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39章 东瀛女人想要李云配种? 二合一章节

第239章 东瀛女人想要李云配种? 二合一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云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前前后后大费周折,然而两个徒弟明显没能领会,李云不得不仔细给他们解释一番。
  
  他看着程处默和刘仁实道:“我身负天生神力,最适合沙场冲锋,如果把沙场冲锋换成攻打城池,那么起到的作用将会大打折扣,因为我最多只能砸开城门,然后冲进去厮杀一场,至于街头巷尾的白刃战,则需要手下的兵丁去拼杀,只要拼杀,就会死人,敌人的兵卒会死,我们的兵卒也会死。靺鞨人虽然是为了钱财归顺于我,但是为师并不愿意看到他们死伤太多。”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接着道:“高句丽也是大国,举国拥有几十万兵卒,他们据城而守,天然占据优势,自古兵书有云,攻城牺牲最烈,五倍兵力只能围之,十倍兵力才可攻之,高句丽几十万兵卒据城而守,每座城池最少也得三四万人,而想要攻克一座三万守卒的城池,我们最少得出动十倍兵力……”
  
  “不用这么多吧!”
  
  程处默下意识开口,提出自己的见解道:“攻城之所以需要十倍兵力,那是因为要冒着箭雨冲开城门,然而师傅你一个人就能砸开城门,攻城根本用不着十倍兵力这么多。”
  
  李云看他一眼,轻声反问道:“那你认为几倍兵力可以?”
  
  程处默迟疑一下,沉吟回道:“打开城门之后,无非是街头巷尾白刃战,兵力只需要做到以二对一,绝对可以轻松扫平任何一座城。”
  
  “好,咱们便按你说的以二对一分析来计算!”
  
  李云先是点了点头,跟着再次反问道:“这需要多少兵?”
  
  程处默又是迟疑一下,盘算半天才轻轻开口道:“倘若有师傅亲自冲开城门,咱们只需六万兵力就能扫平一座三万守卒的城。”
  
  这货用的词汇是扫平,扫平一般代表着大优势的胜利。
  
  然而李云却摇了摇头,继续追问道:“会有死伤吗?”
  
  程处默据实而答,点点头道:“只要是厮杀,死伤在所难免,但是牺牲不会太多,顶多损失三四千兵力……”
  
  说到这里忽然一停,他隐隐约约已经有所明悟。
  
  李云大有深意看他一眼,微笑道:“你自己也想到了对吧,打一座城要损失三四千兵力。”
  
  程处默脸色有些发僵,喃喃点头道:“而整个高句丽拥有几十座城!”
  
  李云再次看他一眼,给出精确数字道:“大城十一座,小城三十四座,大城守卒最少三万,小城守卒也有一万。”
  
  程处默脸色更僵,一脸晦暗道:“这加起来怕是得有六七十万兵马。”
  
  旁边刘仁实终于有机会插话,急急开口表现道:“而我们最少要牺牲十万个兵……”说完突然愣住,呆呆看向李云,面色讪讪道:“师傅,咱们有这么多兵马么?”
  
  李云负手扬天,轻声道:“如果牺牲兵卒十万,总兵力最少得保持一百万,十个人死去一人,已算极其惨烈之事,你既然问我有没有这么多兵马,那么为师也想反问你一句,我何时拥有过百万大军?”
  
  刘仁实抓了抓脑门,再次讪讪开口道:“靺鞨人好像有几百万人口,他们为了铁锅和精盐可以不要命。”
  
  “他们不要命,我得保他们的命……”
  
  李云瞪他一眼,沉声道:“靺鞨人以后会是我们的子民,怎能拿子民的性命随意去牺牲?”
  
  刘仁实汗颜低头。
  
  旁边程处默也有些惭愧。
  
  两个徒弟至此终于明白,李云为什么大费周折布下一局。
  
  李云再次负手背后,目光又望向辽东那边,此时天上大雪稍停,然而寒风越发凛冽,他忽然语带深意开口,轻轻说了一句道:“若我猜的不错,他们也该下定决心了……”
  
  李云猜的果然没错!
  
  ……
  
  高句丽国,丸都山城,此是高句丽国都,依山而建牢不可破,外围乃是军事堡垒,内围则是大型宫殿,外面寒风呼啸,皇宫火炉熊熊。
  
  今日高丽皇宫之中,竟然有来自三股不同的势力汇聚,但见高丽国主居座于中,忽然沉声开口道:“中原的汉人经常说一句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而今大唐李云已然越过辽河,要在白山黑水建立他的诸侯国,朕想问一问,高句丽该如何?”
  
  高句丽该如何?
  
  这话问都不用问!
  
  但见一个大臣站起身来,顺着国主高元的意思道:“白山黑水乃是高句丽采邑,岂能任人建立他的诸侯国?汉人卧榻之侧尚且容不得别人酣睡,李云却想占用我们的土地建立封国,此乃入侵高句丽国土之举,吾等即使战至一兵一卒也不会退让。”
  
  高元甚是满意,然而却故作担忧道:“奈何李云此子拥有天生神力,即使面对百万大军亦敢冲锋,若是激发此人凶性,我高句丽兵卒岂不白白横死,朕是帝王,朕不能让子民太过牺牲……”
  
  口上这么说着,目光不断看向某一处,那处站着一个面色桀骜的青年,腰间赫然配备着四把短刀。
  
  这桀骜青年见到高元看他,口中顿时发出淡淡一笑,站出来道:“陛下无需忧心,今次李云构不成威胁。”
  
  说着缓缓负手背后,一脸悠然道:“冰天雪地之中,又值天寒地冻,此人纵然天生神力,奈何他的坐骑需要冬眠,没有坐骑相帮,他只能选择步战,步战若是陷入大军围困,说不得有可能横死当场……”
  
  高元目光一闪,有些不满意道:“若是他死不了呢?我高句丽兵卒岂不任他宰割?渊盖苏文你莫要含糊其辞,你知道朕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原来这青年正是渊盖苏文,虽然很是年轻,却是手握权柄的权臣,他闻言仍旧负手背后,一脸悠然道:“陛下可以放心,家师已经决定出山,陛下尽管派出大军去劫掠粮队,家师会在暗中关注战局,倘若李云没有察觉咱们出兵,那么咱们正好把他的粮队屠戮一空,再把那个阿瑶和程处雪抓捕当场,掳来丸都山城当做威胁他的人质,如果他察觉了咱们出兵,那更好,家师会打死他……”
  
  最后这句话,说的森然冰寒,眼中杀机一闪,脸上傲然自信。
  
  高元甚是满意。
  
  这时忽听有人咳嗽一声,但见一个汉服老者慢悠悠站起身,笑眯眯对高元道:“吾等多方筹谋,已然胜券在握,高丽国主何必故作踟躇,瞻前顾后非是帝王之道也。”
  
  说着缓缓走出来,面上仍旧挂着笑眯眯模样,突然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一张小纸条,道:“李云自以为布下妙局,却不知全被我世家洞穿,他的粮队车夫乃是突厥人充任,分明是想玩一手化民为兵的把戏,可惜少年人行事太多粗糙,如此粗鄙的计谋岂能瞒住有心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