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龙种 > 第81章 番外合集

第81章 番外合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里,后宫那群如花妃嫔唱的一出好戏。www/xshuotxt/com       第八十章更了一天了,今晚准备加番外的时候发现,它竟然还在网审……更新不了,就发在这八十一章了,番外有四千五百字在本章后面的作者有话里面,这里的正文只有几百字,花费点数少。就和大家说点其他什么的,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哦!!!       这本书其实在写崩了后,就完全走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境地,去年我很多次都想改,可还是发觉改不过来了,然后心情颓丧地将这文放到了一边,写文就是这样,一旦休息了,就再也不想码字了,中间很多次都没有勇气去更这篇文!       前段时间,开了新文,然后得了一场半个多月的大感冒,又断更了,一断更后超过一个星期,就会出现,我在电脑旁坐一天,码不出一千字来……加上生活上最近闹出很多事,更是破罐子乱摔,干脆就不码了……不开q不开微博不开码字页面,这样一下子,就过去了一两个月。       等烦人的事解决了,我也躲出来了,终于可以恢复清静码字了,但是看看更新时间,才恍然过去了这么久!       这么久了,连上来说句道歉都不敢……       从这个状态中找回重新码字的心态,用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每天提醒今天要码字,然后结果是,根本没码出什么……不过这还是有效果的,心念着念着,终于心静了,想起以前说过的话,不留一个坑!       将过去写的龙种看了七遍,终于有点想法修文了,又花了三天修完才上传上来,就变成现在这样的剧情!       虽说修了,努力将剧情撸出来,也别像之前那么崩,但还是和我当初开这个坑时想的结果完全不一样!       现在文完结了,可我觉得这篇文实在太对不起大家了,断更这么久,结局也有些不尽如人意,现在也不知说什么好,因为感觉说什么都没有用……       不过,这篇文完结了不是个坑,我心里头也能安慰安慰自己,虽然只是每天刷评论时,还是挺担忧大家的看法不过,后来发现,亲们对我实在太宽容了,这么久了还在等,还在支持我,心里头太内疚了。       说了这么多,感觉杂七杂八的,也不知在说什么,最后只能下份保证书了,那就是从龙种开始,我将开得坑都得一个个填完!再怎么样,也不会留下一个坑的。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皇甫长徽       皇甫长徽自小就知道自己与别的孩子不同,比如,他才百日就开始记事了带着妈咪闯豪门。       而且,他的力气很大,经常弄坏东西,也比如,他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让自己的身体漂浮在半空……看着旁边大他一个的兄长无忧无虑地做个蠢婴儿,他实在羡慕得紧。       他老是听到有伺候的宫女说他怪异,虽然不明白怪异是什么,但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后来被母后知道了,那些宫女就再也没出现过。       可虽是如此,他就有意识地控制自己常常在体内那股舒服之极的气流,还真让他控制了自己各种‘怪异’的行为。       到了一岁,母后看出了他的早慧,交给了他一套功法,自此,他皇甫长徽的路全部改变了。       冰灵决,修仙法决,可以不老不死!       皇甫长徽不知道不老不死的好处,只是觉得有了这法决,他沉迷于其中灵气入体的舒畅自在。       凤仪宫被母后控制得极其严密,甚至他修炼的事情传不入父皇的耳里。       皇甫长徽小的时候问母后,既然父皇有灵根,为何不告诉父皇修炼?       