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905、职业分水岭

905、职业分水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病房内。
  
  一名中年男子侧躺在病床上,他双目无神,脸上还残留着被人扇过耳光的肿胀。
  
  房间是四人病房,可目前就住在男子一人。
  
  戴着眼镜的男医生,走到顾晨身边介绍说:“这就是那个大巴车司机,从送进我们医院接受治疗到现在,他一句话也不说,也没家属过来看他。”
  
  “别人的伤者都是家属陪着,可唯独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问他什么都不说,别人抽他耳光,他连动都不动一下,感觉就跟个木头人似的。”又一名小护士过来说。
  
  “从事发地点送到医院就一直是这样吗?”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从装备中取出笔录本,扭头问身边的护士。
  
  小护士使劲点头,道:“对呢,反正感觉就像个哑巴,不过看他这样,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你看他伤口也不少,问他痛不痛,他连眨眼都不眨一下,这重大事故的抢救费用,都还是我们医院在垫付呢,他还这样闹情绪。”
  
  “这么古怪吗?打他都不吭声?”卢薇薇感觉这就有点意思了。
  
  按照刚才医生护士的介绍,伤者家属在病房内抽他耳光,拔他吊瓶,他连动都不动一下,任由人摆布。
  
  这要换做自己,肯定不能忍啊,最起码得来一套军体拳伺候吧?
  
  可面前这个大男人,竟然会怂成这样?
  
  可见这位大巴车司机,真的如伤者家属所说的那样,可能本身脑子就有问题。
  
  可脑子有问题,怎么还能开车呢?
  
  顾晨带着疑惑,走到男司机面前。
  
  此时此刻,男司机瞥了眼顾晨后,赶紧又收回了目光。
  
  “你叫什么名字?”顾晨问他。
  
  男子不吭声。
  
  “他叫朱淮平。”小护士直接插嘴道。
  
  见顾晨看向自己,于是又赶紧解释:“我们在治疗的时候,从他身上找到了身份证,身份证上显示为朱淮平。”
  
  “东西呢?”王警官问。
  
  小护士立马蹲下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将大巴车司机朱淮平的证件拿出,双手交到王警官手里:“呐!”
  
  王警官根据证件,与面前的朱淮平对比一番。
  
  在确定了朱淮平本人身份后,又将身份证照片拍下,发给办公室里的何俊超。
  
  顾晨则是检查了一下朱淮平伤口,确认他小腿和胳膊,以及额头部位有轻微擦伤。
  
  男医生走过来,与顾晨介绍道:“我们在救治过程中,发现他系着安全带,所以受伤并不是很严重,但是车上当时许多乘客都并没有系上安全带,所以才导致了这次重大事故中,许多乘客重伤昏迷。”
  
  “血的教训啊,所以系安全带很重要,并不是儿戏。”丁警官接过王警官手里的身份证,仔细检查了一番。
  
  顾晨继续问医生:“你们救治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喝过酒?”
  
  “没有。”男医生摇头。
  
  “或者是疲劳驾驶?”顾晨又问。
  
  男医生依旧摇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因为大巴车上有两个司机,其中一个受重伤,目前还在抢救。”
  
  “既然是两个司机轮流开车,那就应该不存在危险驾驶了。”袁莎莎说。
  
  “可能吧?谁知道呢。”男医生也不好确定。
  
  顾晨盯着面前的朱淮平,也是一脸认真道:“朱淮平,伤者家属举报你危险驾驶,你对此有什么好说的吗?”
  
  朱淮平摇头,面如死灰。
  
  顾晨看看身边同事,又问:“你承认你是危险驾驶?”
  
  朱淮平继续点头,却是默不作声。
  
  “嘿!”丁警官一瞧,有些急眼了:“我说朱淮平,你是大巴车司机,你危险驾驶,那不是害整车人的性命吗?”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朱淮平终于开口了,可第一句话,就把现场所有人惊了一下。
  
  卢薇薇一脸懵逼道:“你不想活了?好好的干嘛不想活?你家人呢?”
  
