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94章 不断花样作死

第294章 不断花样作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水口述,嫂子整理
  
      【以下是正文】
  
      ……
  
      ……
  
      说是争吵,其实谈不上争吵。
  
      因为争吵这个词汇有个前提,唯有涉事双方实力相差无几的时候才会发生。
  
      比如以前的大唐皇族和世家,相互之间可以争吵,双方都有掀翻桌子的实力,只要不爽完全可以瞪眼发飙,也正因为彼此都知道对方拥有掀桌子的能力,所以彼此都要顾及对方真的会恼羞成怒掀桌子,故而才会用言辞相争,这算是一种争吵。
  
      又比如乡土之间的相邻,两家人隔着一道院墙搭房过日子,谁家也不比谁家强,实力基本一个样,一旦两家人产生隔阂,相互也会拌嘴争吵,并且很可能越吵越凶,越吵越觉得怒气难平,甚至全村人前来劝架都劝不住,发展下去可能变成两家人的斗殴。
  
      但是倘若让其中一家人去对上村里的第一富户,这家人必然偃旗息鼓夹起尾巴做人,别说是发展到斗殴地步,连最初的拌嘴恐怕都没勇气。
  
      为什么?
  
      因此彼此实力不相符。
  
      争吵的前提,最起码得是旗鼓相当。否则你让一个十来岁小孩和一个三十岁壮汉争吵试试看,恐怕一个大耳刮子直接抽的哭爹喊娘。
  
      所以说李云第七个徒弟一家压根不是和人争吵,完全可以改为‘受人欺负’来形容。
  
      这家人实在太过悲催,基本上处于大唐时代的对底层,男人明明满腹才华,却被世家坏了前程,女人秉承传统美德,可惜痨病多年体弱不堪,小女孩虹儿孝顺懂事,饿的皮包骨头面黄肌瘦。
  
      尽管如此,这一家人仍旧坚守本分,哪怕小孩子抱着孝心去抓夜鸟,抓到之后也要被父亲训斥教导一番。
  
      知理懂节,谨小慎微,生活的艰辛磨平了这一家的棱角,他们没有心思也不敢有心思去和人争吵。
  
      可惜的是,人善被人欺。
  
      这家人活的谨小慎微,老老实实保持本分,他们不敢去惹别人,却不妨碍别人来欺压他们。
  
      刚才的事,就是如此……
  
      那时正是李云和齐嫣然告别不久,中年男子在妻子的提示下心存迷惑,而小丫头虹儿则是欢天喜地抱着死鸟,开开心心坐在道路边上拔除羽毛。
  
      别看小丫头年纪不大,但是自幼的贫穷让她早早自立,她小手很是轻巧利索,不一会便将鸟的羽毛清理干净,然后欢欢喜喜跑到山林之中,找了一个泉眼把大鸟清洗干净。
  
      等到回来之后,小家伙没有央求父亲帮忙,而是手脚利落的捡来一些木柴,然后在道路旁边生气一小堆火。
  
      这一切活计完全由她独自完成,而中年男子则是一直在照顾妻子,夫妻两人对女儿干活之事很是放心,也从侧面凸显出小丫头的乖巧。
  
      火堆腾腾,渐渐烤的大鸟泛黄,很快一股香味弥漫而出,油脂滴在火堆上‘兹拉兹拉’轻响。
  
      小丫头明显很是眼馋,不时探着小脑袋去闻香味,她偶尔会努力吞咽一口口水,一张小脸上全是欢喜之色。
  
      终于,鸟儿烤熟了!
  
      小丫头小心翼翼抽出烤鸟的棍子,然后举在半空中使劲的挥舞,她想用这种办法让鸟肉迅速变凉,然后拿给自己体弱久病的母亲吃。
  
      然而也就在这时,猛听不远处传来一阵车马声,随之似乎还有人惊‘咦’一声,似乎在抽动鼻子闻嗅香味。
  
      很快便见几辆马车出现,顺着道路缓缓驰骋而来,这几辆马车装载着许多麻袋,车边耀武扬威护卫着一群壮汉。
  
      领头几人,身穿锦缎,最中间是一个年轻公子,在他身旁则是一个穿着华袍的中年人。
  
      刚才发出惊‘咦’之声者,赫然便是这个穿着华袍的中年人。
  
      但见他不断用鼻子在空中闻嗅,很快便追查到香味的来源,而这时候虹儿正举着烤好的大鸟咯咯直笑,小家伙要把鸟肉拿给自己的母亲吃。
  
      可惜没等她跑到母亲身边,陡然身前被人拦住去路,原来是一个马车护卫通过察言观色,发现自家首领对小丫头的烤鸟很有兴趣,世上最不缺乏趋炎附势之辈,护卫急冲冲挡住了虹儿的去路。
  
      而虹儿因为奔跑太急,一时不查撞到护卫身上,她小小身板哪里能撞的过护卫,顿时一屁股跌倒在地。
  
      “哈哈哈哈!”
  
