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93章 谁敢欺负我徒弟? 二合一

第293章 谁敢欺负我徒弟?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水口述,美女整理。
  
      【以下是正文】
  
      ……
  
      ……
  
      “原来这就是大唐皇帝啊……”
  
      当李世民和群臣离开之后,道路一旁的山林中忽然想起一个声音,但见一个少女鬼鬼祟祟躲在树后,探头探脑望着李世民等人离去的背影。
  
      这少女正是齐嫣然,她忽然扭头看向后边,冲着一处灌木丛嘻嘻直笑,道:“人都走了,不用藏啦,都是你是个胆大包天之辈,想不到竟然这么害怕大唐的皇帝,果然传言不符,事实多有出入……”
  
      后面灌木丛微微一晃,李云从里面慢慢走了出来,苦笑道:“我可不是怕他,我是不想见他。”
  
      “不想见他?这却为何?”
  
      齐嫣然明显一怔,妙目闪烁着不解之意。
  
      李云先是看她一眼,随即将目光眺望远处,忽然抬起一只手来,略带无奈指了指自己的脑门。
  
      他的脑门光秃秃像个秃瓢。
  
      齐嫣然登时喷笑出声,失笑道:“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我原本以为只有女孩子才会在乎自己的容貌,想不到你堂堂渤海国主威震天下,竟然也会害怕被人看见你是个秃瓢……”
  
      说着又是咯咯发笑,似乎感觉此事十分有趣。
  
      李云收回眺望远处的目光,再次转回来看她一眼,忽然摇了摇头道:“有些事说了你也不懂,人若到了一定位置,举止和形象也很重要,我并不害怕被二大爷看见,毕竟我在他面前是个晚辈,就算我变成秃瓢形象不佳,二大爷作为长辈也不会嘲讽我,我之所以选择躲藏,主要是不想被大臣们看见。”
  
      齐嫣然怔了一怔,好奇问道:“这却为何?难道你怕大臣吗?你连皇帝都不怕,怎么竟然害怕那些大臣?”
  
      李云又看她一眼,解释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人若到了一定位置,举止和形象十分重要,比如我曾经是个流民,沦落街头靠着施粥度日,那时候我不需要在乎形象,因为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就算再怎么注意形象,也难逃一个流民身份,位小人卑,没人会在乎我怎么样!”
  
      “那现在呢?”齐嫣然追问一句。
  
      “现在不一样,我是渤海国主!”李云继续给她解释,语带提点道:“我是大唐第一个诸侯王,即将建立大唐第一个诸侯国,一身所系,千万子民,即便我自己不在乎形象,但也要为我的子民着想,否则以后有人谈论起渤海国的子民,一开口就会说他们有个邋里邋遢的国主,子民们抬不起头,我这个国主便算失职……”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形象还只是一方面,关键是威严有所损失,执掌国度者,诸侯之威严,这威严并不是要去吓唬谁,而是要在别人的认知中显得庄重,我可以主动去对人和蔼可亲,但是不能让别人觉得我良善可欺,帝王与诸侯身系国之尊严,自身的形象已经不属于自身,哪怕心里厌恶这种伪装,但也只能强撑着伪装下去……”
  
      说到这里又是一听,接着再道:“尤其自我成名以来,一直以强横形象示众,打异族,撼世家,不管有理没理,我先争取三分,放眼整个大唐朝堂,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不知有多少,但是他们畏惧我的武勇和兵力,所以才会缩起爪牙老老实实,而我需要的正是他们保持这份畏惧,让他们永永远远感觉我是个强横的人,唯有这样他们才不敢生出坏心思,此事对我对他们都是好事!”
  
      齐嫣然听得一头雾水,明显没能听懂这里面的道理。
  
      李云笑呵呵弹了一下她的脑门,解释给她听道:“你可以理解为我是为了保护别人,所以才要顾忌自己的威严,那些世家大臣害怕我,所以便不敢蝇营狗苟,他们不敢蝇营狗苟,我便不需要出手杀人,如此一来,彼此都少了一份额外的纷争,此乃万民之福,对老百姓乃是天大之事……”
  
      这解释听起来很是难懂,齐嫣然听得更加迷糊,下意识道:“怎么又和百姓扯到一起了?”
  
      李云再次呵呵一笑,对她循循善诱问道:“我是什么人物?”
  