那时候母后笑得极其温柔,眼神也眷念得很。       “母后舍不得一个人死,更不想母后白发苍苍的时候,他还是年轻的模样。”       那时候他不懂,但是随着年纪的长大,他慢慢就懂了。       母后的爱是自私的,但是他又觉得没什么不对。       他想,如果他喜欢一个姑娘,他若不能修仙,那么也势必不会让他喜爱的姑娘去修仙。       两个人一起变老,也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许是和母后有了共同的秘密,也或许,他的性格和母后接近,他和母后的感情更好。       自从修仙以后,他的记忆力和理解力直线上涨,大哥用一个月记下的东西,他只需扫一眼就完全掌握,不过,他在母后的授意下从来没表现出来,只是跟着大哥的进度显露,大哥用很多时间在学业上,而他的时间一直为修炼占据。       然后就是如此,父皇更看重他,自从上了书房,父皇就给他配备储君的教养老师。       他无储君之名,但有储君之实。       而且,无储君之名还是母后阻拦的,母后对父皇的话是,他的性子还不定,看不出他和大哥谁更适合储君的位置。       但是他心中清楚,母后是在给他时间想清楚,是修仙,还是做皇帝!       他早已经很清楚了,太子也好,未来皇上也好,也都不过是权势二字,而他作为父皇母后唯一的嫡子,这权势就算没有登上太子之位,也是站在最高处的。       而且,他天性上不喜欢那些繁琐的政务,更不喜欢每天面对一群人……       他更喜欢一个人呆在屋子里,看看书,或者打坐,后来修炼到了筑基巅峰,母后交给他一个玉盒,据说是父皇的师父安行知留下来的,母后没有足够高的修为打不开,而他到了筑基巅峰,足以将这个盒子打开了新生宙斯。       这一打开,他又爱上了一件事,炼丹!       那玉盒里装的是丹书,母后细细看过后,神色异常复杂,说这丹书竟然是上古丹书,在修仙界也都是至宝。       还曾喃喃说道,怪不得那安行知能拿出造化丹。       上古丹书中,造化丹并不难练。       爱上了炼丹,皇甫长徽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多了,也是在这时候抛弃了作为嫡皇子的表面功夫,常常出门在外。       后来回宫的时候,还是一身道袍,堂堂东宫整天烟雾缭绕的,将父皇气得直骂他逆子。       然而这时候,母后都会将父皇拉走。       也不知母后对父皇说了什么,自此,父皇对于大哥的教育严谨了几分。       父皇册大哥为太子的前夕,母后带着他出了宫。       看着宫外热闹盛景,母后问他:“你放弃了帝王的尊位,真的不后悔吗?”       皇甫长徽凝视着这个三十多却还似二八年华的母后,说道:“母后曾经说,你若有灵根,当不会在这皇宫里,儿若非放不下父皇和母后,也早就离开了。”       楚妍听了哑然一笑,明明她的孩子照着她怀孕以前所期待的那样,可是为何有些涩然呢?       “既如此,长徽日后专心修炼吧,等到了元婴期,你就能破碎虚空,前去修仙圣地。”       皇甫长徽从没听过楚妍说过有修仙界这件事。       “什么修仙圣地?”       他问过后,就发现母后竟然流露出心酸之意。       她一点点地给他说着修仙界,皇甫长徽的世界又打开了一道大门,但是听过后,他已经知晓母后为何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的修仙界了。       他向往修仙界,也向往母后所说的那方平等自由的世界。       自此,他更用心的修炼。       过弱冠之年,皇甫长徽感觉修为再无寸进,他知道自己是到了瓶颈,这一次,他向父皇去请辞,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来,这和小时候,他私自跑出去不一样。       父皇这些年其实也知道了些什么,但是他从来不问,对于他这个儿子,也是放任了,不过,他发现,父皇守着母后的日子更多了,甚至连朝政都留在了凤仪宫处理。       他想,父皇担心母后离开他吧!       