      马车众人发出一阵大笑,似乎看到小孩子摔倒很是有趣。
  
      那拦路的护卫很是得意,满脸讨好的看向自家首领,果然只见华服中年人淡淡点头,似乎对他的行径表示赞许。
  
      护卫脸上更加讨好。
  
      可惜中年人已经不再看他,反而伸手指了指摔在地上的虹儿,转头对那个年轻人道:“二公子果然不愧是福蕴之人,荒郊野外竟然也有人贡上美食,此鸟虽然烘烤手法低劣,胜在乃是山中一点野味,恰好二公子刚刚说起略感饥饿,不如将这野味勉为其难取来吃了吧。”
  
      这一番话说的轻描淡写,说话之前并未询问虹儿愿不愿意,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应当,语气也显得笃定十足。
  
      而那年轻公子则是一脸淡淡,竟然真的‘勉为其难’点头道:“那便拿来尝一尝吧。”
  
      有了这句话之后,拦路的护卫顿时大手一伸,可怜虹儿摔倒地上还未起身,烤好的大鸟已经被人夺走。
  
      那护卫夺了大鸟之后,一脸急吼吼跑到年轻人面前,然后躬身塌腰满脸谄媚,低声讨好道:“公子爷,这烤鸟肉的火候儿刚刚好。”
  
      年轻公子瞥他一眼,淡淡点头道:“郑四,你很不错。”
  
      护卫顿时满脸惊喜。
  
      旁边那个华服中年人听到年轻公子夸赞护卫,也跟着在一旁淡淡说了一声道:“郑四乃是家生子,以后倒是可以加加胆子,等到二公子建宅落府之后,老夫把他调到二公子府中如何?”
  
      年轻人不置可否,伸手将烤鸟取在手中,他慢条斯理撕下一块鸟肉放在最终轻轻咀嚼,这才淡淡开口道:“本公子暂时不欲建宅落府,我要留在族中和他们争一争……”
  
      这话说的无头无脑,偏偏华服中年人却脸色一亮,急忙道:“二公子您也是嫡出,并且自幼深受老族长喜爱,倘若二公子真有雄心壮志,此事说不得也有八九分可能。”
  
      年轻人甚是倨傲点点头,道:“这也是本公子不辞辛苦讨来差事的原因,否则谁愿意千里迢迢押送粮食……”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华服中年人却帮他补充一句道:“押送粮食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沿路不断施舍给穷人,吾等五姓七望累世豪门,何时做过这等自折身份的事?哼,若非形势比人强,老夫真想劝劝族老们罢休此事。咱们堂堂荥阳郑氏,四百万石粮食就这么白白送了人!”
  
      说着愤怒再哼一声,脸上现出极其不满神色。
  
      反而那个年轻人虽然倨傲,闻听此言却缓缓摇头道:“你刚才也说了形式比人强,既然弱了就得认,世间之事,有高有低,纵然千载豪门,也有低谷之日,四百万石粮食而已,全送出去又何妨?只要能继续保持门阀之列,失去的东西总有拿回来的时候。”
  
      华服中年连忙一竖大拇指,急急称赞道:“果然不愧是嫡出,二公子说话就是大气。”
  
      年轻人笑眯眯看他一眼,突然若有所指道:“你也是郑氏之人,按辈分还是我的族叔,以后不可如此,免得被人轻视。”
  
      华服中年略显讪讪,顾左右而言它道:“我出身郑氏分支,而且还是极其偏远的分支,错非这些年忠心办事,家族里哪有我的位子,我刚才乃是诚恳之言,并非故意谄媚公子。”
  
      年轻人嘴角一勾,现出一点淡淡不屑,他不再和华服中年坚持,忽然转头看向那个护卫道:“拿了别人的野味,须得给人一点补偿,你去卸下一麻袋粮食,送给这个烤鸟的小丫头吧。”
  
      那护卫听了一怔,下意识道:“一麻袋粮食?”跟着小声求问道:“陈粮还是新粮,粗粮还是细粮?”
  
      年轻人又撕下一块鸟肉放进嘴里,慢条斯理开始轻轻咀嚼,没有任何回答,没有任何暗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