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仙界赢家 > 第3403章 不难

第3403章 不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念,周舒很快平静下来。       神魂不受控制并不奇怪,因为现在的神魂全在舒之道里,而舒之道听谁的?听道炉的,道炉在身躯那里,用舒之力去召唤道炉,结果就是反而被道炉召唤过去。       深渊突然亮起。       四周一片通透。       微尘般的道炉,却绽放出照亮整个深渊的光芒。       深渊里的蒲牢,都禁不住合眼闪避,担心被其影响。       再睁眼时,光芒已黯,一个完完整整的周舒出现在深渊深处。       周舒神色凝然,看着近在咫尺的仁字,立时取出轩辕剑,“剑老,圣人印记,可否?”       “不!”       仓皇的声音从剑中传出。       周舒微微一滞,本以为是例行公事的一问,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此时再强行塞给剑老也不能够,眼见着仁字越来越近,顺手把轩辕剑边上的昆仑镜拿了起来。       不知道没有灵智的神器能不能承担印记?       还带着这样的疑惑,但却没有时间多想,周舒举起昆仑镜,朝着仁字挡去。       但带着圣人意志的仁字并不愿意屈就于昆仑镜,并不依附,只追着周舒跑。       周舒灵机一动,身魂化作一缕轮回之力,进入昆仑镜中。       仁字倏然一顿,看准了目标,字迹很快落在昆仑镜上,熠熠闪出金光,然而,在它刻印字迹的那一瞬间,周舒却脱出了昆仑镜,仁字并没有烙印在周舒神魂上,只留在了镜中。       周舒很快恢复原形,手里拿着镜子,似有一丝自得。       任你圣人意志,终究还是上了当。       不料昆仑镜震荡起来,本来深刻的仁字上下浮动,竟有脱之欲出之相,周舒脸色微变,急道,“既来之,则安之!圣人勿怪,小子知错。”       连呼数十声,昆仑镜安静下来。       许是圣人意志感知到了,又或是昆仑镜已将其融入,看起来不再有问题。       周舒将昆仑镜和轩辕剑收入戒中,心中一松。       细查己身,身躯和神魂圆满,没有一点缺失,道炉莹然生光,其内风云如龙,雾气蒸腾,道心稳居其中,凝实如质,如一轮明月,月下一片汪洋,舒之力浩荡如海。       道心从外界吸收和生成道之力的速度比之前快了数倍有余,而道之力与法则之力的相互转化也轻松自如,不管是什么力量,均是信手拈来,并无一丝迟滞。       身为创道者的周舒有道心,能够随意转化法则之力,自也无须混元金仙必须的法则核心,但这不代表他不能有,他想有就可以有,身体里随时都能生出上百个法则核心,为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则之力,只是要兼顾这么多法则核心的话,力量分散,不利于增强道心。       非不能,是不愿。       随手一挥,一道舒之力化作长虹,径直冲向巨闇深渊。       深渊中的法则之力稍作避让,随即蜂涌过来,将其团团围住,试图绞杀。       一时间,长虹上覆满了黑斑。       约莫过了数十息,长虹被混杂的法则之力吞噬殆尽,完全消失。       周舒不觉有异,反而露出一丝笑容。       这才是正常现象,之前深渊见到舒之力纷纷退避,那种现象其实不是常态,一是因为借着渡劫,刚刚融合成功的舒之力攀升到了自身极限,气势高到极点,任谁都不会去力敌,二是因为劫雷,劫雷上有圣人气息,深渊里的力量自不会去得罪圣人。       现在他随随便便施放出的舒之力,深渊需要十息才能将其消耗,这足以证明舒之力很强悍,已经能和最高法则之力抗衡。       也仅是抗衡,当深渊有准圣比如蒲牢引导时,随时都能爆发出超越法则的力量,那时舒之力就力有未逮了。       不过那时候也不需要去对抗,舒之道融合法则的本能摆在那里,除非蒲牢懂得的法则比周舒多,能把周舒从每种法则里面揪出来,不然周舒总能处于安全之地,不管怎样都不会死。       有点想多了。       现在这情形,两人怎么也不可能再对抗了。       周舒暗暗摇头,缓步走出深渊。       “恭喜道友,成就混元金仙。”       蒲牢的影子就在面前不远处,颇是诚恳的拱手。       周舒郑重还礼,“我今日能晋升,全靠天道你慷慨的配合,多谢。”       蒲牢连忙摇头,“哪里的话,没有我你也一定成功,道友奉天承运,得圣人青眼,只是渡一个道劫,根本不可能失败。”       亲眼看到周舒度过道劫,顺利晋升,蒲牢对周舒的态度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改变,之前把周舒当成一点希望,现在则把周舒看成了五成的保证,必须要平等的对待。       周舒凝目看他,眼神凝然,“说起来,你开门的时辰好像迟了一些。”       “是我的错。”       蒲牢立时行礼,“险些误了大事,还望道友不要见责。”       看了他一眼,周舒微笑摇头,“天道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责怪?如果不是你晚些时间开门,我未必能成功,每多挨一次劫雷,我对道的体悟便多一层,也能从深渊里吸收到更多的力量,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你开门的时机恰到好处。”       “是这样么?”       蒲牢神色微滞,似是领悟到了什么,“这是天意?”       “我更愿意称之为歪打正着,什么天意,我不在意这个。”       周舒摇摇头,想到了什么,不觉举手道,“天道,我还有一事相求。”       蒲牢顿了下,“说吧,不过你要是想再打开玄黄界的通道,或是传递神念,我都不能答应了,之前两次和玄黄界的勾连,多半已经引起了仙界的警觉,第三次的话,他们多半能寻觅到我的所在,或是派人去玄黄界打探,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周舒沉吟几息,叹道,“是我考虑不周,那就算了。”       蒲牢想了想道,“周舒,我会把你渡劫成功的消息,传递给荷音派的,这个不会引起仙界注意。”       周舒缓声道,“那好,天道,我还想你照顾一下荷音派的人,他们应该很快有人破天升仙,我希望你把他们送到外域去,千万不要送到仙界去。”       “这点小事不难。”       蒲牢似有所思,“你就不担心他们渡劫失败?”       周舒笑了笑,“这个不用多说,我相信他们,也相信你。”       “你……”       蒲牢看着周舒,一时无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