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327章 武则天的老爹 二合一章节

第327章 武则天的老爹 二合一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家好,看到二合一章节,想必有些小伙伴已经开心了,没错啦,我是嫂子,从今天开始,由我帮大家更新几天,山水口水,嫂子整理。
  
  嗯嗯嗯,虽说夫妻乃是一体,但是思想毕竟不同,山水是男人,你们男人喜欢写的是粗大硬狂拽酷霸吊炸天,嫂子不一样,我们女人并不喜欢狂拽酷霸吊炸天,我们只要前面三个字就行了。
  
  咦嘻嘻,开个玩笑啦,不算开车。
  
  事实上,从明天开始,嫂子要在整理的时候加入一点细腻情节,比如唐代的风俗习惯,比如各种称呼,各种不能做的是,各种和现代思想有冲突的历史习惯,这些会用剧情的方式推动,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和喜欢。
  
  【以下是正文】
  
  ……
  
  ……
  
  “但是……”
  
  李云忽然再次开口,语带深意道:“我如今已是诸侯,出场费用很高,我可以帮你去揍人,可你拿什么和我交易?”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语气促狭又补充一句,道:“或者说,你拿什么来支付我的出场费?”
  
  “嗯?”
  
  许多人面带迷惑之色!
  
  渤海国主很穷吗?竟然不顾身份问人要好处……
  
  要好处也就罢了!关键讨要目标是个小丫头……
  
  话又说回来,倘若这小丫头支付一定代价真能让渤海国主出手,那么,咱们是不是也可以这么做?
  
  在某些人眼中,只要是花钱的事那就不叫事,相反若是能够请动李云,那真是多大的代价都敢花。
  
  数万人的场面,满场落针可闻,许多人目光不由自主伸长脖子,想看看武家小丫头到底怎么回答。
  
  结果目光才刚刚望过去,众人的心思瞬间分成两派。
  
  第一类人多是男子,而且基本以朝中大臣居多,这部分人几乎都是瞳孔微微一缩,心中暗暗咯噔一声道:“难怪渤海国主如此,原来这小丫头别有特殊,乖乖不得了,如此小小年纪,已显绝世之姿,虽然尚未迸发,但已含苞待放,倘若这小丫头求到我门上,我也会毫不迟疑想帮她,看来刚才的谋算需要打个折扣,渤海国主并非谁都能花钱雇佣的,至少得是女孩,而且还是美女,咦,莫非渤海国主贪欢好色?据说他一辈子要娶七个老婆,不多啊……”
  
  这类人都是大臣,万事多以利益为先,他们的所思所想和百姓不同,当官的每天都在琢磨如何攫取最大利益。
  
  第二类人则是女眷,而且基本都是大臣家的后宅,这部分人看向小丫头的目光明显嫉妒,而嫉妒又让她们产生故作不屑的想法,纷纷暗道:“这小丫头何德何能?竟然让渤海国主专门留心?看她身材,瘦小平坦,看她脸蛋,一脸寡落,看她腰肢,粗的像桶,看她眼睛,将来肯定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这种毫无出色的小女孩,如何能跟我家女儿(我)相比,渤海国主莫非没见过女人,这种没胸没屁股的小丫头也喜欢,哼,气死人啦……”
  
  人的出发点不同,所思所想也不同,大臣们关注的是利益,所以看到武媚娘的第一想法是能不能效仿,而大臣女眷关注的李云,如今天下有几个女人不想嫁给李云?
  
  然而不管众人如何想法,李云只是目光悠悠看着小丫头,自从问出刚才那话之后,他一直仔细观看小丫头的表情。
  
  小丫头的表情果然有些迷惑。
  
  “为什么要我拿东西换?我家应该比不上他富裕吧?”
  
  好半天过去之后,小丫头忽然抬头看向李云,这女孩真是了不得,行事举止和人不一样,她明明满腹迷惑心存怀疑,然而抬头后的第一句反而是:“您要什么代价?华姑无不遵从?”
  
  嗯哼!
  
  称呼改了!
  
  李云目光微微一动,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刚才自称媚娘,为何又改称华姑?”
  
  但见小丫头轻轻吸了一口气,略显羞涩解释道:“华姑是我乳名,媚娘是家里对我的戏称,小女子原本只想利用您一番,所以没打算告知您真名,您这样的人物沾上就甩不掉,所以我刚才告诉您的乃是戏称假名。本意是想用完就扔,没打算让您能找到我……”(百度有专家说武媚这个名乃是李世民赐的,甚至连拍电视剧的都受了影响,别听他们放屁,其实武媚就是她家人对武则天的戏称,史书可考:‘…年尚小,媚已生,母甚忧,唤为媚娘,意警醒也…’)
  
  李云目瞪口呆,忽然哭笑不得道:“你才多大?心思这么鬼?”
  
