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97章 培养一个女屠夫? 二合一章节

第297章 培养一个女屠夫? 二合一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噗通一声,突然有人跪下。
  
  在场众人纷纷一愣,李云也诧异循声望去,这一看才发现跪地之人是谁,分明是小丫头虹儿的父母双亲。
  
  这对夫妻几乎可以说是世间最为贫苦之人。
  
  男人满腹才华,偏偏落魄半生,女人温柔温婉,可惜久病饥寒,尽管生活的艰辛不断压迫他俩,然而夫妻两人始终秉持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抱怨,不气馁,相濡以沫,相互扶持,哪怕活的再苦再难,夫妻两人始终不肯自暴自弃。
  
  吃不饱的时候,他们宁愿去挖野菜也不乞讨,受人迫害之时,他们宁愿躲着也不肯躬身塌腰,虽然活的艰辛无比,但却努力保住最后一丝尊严。
  
  比如虹儿的母亲曾经是大家闺秀,出身乃是长安城里颇有名望的人家,然而自从丈夫投卷失败之后,这位温婉女子便切断了娘家的联系,哪怕再苦再难之时,她也没向娘家求助,因为这女子知道求助只会迎来嘲讽,那会让她的丈夫更加无地自容。
  
  而虹儿父亲也做到了一个男子应有的担当。
  
  这男人满腹才华不准使用。
  
  身为书生堪称手无缚鸡之力。
  
  但他竟然咬牙坚持了十几年,每天在长安城中奔走忙碌,什么活都干,什么苦都吃,他用自己的坚持保住了自己妻子的命,哪怕再穷再苦之时也没把妻子的药停了。
  
  自古有云,久病家业衰,即使大门大户如果摊上一个久病之人,家中的钱财也会慢慢消耗殆尽,然而这个男人却靠着自己不断挣扎,竟然在十几年里一直给妻子买药吃。
  
  从来没有低头,从来不曾乞讨,夫妻两人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努力而来,他们在贫病交加之下始终坚守着最后一丝尊严。
  
  然而今天,就在此刻,这对夫妻却突然跪倒尘埃,他们对着李云郑重的俯首。
  
  为何如此?
  
  因为孩子……
  
  但见夫妻两人双膝而跪,其中妻子剧烈咳嗽着给李云叩头,她不顾自己体弱可怜,满脸恐慌看着李云,道:“国主,求您……”
  
  仅仅说了四个字,剩下的话竟然再也说不下去,陡然悲从中来,突然放声悲号,似乎人生从未如此绝望,那哭声分明带着活不下去的味道。
  
  “这是怎么了?”
  
  齐嫣然一脸震惊,少女忍不住看向李云。
  
  李云也觉得有些迷惑,一时想不明白为何如此。
  
  却见虹儿的父亲突然也扣头下去,语带悲凉道:“国主,求您……”和他妻子说了同样的话,只不过作为男人他能够坚持往下说,只见这男人一脸苦涩,扣头之后满含期待看着李云,悲凉乞求道:“我们夫妇从来不曾给人添麻烦,也没有胆量给人添麻烦,谨小慎微,鲜有渴求,但是今日我们夫妻不能不求,我们乞求您不要把孩子逐出师门,孩子还小,不太懂事,倘若她有什么地方犯了您的忌讳,我们夫妻任凭你将她责骂责打……”
  
  说着突然看向女儿,一把将孩子拉了过来,手上重重一按,使劲将小丫头按倒,大声呵斥道:“虹儿快给你师尊跪下,求你师尊可怜你孤苦无依。”
  
  孤苦无依?
  
  李云微微一怔。
  
  这孩子怎么就孤苦无依了?
  
  旁边齐嫣然也很迷惑,忍不住好奇开口道:“你们夫妻尚且健在,这丫头怎么能算孤苦无依?”
  
  哪知这话不问还好,一问陡然见到虹儿父亲惨笑出声,但见这男人伸手拉起妻子,夫妻两个默默相望一眼,似有浓浓不舍,又似甘心情愿,突然同时伸手抚摸女儿的小脑袋,无限柔声低语说了一句道:“闺女,愿你一生清福。”
  
  说完这话之后,夫妻两人猛然放手,然后只见男人迅速扶起妻子,两口子突然脚下一个加速,这加速突兀的很,赫然奔向路边的山林大树,夫妻两人一脸坚决从容,分明竟是要一头撞死在大树上。
  
  齐嫣然先是一怔,随即飞身纵跃而起,她人在半空迅速出脚,一人一脚直接把这对夫妻踢倒在地。
  
  “你们疯了不成?好端端的为什么撞树?”少女将人踢倒之后,这才有心思呵斥出声。
  
  唉!
  
  李云忽然长长一叹,轻声替这对夫妻解释道:“他们突然撞树,无非想要寻死!”
  
  “寻死?”
  
  齐嫣然明显一愣,俏脸愕然道:“我能看出来他们是想寻死,可是他们好端端的为什么寻死?”
  
  为什么寻死?
  
  李云再次长叹一声,忽然目光看向这对夫妻,轻声对齐嫣然解释道:“因为他们刚才说了,他们的孩子孤苦无依,想要孩子孤苦无依,他们两个必须寻死。”
  
  齐嫣然更加愕然,忍不住转头看向虹儿父母,果然只见这对夫妻一脸坚决,分明还有起身撞树而死的意思。
  
  “这简直是……”
  
  少女面色呆呆张了张小嘴,一时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汇。
  
  “这简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对不对?”
  
  李云忽然开口,帮着齐嫣然说了出来,语带感慨道:“父母爱子,非为报也,若有前程,纵死情愿……”
  
  感慨之中抬脚上前,目光带着敬重看向这对夫妻,忽然语气变得有些迷惑,略显好奇问道:“本国主能猜透你们寻死的缘故,无非是想坐实虹儿孤苦无依一说,通过这种办法,达成你们心愿,可是本国主有一事不明,我何时说过要把虹儿逐出师门了?”
  
  “对啊对啊!”
  
  齐嫣然在一边连连点头,急急开口道:“李云已经表明要收虹儿为徒,他自始至终没有说过要把孩子逐出师门,为何你们夫妻又是下跪又是大哭,甚至还要一脸决绝的联手赴死?”
  
  “我们……”
  
  但见这对夫妻张了张嘴,忽然一起伸手指向李云手里的玉佩,弱弱低头道:“您赐给虹儿玉佩,上面雕琢了‘平生’二字,可您又说要把赐号收回,这岂不是要把孩子逐出师门么?”
  
  说到这里一齐苦笑,满脸苦涩道:“我们夫妻落魄半生,并不渴求自己能够大富大贵,但我们不能让孩子丧失这份前程,我们多么希望孩子能够摆在您的膝下得到庇护……”
  
  “所以你们就寻死?故意让孩子变成孤儿?”
  
  齐嫣然听得目瞪口呆,俏脸带着不可思议。
  
  李云也是一声苦笑,一时不知道如何置评。
  
  反倒是虹儿父母一脸淡然,似乎对于自己寻死之时毫无在意,轻声道:“您二位乃是尊贵之人,不明白活的低下者何等悲怜,我们这辈子注定已经落魄,我们不能让孩子跟着我们落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