但是父皇,如果你得知母后想和你一起死,断绝你的长生不老之路,你还会不会这么爱着母后?       这个问题,皇甫长徽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有答案,但是没想到的是,母后四十的时候,竟然向父皇坦白了,而且还拿出了风灵决供父皇修炼。       用母后的话来说,父皇二十多年的爱情变成亲情了,如果是爱人,她想和爱人同生共死,但是如果是亲人了……她希望她的亲人永远活下去,而且,她也不想让她的孩子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这修仙之路异界驯龙记!       母后,最爱的还是她的孩子。       而他,最爱的也永远是他的母后!       ***       番外:太子妃人选       康定二十五年,楚南山作为楚妍的‘父亲’,已经被加恩授予了承恩公的爵位。       此外,楚南山也从区区一个知府到了吏部尚书这个重要位置,吏部,那是掌管官员升迁的重要部门,楚南山对于他不到五十就到了这个地位,他很清楚,没有一个做皇后的女儿,他七十岁也未必能能做京官,更被说这六部之首的尚书了。       如今楚皇后独宠,皇上仅有的皇子也是在楚皇后名下,可以说,楚家荣耀在他死后还能承继一代。       但是人随着权位的增长,自然想要得更多。       凤仪宫里,楚妍看着坐在她下首的三个小姑娘,然后目光放在钱敏身上。       钱敏是楚倩的女儿,当年楚倩和钱氏出了宫后,钱氏就假借楚妍的旨意,将楚倩嫁给了娘家的侄子,钱政文。       钱氏真心疼爱楚倩,钱政文也的确待楚倩好极,除了一个通房,他们之间再无其他女人,这些年,楚倩已经生育了二子一女。       钱敏是楚倩的女儿,今年十二岁,样貌随了楚倩,相当漂亮。       楚家的孙女,最大也不过四岁,而如今,大皇子和二皇子十七了,楚南山当然将目光放到几个外孙女身上。       楚妍心知肚明,她不大在意,长徽就不用想了,至于长渊,如果这小姑娘真能让长渊看上,她也不介意成全。       另外两个,一个是沈阁老家的孙女儿,还有一个是赵家的女儿。       赵家,就是赵贵妃的娘家,当然,并不是赵贵妃那一支,赵贵妃那一支只是其中一个嫡支。       这三个,是这次选秀最出色的三位姑娘,皇甫晋让她给长渊选一个为正妃。       赵家姑娘和沈家姑娘就算了,钱敏……她能算得上有点才貌,但是说优秀,楚妍对此保留。       不过,她心中明白,太子是长渊不是长徽,这是在顾念她的心思,才让钱敏入了选。       赵家姑娘很拘谨,沈家姑娘倒是落落大方,而钱敏,却对楚妍异常亲热,已经一句一句的姨妈叫了起来。       楚妍很少召见娘家人,更别说嫁出去的楚倩和她的女儿了。       不过,也常常给楚家送了些东西下去,面子上都给足了。       “娘娘,大皇子来给娘娘你请安了。”       楚妍收回目光,对这三个小姑娘说道:“多谢你们来陪本宫说这些无聊话,凤仪宫的景致不错,本宫派人领你们去瞧瞧。”       三个小姑娘连忙起身应是[综]上帝的羔羊。       楚妍目送她们离开,这三个小姑娘还没见着人就明争暗斗了!       不过,沈家姑娘最高一筹,因为她的拘谨和不多话,让钱敏和赵家姑娘争斗了起来。       楚妍活了这么多年,这点手段哪能放在她眼中。       “儿臣给母后请安。”       楚妍笑道:“从你大皇姐处回来,你大皇姐可好?”       皇甫玉静也已经出嫁了,嫁的是康定十八年的探花,这些年日子也过得不错,前些日子皇甫玉静生产,楚妍派皇甫长渊去探视还在坐月子的皇甫玉静和新生儿。       “大皇姐气色不错,侄儿也很精神。”       “驸马呢?”       “驸马也很高兴。”       楚妍点点头,皇甫晋的三个孩子都在楚妍膝下长大,长渊和长徽不用说,楚妍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他们一个都不好惹。       就是玉静……真是一颗玲珑心,但是任凭楚妍如何说教,她就算看破了一切阴谋算计,也只是在一旁看着,不会有丝毫动作。       