  小丫头搓搓衣角,低头道:“过完年就有十四岁了,我只是身材没长开,所以看起来有些小,但我真不是小丫头。”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十四岁的小丫头,按说智力已经初成,可你看看你刚才的打算,怎么看都有些小儿嬉戏,你莫非以为用了假名就找不到你?这天下难道还有我想查却查不到的人?”
  
  小丫头似乎很是羞赧,垂着小脑袋讪讪道:“刚才情急之下,并未太过深思。”
  
  “嗯!这倒也符合常理……”李云点了点头,忽然又好奇问道:“那你现在是想明白了,所以才乖乖告诉我乳名?”
  
  但见小丫头再次轻轻吸了一口气,猛地勇敢抬头看着李云道:“如果不说实话,恐怕后果太大,如果惹毛了您,我全家都得遭殃。”
  
  “哈哈哈,好,果然够干脆。”
  
  李云哈哈大笑两声,冲着小丫头伸出一根大拇指,突然脸色一肃,道:“既然你答应支付代价,那咱们可得好好说说,本国主不想欺骗你,我要让你付出的代价有些高,若你心生退意,现在还可以反悔,我保证不予追究,也帮你向陛下告罪,陛下宽宏大度,必然也不会追究。”
  
  话说到这个份上,任何人听了都知道乃是诚心之言,然而小丫头却忽然转头,翘起脚尖站在车上往后看,她俏脸一片急色,猛然回头道:“我不反悔,我要你帮我去打人。”
  
  “好!”
  
  李云毫不迟疑,大声问道:“打谁?”
  
  “那里……”小丫头急急伸手一指,道:“我爹,段伯伯,他俩剑拔弩张,眼看生死相搏,我需要您……”
  
  轰隆!
  
  小丫头尚未说完,猛听身前一声巨响。
  
  但见大龟的四个巨爪重重按地,狰狞的甲壳猛力向上一震,震的李云腾空而起,轮着两把举锤宛如飞行。
  
  “打架是吧?来跟我打!”
  
  他人在空中暴吼一声,两把擂鼓瓮金锤凌空砸下,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天摇地动,尘土飞扬,周围地面不断震颤,至少有七八十人瞬间摔倒。
  
  大地之上出现一个方圆五尺的大坑。
  
  李云并没有直接打人,而是把锤子砸在了地上,砸中的位置很有讲究,恰好处在武士彠和段志玄即将搏杀的场地中央。
  
  如此阵势,何等骇人,由于距离很近,更舔三分威猛,武士彠和段志玄的战马几乎同时惊嘶,惊马前蹄腾空发疯跃起。
  
  此时到处都是人,倘若被两匹惊马冲刺起来,恐怕瞬间就会造成混乱,更兼可能伤人,践踏冲撞百姓。
  
  然而,惊马没能跑起来。
  
  前蹄腾空就是它们最后的动作。
  
  但见李云双锤砸地之后,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马惊,他口中暴吼一声,整个人拔地而起。
  
  “杀!”
  
  一声震喝,宛如炸雷。
  
  两把擂鼓瓮金锤同时脱手,赫然砸向场地两边的两匹惊马。
  
  砰!
  
  砰!
  
  连续两声闷响,前后仿佛一瞬,擂鼓瓮金锤何等威猛,两锤同时把两匹惊马砸死当场。
  
  空中到处都在迸溅血肉。
  
  而骑在马上的武士彠和段志玄也不好受,两个国公几乎同时跌落下来,屁股重重着地,然后被惯冲之力推的连续翻滚。
  
  等到他俩停止翻滚之后,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冷静下来。
  
  直到此时,李云才把目光看向两人。
  
  他眼光带着森森凶意,但却似乎并不是针对两个国公,只是冷冷问了一句,淡淡道:“还打么?”
  
  还打么?
  
  两个冷静下来的国公对视一眼,目光下意识看向不远处那个大坑。
  
  大坑足有五尺,深度半人还多。
  
  大地尚且被砸成这样,如果砸在人身上会如何?
  
  两个国公面皮抽动一下,目光忍不住又看向自己的坐骑,这一看之后顿时打个哆嗦,入眼只看见两匹战马已经血肉模糊。
  
  这还打个屁啊?
  
  找死也得看对手……
  
  倘若惹得眼前这位国主暴怒,恐怕他俩的下场不比战马好多少。
  
  两个国公几乎同时翻身而起,讪讪咽口唾沫低下了头。
  
  “不打了是吗?”
  
  李云目光仍旧很凶,给人一种随时暴怒的错觉,两个国公心里一颤,终于硬着头皮道:“臣二人该死,望国主赎罪,任打认罚,听凭做主……”
  
  说着各自拱手一礼,脸色显得更加讪讪,同时心下暗自踹踹不安,不知道眼前这位渤海国主怎么惩罚他俩。
  
  李云转身便走,竟似不愿再和他俩说话一般,只是冷冷说了一句道:“你俩是大唐的臣,轮不到我渤海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