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311章 砸死,砸死

第311章 砸死,砸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乃是辰时之末,日头已经升的很高,因是初夏季节,阳光特别酷烈,虽然不像正中午那般的大火球,但也烤炙的大地不断升腾着暑气。
  
  天气很热,真的非常热。
  
  这种炎热之中,不见一丝凉风,即使躲在树下都觉难耐,然而却有不少人蹲在太阳底下努力生着火。
  
  生火,是为了做饭!
  
  生火的人,是不得不干活的人。
  
  古代吃饭乃是一日两餐,分别是上午和下午,因为没有中午进餐的习惯,所以早餐就会吃的比较晚,时间大约是在辰时之末,也就是后世上午的9点左右。
  
  这第一顿饭叫做朝食,也叫做饔(yong),下午的那顿饭叫做哺食,又叫做飧(sun),一天只吃这么两顿,所以显得很是重要。
  
  而此时恰恰是辰时之末,整个大唐车队都在忙着做饭,虽然都在忙着做饭,但是做饭和做饭也有不一样的地方。
  
  比如随着车队跋涉的百姓们,基本上不存在生火做饭的情况,他们大多是去山中寻找一些野果之类,凑合着吞咽下去哄骗自己的肚皮。
  
  第二类乃是随着车队进发的商贾,这些人基本上不缺粮食和物资,他们会专门生火做饭,然后心满意足的吃上一顿。
  
  最后一类则是真正什么都不缺的人,他们吃起饭来要比百姓和商贾讲究许多,这些人有的是勋贵,有的是世家,有钱有粮,衣食无忧。
  
  不但衣食无忧,而且不用自己做饭,哪怕是身处长途跋涉的车队之中,他们也会享受着饭来张口的尊贵体面。
  
  有人饭来张口,必然有人专门伺候,负责伺候的那些人,正是在太阳底下生火做饭的人。
  
  干活的人!
  
  “娘亲娘亲,水滚开了,是不是要下粮食了啊,孩儿真的感觉好热呀……”
  
  烈日炎炎之下,忽听一个稚嫩小孩声音,若是顺着声音望去,必然会看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家伙正在火堆旁边,他已经热得满头大汗,手里却拿着一个扇子努力扇风,眼前火堆被他扇的很旺,小家伙满头满脸全是汗水。
  
  他使劲擦了一把汗水,手中的扇子继续努力煽动,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火堆上面的铁锅,看到水烧开了顿时朝着母亲呼喊。
  
  他母亲也在火堆旁边,闻言连忙把一袋子粮食倒进锅中,然后满脸心疼的抱起小家伙,语带苛责训斥道:“说了你多少次,为什么不肯听,娘亲自己能够忙活,不需要你跟着受这份罪。”
  
  “我要帮你,我才不怕受罪……”小家伙倔强的昂起头。
  
  他虽然被娘亲训斥一顿,然而脸上却带着骄傲,大声又道:“有我帮你烧火,你做饭的速度会变快一些,这样就能早早歇息,不用老是待在太阳地上被晒。”
  
  “呜!”
  
  女人鼻尖一酸,连忙别过头去,她不想让孩子看到自己眼中有泪,装作被沙子眯了眼睛揉搓几下。
  
  好半天过去之后,她才转回头拍拍孩子脑门,轻声道:“立儿乖,听娘话,你去树荫下面坐着,娘这边不用你帮忙。”
  
  说完生怕孩子不肯,紧跟着又道:“你弟弟也需要人照顾,他已经哭闹了好几回,立儿是个懂事的孩子,快去帮娘亲好好照顾弟弟。”
  
  小家伙迟疑转头,望着不远处的一片树荫,此时那片树荫之下坐着好多人正在乘凉,他的弟弟被人挤在最边缘孤苦无依。
  
  “娘亲……”
  
  小家伙突然低声开口,语气带着孩童般的不解,幽怨道:“我爹已经做了大官,为什么咱们还要受罪?”
  
  女人微微一怔,脸色有些伤感。
  
  小家伙又道:“那些人是我的叔叔伯伯,甚至有些人乃是爷爷一辈,书上说,手足同胞,兄谦弟恭,为什么他们躲在树下乘凉,咱们却要在太阳底下做饭,做了饭还要给他们先吃,我们凭什么要伺候他们?”
  
  这是小孩子的不解,语气里带着难过。
  
  女人幽幽一叹,伸手轻轻摩挲孩子脑门,好半天过去之后,才轻轻开口道:“这是娘亲主动要做的,立儿千万不要对他们心怀怨恨。”
  
  “为什么?”
  
  小家伙还是不解。
  
  女人迟疑一下,终于俯身下来趴在孩子耳边,小声道:“娘亲这样做,是为了帮你爹,立儿你一定要记住,心里的不满千万不要挂在脸上,否则被人看到很不好,说不定又会让你爹爹多缴一年俸禄。”
  
  “凭什么?”
  
  小家伙气的小脸通红,声音忍不住变得高昂,这孩子毕竟太小,不懂得隐藏情绪,明明母亲叮嘱他要隐忍,他却气不住声音变高,大声叫道:“爹爹做了大官,给族中带来荣誉,结果不但不给奖励,还要爹爹贡献自己的俸禄,爹爹已经交了五年俸禄,凭什么又多加一年?”
  
  这番话说的理直气壮,语气中却带着孩子的不解和愤慨,然而他母亲却吓了一跳,忍不住用手想去捂住孩子的嘴。
  
  可惜,晚了。
  
  只听不远处树荫下突然一声冷笑,有人满带不屑道:“哟!这孩子气劲挺大呢!”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身上穿着极其柔顺的丝绸,但见她坐在树荫之下一脸嗤笑,远远望着火堆道:“不想干就不要干嘛,偏偏要装出一副主动架势,表面上卑躬屈膝,暗地里教坏孩子,哎呀哎呀,忘了您现在已经不比从前喽,您现在可是了不得的贵妇人呀,夫君已经进了朝堂,乃是响当当的五品大员……”
  
  这番话说的尖酸刻薄,骨子里分明带着嫉妒和不满,若是针对身份地位相同之人来说,这种话属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若是针对身份地位不对等的人来说,这种话必然会给人莫大的压力和威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