  “我……还有家人吗?”朱淮平眼角含泪,眼神中充满抑郁。
  
  顾晨也是发现朱淮平的异常情况,于是让大家保持安静,自己则搬来一个小木凳,坐在他面前问:“从身份证上来看,你家住在江南市边界的朱家村。”
  
  “而且从旅游大巴的情况来看,你应该是在兄弟城市的旅游公司上班吧?”
  
  朱淮平默默点头,但没说话。
  
  顾晨感觉沟通有些费力,于是根据自己掌握的一些线索,开始推理着说道:“你在凤凰温泉度假村工作,旅游大巴注册地也是凤凰温泉度假村。”
  
  “你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接送江南市来往凤凰温泉度假村的游客。”
  
  “没错。”在顾晨的引导下,朱淮平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话:“我就是一个小司机,一个没本事的小司机。”
  
  “为什么这么说?司机不是挺好吗?”顾晨感觉朱淮平在情绪化。
  
  或者说,就是因为这种略带悲观的情绪,才导致了这次重大事故。
  
  朱淮平扭头看向顾晨,却是淡笑着说道:“你别问了,反正我不想活了,该如何如何吧。”
  
  说完,朱淮平直接闭上眼睛,便不再说话了。
  
  之后,尽管医生和护士都在问话,可朱淮平就像一条死咸鱼,一动不动,根本不予理会。
  
  顾晨眼看也问不出太多问题,想想也只能从朱淮平身边人入手,便将大家叫到一角,商量着说道:
  
  “这样,先查一查朱淮平的家庭背景,另外,他不是有个同事司机吗?跟他一起出车的那个,我们去问问他,看看他最近在工作中,究竟有什么烦心事。”
  
  “也对哦,反正在这里也问不出什么,这人太难沟通了。”卢薇薇也是使出浑身解数,愣是撬不开他朱淮平这张嘴。
  
  可眼看伤者家属还聚集在门口,誓要为自己的亲人讨回公道,矛盾似乎也是一触即发。
  
  即便是刚才顾晨让大家缓和了情绪,但要是一直没有调查结果,顾晨也不敢保证,伤者家属的报复情绪是否会反弹。
  
  想到这里,顾晨对着男医生道:“你带我去看看他同事。”
  
  “没问题,你们跟我来。”男医生说。
  
  顾晨回头看向同事,提醒着道:“卢师姐和小袁跟我过去吧,王师兄和丁师兄留在这里,以防这些伤者家属再来闹事。”
  
  “没问题,你们几个尽管过去。”丁警官也是拍着胸脯保证道:“有我们在这里,放心,一只苍蝇都不会放进来。”
  
  “那就辛苦了。”安排好留守人员后,顾晨带上卢薇薇,袁莎莎,跟随医生一起走出病房大门。
  
  此时此刻,守在病房门口的伤者家属见状,也都蜂拥的围拢过来。
  
  “顾警官,怎么样了?”
  
  “那混蛋说了些什么?”
  
  “他是不是在为自己做辩解?我告诉你顾警官,我弟弟他们都是亲眼所见,他就是要带着整车人一起去寻死,他这家伙简直坏透了。”
  
  “这种人就应该严惩,枪毙一百次都不为过。”
  
  ……
  
  见大家继续嚷嚷,顾晨也只好交代道:“伤者大巴车司机,目前还处在治疗阶段,可能经过这起事故,目前精神状态还没缓过神来。”
  
  “不过没关系,我是会一定调查下去的,给大家一个交代,但是也需要大家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只要能让这家伙认罪,时间我们可以给。”一名高瘦的伤者家属说。
  
  很快,他的回复,得到了大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
  
  顾晨双手合拢,表示感谢:“那既然这样,大家能不能先回到各自亲人的身边,他们还需要你们的照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