品的官,今夜全都聚集在这一处四合院中。
  小小院子显得很是拥挤。
  一大票或二品或从一品的大佬,就那么像是平头老百姓一样盘膝坐在院子中,也有猫在墙角墙根蹲着的,那属于受穷之时养成的特殊喜好。
  大家商量的乃是李云迎亲之事。
  一次要娶七个女孩,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声势是大到了极点,可也愁坏了这帮子操持的长辈们。
  迎亲的人手,先就让人头疼。
  李世民使劲按了按眉心,然后循着长孙皇后刚才话茬开口,语带肃重道:“皇后方才说的一点没错,范阳卢氏不可不给尊严,咱们先前商定的人手不行,须得从心再选一个出来……”
  “重新选?”
  “那岂不是又要争辩很多天?”
  院中一众大臣面面相觑,一个礼部官员皱着眉头开口道:“陛下,娘娘,卢家那位姑娘是个妾,按理不需要太过风光,否则喧宾夺主,有失礼节法度。”
  “嗯?”
  李世民目光缓缓望过去,隐隐带着一种不悦味道。
  皇帝还只是不悦,人群中有人直接骂娘了,但见河间郡王猛地站起,对着那礼部官员就是一口浓痰,大怒道:“闭上你的臭嘴,凭什么不能风光?女子一生只有一嫁,凭什么本王的妻侄女就得弱势于人?”
  那礼部官员也是个硬种,闻言直接跟河间郡王硬顶起来,同样大怒道:“是你侄女又如何,妻妾的身份不一样,妻是妻,妾是妾,妻子可以迎亲,妾侍只需抬进小门,倘若这个传统也要破掉,那我汉家千百年来遵守的礼法还留不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