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仙界赢家 > 第784章 恒朗道人

第784章 恒朗道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耗时太久不说,还浪费灵物,有那心志,不如重炼一遍。”       “缺少的是白虎丹,不过有三颗也满足了,不能要求太多。这丹方需求的材料太多,暂且留着,以后慢慢凑罢。”       周舒满意的将丹方收起来,随即打开了第四颗光球。       守宫阵破,玉简出现。       粗看了一下,周舒似有所思,“这张玉简,可能是目前荷音派最需要的了。”       那玉简里,记述了历年来天流宗修士结婴的过程,里面都是经验和心得,字字有用。       大宗门修士,对于自身突破境界的经验都极为珍视,引以为秘,除了亲传弟子,绝不会给其他人看,而小宗门则恰恰相反,宗门里要是有人结丹结婴,那过程经验,遇到的各种问题,都会详细记录下来,公之于众,留给每一个有希望的弟子。       那是因为大宗门里天才层出不穷,而小宗门天才太少,若是长老们自秘,弟子难以突破,宗门也没有希望。       天流宗不大不小,却是意外的遵循了小宗门的方法,每一个修者修士都详细的记录了自己结丹和结婴的种种经验,殊为难得。       “多谢了,天流宗……”       收起玉简,周舒有种明晰的感觉,这张天流宗修士的结晶,会成为荷音派的巨大财富。       最后一个光球破开,这次掉出来的是一张暗黄色玉简,古老班驳,看样子年头不短,只怕万年都不止。       注入一丝元力,但元力很快就被弹回,不得其门而入。       “特殊的古玉简,需要特殊的古法诀才能打开……这样的玉简,想必内容很是不凡,只是要打开实在不容易,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来自于什么上古宗门,但天流宗肯定没有打开的法诀。”       周舒微微摇头,没想到最后一张玉简却打不开,想了想,他把玉简收了起来。       左右环顾,四周再无异处,径直向下。       走到第一层,周舒忽然停住,之前忙于破阵,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层仔细看去,很有些古怪啊。       “三重阵,还有机关?”       神识全然展开,他很快发现了异常。       几排整齐的玉架被移开,阵法也被分别破掉,一个黑黝黝的通道终于显露出来。       步入通道,小心向下走了数百丈,尽头处是一个方圆十丈的石室。       石室中,端坐着一名老者,老者枯槁如木,简直就是骷髅外裹着一层皮,看不出一丝生气,显然,老者已经死去很久很久了。       周舒仔细查看着,忽然一愣,连忙展开第四变,神识完全放了出来。       等到看清楚,脸色蓦地一变,随即收回神识,将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       一个异常苍老的声音响起,带着显而易见的激动,“呵呵,太好了!”       周舒神色凝重,点头行礼,“打扰前辈清修,抱歉。”       在那老者遗骸的对面,端坐着一个和老者一模一样的虚影,那虚影极其模糊,他之前还疑心看错,直到用出第四变才清晰起来,确然无疑,那虚影虽然模糊,但绝对是存在的,而且能清晰的感觉到类似具体神魂的存在,那不是什么寄神术,而是老者的元神!       老者肉身虽然早已死了,但元神还存在,没有消亡。       修士到了化神境,元神和肉身若不能及时合体,达到筑基境的话,那么寿元一到,肉身和元神便会相继死去,元神和肉身的寿元应该是一样的,但这具肉身显然已经死去几千年了,为何元神没有死,还存在着,实在不可思议。       但事实确实如此,就发生在眼前。       在这里看见一个化神境修士的元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事,只周舒有些奇怪,天流宗既然有隐藏的修士,为何一直不出来?       “清修?只是想死而不得罢了。”       老者喟然而叹,“两千年了,第一次有人来这里,看你不是天流宗的人,那就是说,天流宗已经完了罢?”       “天流山仍在,但天流宗已经没有弟子了。”       周舒点了点头,似有所思,“前辈是恒朗道人?”       “不错,老夫便是恒朗道人,天流宗的祖师,也是一位弃徒,”老者看了周舒一眼,缓缓道,“虽然从你身上感觉不到一点杀气,但老夫想,外面的天流宗,大约是你灭的罢?”       声音颇具威严,老者似是回到了过去那个时代,其中上位者质询的意味,也是颇为明显。       周舒身形微震,躬了躬身,面色凝然,“晚辈周舒,失礼了。”       灭掉了天流宗,却没想到遇到了天流宗的创派祖师,虽然没有肉身,只是一个元神,但也绝不是好对付的对手,这一战,怕是极为艰难。       重金剑在手,小滚也虎视眈眈,大战一触即发。       “极品飞剑,还有难得的螭兽,也难怪天流宗倒在你手里。”       老者淡淡的道,“你不用如此,老夫不会出手,也无力出手,见到你,老夫反而很高兴。”       周舒显出一丝讶异,但仍没有放松警惕,“前辈是何意?”       老者没有回答,只凝视着面前的遗骸,长叹口气,转向周舒道,“既然天流宗后继无人,那也是命中当绝,宗门更迭,天意如此,老夫不会太过纠结。周舒,前事不提,天流宗是你的了,现在你可愿意帮老夫做一件事?”       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周舒心中一震,像是明白了老者的想法,颇显坚决的摇了摇头,“前辈想要晚辈为你寻一具合适的肉身?抱歉,这种事晚辈是不会做的。”       “呵呵,可笑。”       老者长笑一声,不屑道,“寻肉身夺舍?如果老夫有这样低劣的想法,早就不会在这里了,夺舍对老夫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把过去千年的苦难重复一遍罢了。”       周舒微微一愣,看那老者的语气实在不像说谎,或许真的没有夺舍之心。       细思之下,除非有极大的执念,譬如复仇等等,对志在大道的修仙者来说,死了就是死了,强行夺舍只是苟延残喘,多活些年而已,如果注定不能渡劫长生,那修炼又有什么意义,夺舍又有什么意义?       周舒轻轻点头,“晚辈妄自猜测,失礼了,前辈有什么事,如果晚辈能做的话,会尽量帮前辈的。”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激动,“带老夫回蜀山!”       “啊?”       周舒身形一震,看向老者,“蜀山?”       蜀山,如雷贯耳的名字,修仙界六大宗门之一,位于南瞻洲。(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