这样的性子让人担心。       所以,楚妍和皇甫晋千挑万选,也就选了一个专注学术、不慕荣华的驸马。       “你妹妹呢?”       皇甫长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也很好!”       皇甫长渊的妹妹是指他的同胞妹妹,也就是当初云贵妃产下的龙凤中的凤胎。       赵贵妃死了,二公主也送来了凤仪宫。       楚妍对于这几个孩子,最疼的自然是长徽,而其他几个,到底非亲生,总不会上十分心思,但是看着皇甫晋的份上,也是一一将她们保护得极好。       二公主出嫁前埋怨过楚妍不疼她,被皇甫晋打了一巴掌,还削了封地,自此,这姑娘就再也不进宫来。       楚妍叹了一口气。       皇甫长渊跪了下来,说道:“母后恕罪!”       相比妹妹什么都不知道,皇甫长渊对于当年的事清清楚楚,他的生母谋反,差点害死大皇姐、母后和二皇弟,他们就算是皇子龙孙,也是活不下来的。       他们能活下来,甚至待遇上和嫡出的皇子公主一样,全是母后给他们的。       皇甫长渊一直怀着感恩和敬重的心对待这个养母。       “无妨,本宫本来对你们的疼爱要少于长徽和玉静。玉宜(二公主)的性子,本宫也清楚。你是他亲兄长,别让她和他父皇怄气。”       皇甫长渊松了口气,说道:“儿臣会好好劝劝她的。”       楚妍点点头,说道:“外面三个是你父皇给你选的正妃人选,你也去相看相看,喜欢哪个直接和本宫说即可假面千金复仇记。”       皇甫长渊早就得了消息,说道:“但凭母后做主。”       他这个太子之位,说到底,还是母后给的。       楚妍笑道:“你成了亲是你自己的事了,总要和你心意的。”       皇甫长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谢过母后。”       楚妍对他挥了挥手,皇甫长渊恭敬地退了下去。       皇甫长渊出了正殿,忍不住回过头又看了一眼,随后向宫内园子走去。       远远看见三个妙龄少女,他的心底反而空落落的。       如果是长徽娶亲,母后定然会替他做主吧!       其实二妹那日的抱怨何尝不是他的心底话,他和二妹都希望,他们是母后的亲儿亲女!       可是还是改不了不是的事实。       “见过大皇子!”三道声音带着不同的语气给他请安。       皇甫长渊看清楚这三个人的面容,最后落在钱敏身上。       她知道母后其实不大在意楚家的,更何况是楚家的外孙女,他娶不娶,母后都不会在意。       钱敏脸色微红,低声喊道:“表哥……”       皇甫长渊不由地露出一个微笑,就她了!不是为了讨好母后,也不是她长得最出挑,而是她叫了自己一声表哥,她将自己当做母后的亲子。       至于她的性子是否适合做太子妃,是否适合做皇后,他都不在意,因为他能掌控全局。       楚妍得到皇甫长渊选了钱敏的消息也不由地一愣,这个孩子明知道她对楚家和钱家没有什么感情……       “母后放心,我已经问过大哥了,没有其他原因,那是因为在三个人中,他最喜欢的是钱敏。”皇甫长徽淡定地说道。       楚妍笑了笑,说道:“这是他自己做主下来得,自己做的决定自己承担,我怎会不放心。”       “好了,你什么时候走?”       皇甫长徽低声说道:“大哥婚宴一结束我就走!”       前些日子皇甫长徽已经和皇甫晋说好要去宫外历练,楚妍也只他是去寻找结丹的机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也好,不管你去哪里去多久,总要时不时地用 灵鹤给我传信。”       皇甫长徽低声说道:“定然会的。”       楚妍继续说道:“我这儿你不必担心。”皇甫晋只有他一人,自来就十分疼宠她,皇甫长渊敬她,她如今又积累了练气四层的灵气,在这里,真没什么可以威胁到她了。       “母后保重!”       楚妍拍了拍他的肩,欣慰地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