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99章 四种神通,虹儿学几个

第299章 四种神通,虹儿学几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文是重复的,千万别点订阅】
  
  【大家应该能看到这个提示】
  
  【如果有不小心点订阅的,请加群,给你们发红包退钱】
  
  本章发重复了,大家千万不要订阅,千万不要订阅,大家千万不要订阅,山水跟我说他明天去请编辑给删除,嫂子真是该死,急急忙忙点上传,可是卡住了,我不断的点,就重复上床了,大家一定不要订阅啊,内容是重复的,很抱歉。
  
  【下文是重复的,千万别点订阅】
  
  ……
  
  ……
  
  “十年之后,仗剑登门,那么也就是说,我多了十年机会……”
  
  对面人群之中,郑怀仁心中闪过莫名惊喜,原本他以为今日犯在李云手里必死无疑,想不到一向‘以德服人’的渤海国主竟然真的讲理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
  
  不!
  
  郑怀仁心中惊喜之下忽然又产生一丝自得,他回忆起自己不久之前所做的那番诡辩,暗自得意道:“这是我自己临机应变的功劳,所以才能给自己赢来十年时间。我故意用言辞逼住渤海国主,故意一口一个我是他的晚辈,如此说辞一出,逼他不能杀我,虽然我的计谋被他看穿,但是看穿又能怎样,此乃堂堂阳谋,逼的就是他不好意思以大欺小,所以计谋仍然还是生效,连渤海国主也莫奈我和,哈哈哈,本公子无忧矣……”
  
  他心里极其自得,脸上没有显露万分,反而装出一副惶恐神情,冲着李云不断拱手乞求道:“国主赎罪,国主赎罪啊,晚辈已经深悔自己行径,我愿意向小郡主做出任何补偿,求您不要定下十年之约,让晚辈一直活在恐惧之中……”
  
  嘴上这样说着,心中却得意直笑,暗暗又道:“十年之约又能如何?一个小丫头还能翻天不成?世人怕的是你这个天生神力诸侯,谁会害怕一个学艺十年的小丫头?我荥阳郑氏乃是累世豪门,家中圈养的刺客死士不在少数,又和绿林大豪深交,彼此交情浓厚,倘若你的小徒弟仗剑登门,那可不要怪本公子辣下狠手,到时乃是按照规矩办事,而且这个规矩还是你定的,哈,堂堂渤海国主,也有失算之时!”
  
  他有这番想法倒也合情合理,毕竟很少有人相信虹儿会成为大高手。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
  
  李云自从横空出世以来,给人的印象一直是靠着天生神力,除了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以外,整个大唐很少有人知道李云已经学会武功。
  
  就算有人知道,也仅了了数人,而这几个人要么是河间郡王李效恭,要么是大唐开国帝王太上皇李渊,剩下还有几个国公大将,他们的儿子都是李云徒弟。
  
  这些人虽然知道李云学了武功,但却不知道武功具体到了什么程度,就算知道武功到了什么程度,他们也不会平白无故往外泄露。
  
  也正是因为无人向外泄露,所以李云的真实情况不曾被人熟知,在整个天下人的印象之中,李云这位渤海国主自始至终都是靠着天生神力。
  
  靠着天生神力!
  
  固然可以无敌……
  
  但是无敌的只能是渤海国主自己,难不成连他的徒弟们也跟着无敌吗?渤海国主的无敌是靠着天生之力,天生之力根本无法传给徒弟们。
  
  “一个靠着天生神力的人,竟然大放厥词要教出个大高手,嘿嘿嘿,渤海国主恐怕是自己强横惯了,所以认为天下人都很羸弱!”
  
  郑怀仁越想越是得意,脸上伪装的惶恐却越来越浓,这个郑氏公子不断用眼睛偷偷观望李云,心中则是不断嘲讽李云做出的决定。
  
  “哼哼哼,渤海国主啊,贻笑大方尔,你自觉能把徒弟教导成才,以后也会像你一样横勇无敌,可惜你却不知道,世家大族底蕴太深,我们世家不但圈养死士,而且暗中还勾连绿林大豪,死士们从小培养,绿林们身手不凡,无论是豪门死士还是绿林大豪,他们身上的功夫都是常年搏杀而来,你让自己的小徒弟十年之后出山,恐怕不用多久就会发现十年时间白教了,女孩力气天生比不过男子,一个小丫头凭什么去做仗剑天下的人,别说是仗剑天下,她来我家仗剑登门的时候就得输,到时候本公子不会弄死她,专门留她一命向你示好,说不定你会对本公子另眼高抬,助我赢得荥阳郑氏的族长之位,哈哈哈哈,此事甚妙……”
  
  世间之人,总是这样,一旦陷入某个牛角尖,就会按照自己的想法不断去深化,李云仅仅是说要给他十年苟活,这货却不由自主联想了无数未来,甚至还想俘虏虹儿作为筹码,通过手段让李云赞赏于他。
  
  他虽然心中不断筹谋,脸上却一直丝毫不漏,反而伪装的更加可怜巴巴,看着李云苦苦哀求道:“渤海国主,求您收回成命,晚辈真的知错了,我宁肯今日去死,否则您让晚辈活在恐惧之中十年之久,这简直是一种非人一般的折磨……”
  
  “是么?”
  
  李云淡淡一笑,抬头看他一眼,忽然大有深意点了点头,似乎一时变得心软起来,道:“让人活着恐惧之中十年,似乎真的有点太过折磨,既然你有胆量赴死,那么本国主便答应你吧!”
  
  郑怀仁目瞪口呆。
  
  这货真想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巴子。
  
  装什么不好?
  
  非得装恐惧!
  
  装恐惧也就罢了,偏偏装的太过真实,结果真的骗住了渤海国主,可惜骗住之后反而事情不妙。
  
  他眼看李云一脸笑眯眯颜色,分明有种下一刻就会出手杀人的架势,这货终于惊醒过来,知道自己的伪装早被看穿。
  
  他也终于想了起来,族中长辈对于渤海国主的评价,长辈们时时告诫他们这些小辈,让他们这些小辈一定要小心渤海国主,长辈们说,渤海国主不但神勇无敌,而且还是个多智近妖的怪物,倘若不小心犯在渤海国主手里,那么千万不要和这位国主耍心思,否则必然被其打脸,很可能一命呜呼。
  
  “本公子现在怕是就要一命呜呼,想不到长辈们的告诫竟然是真的……”
  
  族中长辈叮嘱,似乎犹在耳畔,他以前对这些告诫不肯相信,甚至还会在暗中嗤之以鼻,直到现在方才明白,族中长辈并未夸张。
  
  “渤海国主果然是个精明到极点的人,恐怕他第一眼就已看穿了我的伪装。可笑我却满心得意,甚至还想演戏……”
  
  郑怀仁满嘴苦涩。
  
  越是聪明人越是这样,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唯有真正撞到南墙之后,他们才会发现已经撞的头破血流。
  
  撞的头破血流不可怕。
  
  可怕的是小命弄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