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77章 又见纸做的锤子!!

第277章 又见纸做的锤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翟让说着停了一停,忽然大有深意看了李云一眼,语带感慨又道:“你父亲也是一样,被这竹简陪伴五年,可惜我俩没有那份天命,所以五年之后被老人家收回。现在这份竹简赐予给你,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时机,否则等到将来失去了它,将会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说着语气突然变得严肃,甚至有一种时不我待的催促,严厉叮嘱李云道:“记住了,只有五年……”
  
  翟老头很少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李云说话。
  
  ……
  
  可惜李云听了半天也没弄清竹简是啥玩意。
  
  他反而更加好奇,忍不住摸了摸怀里的竹简,喃喃道:“这到底是什么啊?”说完看向翟让,眼巴巴渴望解释。
  
  但见翟老头满脸郑重,忽然一字一顿道:“这是道门至宝,撼龙经,八山撼龙,白日飞升!”
  
  撼龙经?
  
  八山撼龙,白日飞升?
  
  “您可拉倒吧!”
  
  李云失笑出声。
  
  弄了半天原来是撼龙经,他还以为是什么宝贝玩意呢?
  
  撼龙经乃是一本风水古籍,在后世上网一搜到处都是,因为书里说的都是神神叨叨之事,所以被批判为最为封建迷信的几本书之一。
  
  李云当初是个扑街小作者,闲着没事也曾上网查过这本书,结果看完之后嗤之以鼻,感觉纯粹就是胡说八道。
  
  想不到古人竟然拿着当宝贝。
  
  还说什么白日飞升?
  
  这无非就是一卷风水书而已。
  
  他心中哭笑不得,甚至有种把竹简掏出来扔掉的冲动,只不过碍于翟老头站在身旁一脸严肃,他只能装作恭恭敬敬听从了大师伯的叮嘱。
  
  至于心里早把这事当成了个笑话。
  
  但是因为他脸上伪装的好,翟老头一时之间竟然很是欣慰,但见翟老头缓缓点头,语带一种孺子可教也的感慨,再次叮嘱道:“一定记住,只有五年,如果五年之后你一无所获,这卷竹简必然会被收回去,好孩子,莫要遗憾终生啊……”
  
  “嗯嗯嗯!”
  
  李云故作乖巧点头,像极了一个听话的晚辈。
  
  翟让这才满意,转身朝居住处回去,忽然回头看了李云一眼,很不放心又道:“记住,五年!”
  
  李云连忙脸色严肃,大点其头道:“师伯放心,我保证重视。”
  
  翟让终于释然,冲他招招手道:“一起回去吧,谈谈建国的事。”
  
  这才是李云最重视的事情,比什么神神叨叨的八山撼龙重要太多,他连忙举步跟上,陪着翟老头回归木屋。
  
  ……
  
  ……
  
  中原,北部,草原之南,范阳之北。
  
  这里是边境交接之处,有着群山绵延和苍天大树,一条半荒废的官道由西往东,官道上行走了一个长长的车队。
  
  这是一支来自西域的商队,运载着货物准备前往范阳城,西域人要想前往范阳,路途可算是艰辛无比,他们先要越过天山和阴山,然后途径突厥人控制的草原,最后在西北边关改为向南,然后顺着古道慢慢进入中原。
  
  进入中原之后,乃是大唐河北道区域。
  
  河北道这三年虽然不在饿死人,但底子太差仍旧很是穷困,所以朝廷无法大举修筑新的官道,只能把原本半荒废的官道维护修葺。
  
  官道维护修葺之后,勉强可以维持通行,但若遇到大批商队的情况,那么官道就显得有些太差。
  
  因为商队一般都是几十辆大车,行走赶路显得颇为艰难。
  
  尤其眼下这一条官道,乃是西域进入中原的路途,一年之间也许只有几回,所以荒废的程度越发严重。
  
  道路难行还在其次,关键是山林之间多有匪患。
  
  自古有言,燕赵之地多慷慨悲壮之士,这是什么意思,这说的是民风彪悍。
  
  英雄多,土匪也多!
  
  但凡山林之间,每有山寨盘踞,拦路打劫,不在话下,幸好很少杀人,一般只是求财。
  
  却说这支西域商队也算倒霉,他们进入河北道之后连续糟了两次山匪,原本以为倒霉之事已经过去,哪知今天竟然遇到了第三波。
  
  “呔,停下……”
  
  但见官道边缘的山林中,陡然响起一声清脆叱喝,随即看到灌木晃动几下,然后灌木丛中冲出一人。
  
  竟然是个女人!
  
  骑着一头老牛!
  
  这样的做派,莫非也来大劫?
  
  这样的做派,搞笑还差不多……
  
  偏偏世事往往出人意料,西域商队竟然很听话的停下车队,车队停下之后,但见商队首领越重而出,他并没有带领护卫,而是孤身一人走上前去。
  
  “呔!”
  
  骑牛的女人再次一喝,忽然做出怒眼圆睁之色,她不等商队首领到前,远远已经开口娇叱,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说完之后,猛然微微弯腰,然后陡然从老牛身上拎起两把大锤,举在手中摇晃一下,又道:“若是牙蹦半个不字,本姑娘管杀可是不管埋。”
  
  很土匪的语言,很土匪的作风,可惜她容貌娇媚可人,再狠的威胁也要大打折扣。幸好这姑娘似乎也知道自己情况,所以在威胁之时不断舞动两只大锤,但听大锤呼呼有风,远远一看很是骇人。
  
  只不过今天的打劫不像打劫,而挨劫的人似乎也不像挨劫。
  
  但见那个西域商队首领忽然停下脚步,站的远远呵呵发笑道:“好好好,我们不敢牙蹦半个不字,毕竟要借道齐姑娘的地盘经过,不给点买路财肯定说不过啊……”
  
  这商队首领的汉语竟然字正腔圆。
  
  只听他说完话后,口中又是呵呵而笑,再次道:“齐姑娘先把锤子放下吧,不管如何咱们也算老熟人了,我们每年要来中原三四趟,老熟人之间何必喊打喊杀呢,这次您准备要多少?小老儿提前已经给您备好了!”
  
  这哪里像是被劫之人?
  
  反而像是很久没见的老朋友聊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