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今天请一下假呀

今天请一下假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现在年龄还小,这个选择可以好好思考一番……”
  
      李云再次开口,语气还是那么温和,甚至专门鼓励虹儿一句,温声道:“或者也可以和你父母商量,然后决定你今后想要走的路,毕竟赐号一旦选择,为师便会根据赐号培养你……”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语带教诲道:“若你选择‘平生’二字,那么你以后的名号便是平生,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选了这个赐号之后,你一辈子都会悠然而过,每天寄情山水,做个逍遥女孩,弹琴做赋,曲舞清影,世人会说你是才女,史书也会说你是诗词大家,甚至为师会专门去请求大唐陛下,让陛下赐给你一个文渊郡主的封号。”
  
      虹儿抿了抿小嘴,好奇问道:“只要徒儿选择‘平生’二字,就会成为诗词大家么?”
  
      小丫头自幼跟着父亲读书,骨子里显然是个喜爱文学的人,所以眼睛里显得亮晶晶,乃是小孩子最为纯朴的渴望。
  
      李云轻轻摩挲她的脑袋,郑重回答道:“对,只要你选择‘平生’二字,为师保证你会成为当世才女,说到诗词歌赋,为师可称当世第一人,我便是一天教你一首,也足够你使用二十年。”
  
      这话倒不是吹牛逼,而是实实在在的底气,李云自己虽然不擅长诗词歌赋,但他真的可以说是诗词之道第一人,原因很简单,脑子里全是诗,随便扒拉几首,都是千古绝唱。
  
      虹儿明显很想选择‘生平’二字。
  
      李云静静期待着她的选择。
  
      却见小丫头咬着嘴唇思考半天,忽然弱弱开口问道:“师尊,若是徒儿选择‘杀生’二字呢?”
  
      李云轻轻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若你选择‘杀生’二字,你今后的名号便是包杀生,英雄拔剑问苍穹,屠得百万济苍生……”
  
      说着看了一眼小丫头,这次却没有摩挲小丫头的脑袋,只是语带不舍道:“一旦你选了这个赐号之后,你一辈子将会过得风尘仆仆,为师不会把你当做女孩子看,而是会像男孩子一般训练你,甚至更加严苛,毫无轻松可言,待你功夫稍成之日,我便把你扔出去做事,从此艰辛劳苦,常年东西奔波,我要你去做一个巡走天下的总捕,更要让你做一个监管绿林的大侠,人间所有的不平事,你得管,人间所有的为恶者,你得杀……”
  
      这一番话说出,在场之人无不动容,哪怕是身负绝顶武功的齐嫣然,也被这番言语弄得心惊肉跳。
  
      人间所有的不平事,你得管!
  
      人间所有的为恶者,你得杀!
  
      英雄拔剑问苍穹,屠得百万济苍生!
  
      何等霸气的语言?
  
      这能是一个小女孩能做到的事吗?
  
      换句话说,倘若小女孩真能做到,那她得是何等的巾帼英雄。
  
      齐嫣然忽然感觉有些羡慕。
  
      虹儿的父母也是眼带渴盼。
  
      管不平事,杀作恶人,这是强者之道,掌握杀伐权柄,他们女儿若能如此,一辈子都会是个人上人。
  
      然而李云却不这么认为,反而很是肃重看着怀里的小丫头,他这次重新伸手摩挲她的小脑袋,轻轻叹息道:“你别听为师说的热血沸腾,其实这一条路走起来万分艰辛,英雄者,悲苦也,世间不平之事何其之多,世间为恶之人数不尽数,你管一辈子也管不来,你杀一辈子也杀之不尽,你虽付出一生努力,最后可能累倒床前,等你闭眼之时,你会发现世间一切都没有改变,甚至你为百姓们做了无数好事,结果你的名字转眼之间已经被人遗忘……”
  
      这番解说之后,虹儿父母脸色顿变,夫妻两个自己不怕吃苦,却怕孩子会吃这份苦,两人忍不住看向女儿,不知道该不该开口示意。
  
      但见小丫头抿着小嘴像在思考,忽然轻轻开口问李云道:“师尊,若是徒儿选了‘杀生’二字,付出艰辛最后却被人遗忘,如此悲凉结局,岂非很是可悲?”
  
      李云郑重点头,一脸肃穆道:“对,就是很可悲,所以为师才会让你选择,而不是强行把这个赐号加给你。”
  
      说着停了一停,又道:“两个赐号,道路不同,日后结局为师已经解说清楚,你一定要想好自己选哪个……”
  
      “徒儿选‘杀生’二字!”
  
      虹儿突然开口,脸蛋上现出一抹坚定。
  
      小丫头神色坚定,李云神色却有些迟疑,忍不住追问一声道:“你确定吗?这是一生的选择。”
  
      “徒儿很确定!”
  
      虹儿小脸更加坚定,虽然语气稚嫩,但却不可置疑,郑重道:“英雄拔剑问苍穹,屠得百万济苍生,徒儿并不想做英雄,也不想去屠得百万,但是徒儿深知百姓贫穷之苦,更知贫穷之人若被欺压乃是苦上加苦,我要跟着师尊学武,做一个巡游天下的人,世间不平事,我去管,世间作恶者,我去杀,就算我累死之后很快被人遗忘,但是我活着的时候至少帮助了无数人,师尊,这就足够了……”
  
      一句简简单单‘师尊,这就足够了’,道出了一个九岁小女孩的生平志愿。
  
      “好!”
  
      李云陡然大声一赞,对着小丫头重重点头。
  
      然后只见他缓缓转身,目光平平看向包悠远夫妇,沉声道:“虹儿已做选择,两位可有话说?”
  
      虹儿父母对视一眼,冲着李云弯腰恭敬一礼。
  
      夫妻两人一句话没说,然而无声已经胜过一切,虽然他们夫妇舍不得孩子受苦,但是他们不愿去改变孩子的选择。
  
      李云点了点头,神色现出欣慰,突然沉声又道:“既然两位同意,此事便算定下,从今天开始,虹儿入我门中,自古教育之道,颇有严厉苛责,虹儿练武之时可能会吃不少苦头,这这个做师尊的教她之时也可能打骂责罚,咱们事先做个约定,你们到时候不准心疼。”
  
      夫妻两人郑重点头,恭敬答道:“师者,父也。”
  
      仅仅四个字,表达了夫妻两人对李云教导孩子的态度。
  
      任打认罚,听凭做主。
  
      “好!”
  
      李云口中轻吐一声,突然神色肃重道:“你二人,送礼吧!”
  
      你二人,送礼吧!
  
      这话说的无头无脑,旁边的齐嫣然听得一愣,少女满脸迷惑,不知李云此话何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