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渺渺连墨 > 白戎国篇:一生一世一双人

白戎国篇:一生一世一双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央与江措,轻而易举地从王殿的包围中逃出。
  江措拉着缰绳,甩着马鞭,将白央护在胸前:”想不到,你竟会前来破坏订婚宴。“
  江措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白央顿时来气:“你为什么瞒着我!”
  江措:“······”
  看来他订婚宴没办成,媳妇没定下,还把爱人给惹生气了。
  江措尴尬地清清嗓子:“我这不是有难言之隐嘛。”
  白央质问:“什么难言之隐!说!”
  江措汗颜。
  白央侧头怒视江措:“洛桑奶奶果然说的没错。”
  江措一脸疑问,他眨了眨眼:“洛桑奶奶?她说了啥?”
  白央朝江措翻一记白眼,将目光放至前方,面容幽怨:“洛桑奶奶说,你们男人是花心大萝卜,总是做些心口不一的事情。洛桑奶奶还说,不能相信你们男人的话,因为你们总是满嘴谎言,没一句是真的。”
  江措汗颜:“你信了?”
  白央努了努嘴:“我本是不信的。”
  她顿了顿,瞄了一眼江措:“现在我觉得洛桑奶奶的话,是极有道理的。”
  江措:“······”
  白央稍稍垂头,一脸委屈:“你都瞒着我与别人订婚了,我怎能不信?”
  江措拉起缰绳,让马儿的速度降下。
  翌日一大清早,江措带着尤念离开了科尔斯部,朝白戎王族宫殿出发。
  为了赶时间,江措坐上骏马,在无际辽阔的高原上,策马奔腾。
  风,吹打在尤念的脸上,于她,是新鲜的初体验。她张开双手,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在马背上感受着大自然的馈赠的触感。力量,在体内源源不断地生出。
  江措见尤念没有反感自己,而是无比放松,本是稍稍提起的心,得以放下。
  经过昨晚短暂的相处,尤念虽懵懂无害,但性格脾气还是十分肆意的,只要稍稍不如意,便会发脾气耍赖。像极了从小在山中长大的野人。
  江措此时对尤念的要求很低,只希望她乖乖听话,别哭闹耍脾气。
  好在,尤念在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静如处子。
  白戎国王族的宫殿,巍峨雄伟,犹如百年的苍茫雪山,屹立不倒。
  江措将尤念安置好,急匆匆地去拜见加布王。
  加布王坐在太阳殿的主座上,手肘抵在案几上,垂头批着公文。
  江措急忙走进太阳殿,站在加布王面前,双手交于胸前,躬身道:“父王。”
  加布王垂头淡淡地应了一声,稍过片刻,抬起头问:“一宿未回,去哪了?”
  江措答道:“去了喀拉玛依雪山,回来的路上有事耽搁,在科尔斯部住了一宿。”
  加布王的语气,仍是咸咸淡淡。卷浓的黑发,因国务繁重,已生出不少银发。即便是络腮胡,也掩盖不住他脸上的岁月与疲态。
  加布王身形壮硕高大,眉宇间,透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即便他的语气咸淡,于江措来说,却是无形的压力。
  加布王抬起头,目光平静地注视着江措。即使是片刻,对江措来说,似是过了许久。
  “你若是晚点回来,你那几个哥哥,估计就要替你办丧了。”
  江措:”······“
  白戎国向来只承认强者,即便是继承人,也是遵循这个条件。
  江措恰好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完美继承人。
  他血统尊贵,是加布王与王后的儿子,用中原的说法便是嫡子。
  他虽是年纪最小,但比排在前头的哥哥都要优秀。所以,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白戎国的王子,下一任继承人,同样引来了兄长的嫉妒与不服。
  他那些所谓的兄长,皆出自他父王的侧室,口头上总是装出兄长该有的模样,对他嘘寒问暖,实际上他们的心中,是巴不得他早点离开这个世界。
  真是所谓的“兄弟和睦,情深义重。”
  江措发出一声叹息:“让父王担心了。”
  “哼!”加布王冷笑:“担心?可笑。”
  他往椅背靠去,双手搭在两侧的把手,睥睨着江措:“如若你真在半路被他们派去的人给杀了,那也只能说明我看错了你。”
  江措抿嘴不答。
  加布王的话,听起来是冷血,却是真真的现实。
  生在王族,被推上如今的位置,他的命就由不得自己了。
  他若不强硬,那最后丧命的便是自己。
  白戎国的王族,就是这般残酷。
  因为,只有在残酷中走出来的强者,才是真正的强者,才能担起一国之主这个重担,才能守护好白戎国的万千子民。
  加布王道:“这次算你幸运,你那几位哥哥还未害得及派人出去,你变回来了。估计他们此时正待在自己的殿中,暗自后悔。”
  江措点点头,只能应道:“是。”
  加布王甩了一记白眼给江措。
  他这个儿子确实优秀,手段也够硬,就是他内心,总留着那一点点所谓的慈悲。
  总有一天,那一点点慈悲,极有可能会害了他。
  加布王朝江措摆摆手:“你下去吧。”
  江措躬身,往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开。
  离开太阳殿,江措向王后报了声平安后,便去找尤念了。
  他将尤念安排在离他寝颠中的偏殿内。
  还未回到寝颠,江措就听见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全是婢女恳求无奈的话语。
  江措走进寝颠,站在院落中,随手招来一个婢女,问:“发生了何事?”
  婢女面露难色:“王子,那位姑娘,无论如何,都不许我们替她换衣裳。上蹦下跳,已经把殿内的翻得个底朝天了,有好几个姐妹,都被她无意间伤到,不省人事地被抬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