      “你是渤海国主啊?”齐嫣然毫不迟疑回答。
  
      李云点了点头,忽然伸手一指大臣们离去的方向,又问道:“他们呢?”
  
      齐嫣然迟疑一下,踟躇回答道:“我刚才躲在树后偷听,似乎听到他们是荥阳郑氏和清河崔氏的族长,此外还有大唐的户部尚书,还有一些举足轻重的文臣武将。”
  
      “很好,你都答对了!”
  
      李云再次点了点头,突然开口道:“我是诸侯国主,他们是国之重臣,无论是我还是他们,对于老百姓来说都是庞然大物,倘若我们起了纷争,争斗会不会波及无辜?”
  
      说着不等齐嫣然回答,紧跟着又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这些庞然大物一旦起了纷争,争斗的范围又岂能小了?”
  
      齐嫣然这才明白过来。
  
      少女忽然叹息一声,轻轻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感觉你活的好累,你明明是个位高权重的诸侯,然而活起来不如个流民。”
  
      李云面色一怔,竟然觉得这话极其在理,他慢慢转头看向远方,若有所思道:“也许是我想的太多,反而把事情弄得复杂了,以前我讲究以理服人,不听理的直接砸死,结果人人都很怕我,压根不需要琢磨太多,现在却喜欢多方思虑,做起事来反而限制颇多……”
  
      齐嫣然听他语气有些异样,心中不由生出一股莫名感触,女人是个很神奇的动物,一旦心有所属便会替这个男人着想,其实两人并未完婚,甚至连感情也还没来得及建立,但是因为老祖师的批注指婚,齐嫣然已经开始把李云看成自己的男人。
  
      她眼珠儿滴溜溜转动几下,忽然伸手抱住了李云的胳膊,嘻嘻笑着转移话题道:“别人若是不服,咱们直接揍他,谁敢动你心思,咱们把他弄死,左右不过是一群大唐臣子而已,杀了一批可以另外再选一批,我祖父曾经跟我说过,世间最不缺的就是当官之人,世家也是一样,灭了可以扶持,我们隐门做事讲究干脆利落,这天底下还没有人能让隐门筹谋琢磨,你是隐门的大女婿,你以后也不需要苦心琢磨,如果有谁感觉你不够威严,本姑娘拎着锤子去和他谈一谈。”
  
      说着调皮眨了眨眼睛,嘻嘻笑着又道:“不是纸糊的那种锤子哦,而是真真正正的一对小金锤,锤子虽然不大,重量确实十足,虽然比不上你的擂鼓瓮金锤,但是也能把人砸成个脑浆迸裂。”
  
      这丫头不亏是隐门大魔头的孙女,虽然性格善良温婉,但是自幼所受的教育很有问题,她说到把人砸成脑浆迸裂毫无顾忌,隐隐约约之间竟然还有种小兴奋。
  
      李云愣了一愣,忽然失笑出声道:“我只知道你用纸糊的锤子吓唬人,连突厥的颉利可汗都被你唬住,想不到你还有一对小金锤,看来咱们俩还真是天定的缘分,我用的是锤子,你也用的是锤子。”
  
      齐嫣然咯咯直笑,道:“那咱们就是一对锤子夫妻。”
  
      李云哈哈大笑,点点头道:“那你可得把锤子加工一下,最好在上面刻上以德服人……”
  
      齐嫣然展颜而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一男一女嘻嘻哈哈说了半天,慢慢从躲藏的山林走了出来,李云找了根树枝当做拐杖,再次伪装成一个走路不便的瘸子,而齐嫣然则是双目失去活泛色彩,神乎其技的伪装成一个看不见东西的盲女。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天色刚刚放亮不久,两人顺着道路慢悠悠前行,朝着一小撮跋涉的百姓队伍而去。
  
      他俩却不知道,他们刚才躲在林中窥视大唐君臣,却有别人在更深处窥视他俩,等到两人出林之后,齐人王和道童的身影突兀显现。
  
      齐人王明显对李云很是不爽,忽然转头对着道童冷哼一声道:“看看你的好徒孙,他把我家丫头弄成了什么样子,我家丫头以前多么可爱的孩子,现在跟着他学坏了竟然去装瞎子。”
  
      说着似乎很是愤怒,挥手重重在一颗大树上砸了一拳,树叶簌簌而下,惊起一群晨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