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仙界赢家 > 第194章 送来灵石

第194章 送来灵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变,连忙撑起一层厚厚的防护罩,将冰雹挡在外面。       但冰雹好似无穷无尽,持续了几息都没有消失的迹象,他有些慌了。       他用的梭形飞行法宝,没有什么攻击和防御手段,只是单纯的飞行而已。若是带有法诀的飞舸,或许拼着耗费大量灵力,可以勉强挤出去,但梭船却不可能做到。       周舒走近了些,神色微凝。       中品冰暴符的效果的确不错,相当于布置了一个小范围的禁飞区,而且速度也不算慢,但威力委实低了些,限制力不足,如果洪元有很好的防御法宝,应该不会受到太多的妨碍,而洪元这样的被看重的天才,法宝多半不缺。       看起来冰暴符适合出其不意,但不能当作主要的辅助手段,华若安之前说的厉害,有些言过其实。       面对的毫无战意的张逸明,周舒都开始考虑别的对手了。       张逸明在冰雹雨中挣扎了近十息,终于感觉到快要逃脱的时候,一道凝实的剑芒倏然出现,长虹贯日一般,由下而上的刺来,直接将梭船打翻在地。       张逸明心中恨恨,但也只能无奈的落下来。       他脸色苍白,他知道失去这个机会,就再也逃不掉了。       周舒淡淡的看着他,“不是要我死么,我还没死,你怎么能走呢?”       张逸明身体微微发抖,脸上肌肉不住的抽搐,突然扑通一下跪到地上,把头埋到尘土里乞求,“周师兄,不,周大人,是小人的错,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小人。”       周舒微微一怔。此情此景,却是万没想到。       身为修者,刚才还喊打喊杀,转眼就屈膝求饶。这张逸明还真是能屈能伸啊,但这样做,真的不违心么?修者一旦违反本心,基本一事无成。       要么,他没把自己当成修者。要么,他的本心就是如此。       周舒的声音很平静,“你要我死,我就要你死,很公平。”       张逸明身体猛地颤了一下,很快抬起头来,眼中带着无比的凉意,“你要是真杀了我,张家的族长不会放过你的!而且我们张家还有族人在外修炼,他所在的门派是你想都想象不到的恐怖存在。你真的敢杀我?”       “哦,我知道了。”       周舒暗忖道,据华若安说,张家的确是有一个叫做张心的族人在外,但不知道在哪修行。       想都想象不到的恐怖存在,难道是修仙界公认的六大玄门正宗,昆仑,慈航?       那些庞然大物,离偏远的清源山脉实在太遥远,想想都不太可能。       周舒依旧淡然。“虽然你这样说,但我还是决定杀了你,以后的事很难预料,掌握眼前最重要。而且。我很需要你的五千中品灵石,你死了就可以给我了。”       “五千?我给你五万,求你不要杀我,真的五万……”       张逸明立时大喊起来。       “你的命不值五万,起来动手。”       周舒笑了笑,也不再多说。等张逸明站起身后,立刻向张逸明发出凝聚了碎玉剑意的一剑。       他一直在准备,终于蓄势而出。       现在的周舒不能随时发出剑意,要等状态好的时候,所谓心神合一的专注,然后还需要蓄积和凝聚。       起码五息。       玉石俱焚,碎玉剑诀的真正杀招。       黑星剑平平递出,仿佛拖泥带水,去势并不快,但张逸明已然呆住,双眼瞳孔几乎都要蹦出来。       “剑意,这难道是剑意!”       周舒出剑伊始,他便从心底感觉到了一种必死的信念,不是自己死,便是周舒死,绝对没有别的可能。这一剑,他根本不可能闪避,不可能抵挡。       空气仿佛都凝滞,他呆滞得动都不能动,连法宝都忘了祭出。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剑意……”       张逸明说出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句话。       嘭!       剑光在他身前炸开,光柱滔天,剑势难以匹敌,而剑意则在剑芒中完全的体现出来,非生即死,玉石俱焚,由此而来的威压让张逸明根本动不起反抗的念头。       这一剑,并未照准张逸明,只是擦了边。       但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的张逸明,整个人有一半都没了,空中爆出一阵血雾,半个身体也随之而消失。       剑光散尽,周舒往前跌了一个踉跄,拄着剑才勉强站稳。       “消耗还是这么大,但这次似乎比瀑布下的第一次要好些。施展剑意的感觉更明晰,但还远远谈不上得心应手,以后要多练习,而且和人练比和玉练要好。”       知道张逸明必死,他才会使用这种消耗极大的手段。       稍微休息了一会,他很快检查起战利品。       两只储物袋都完好无损,精准的控制使他的剑芒完美的避过了这些要害。对他来说的要害。       百锻铜盾,捣龙枪,都是不错的法宝,他用不到,但能卖个好价钱,那梭船可以自己用,解决了在宗门不便用飞舸的麻烦。       张逸春的储物袋里,只有一百多颗中品灵石,两件不入眼的法宝,甚至都没入阶,还有三张玉简,一堆修炼用的丹药,实在不能说好。       不过张逸明的储物袋就完全不一样,光中品灵石就有两千多颗,法宝同样是两件,但其中有一件二阶的,玉简十多张,更难得的是一个不小的锁灵玉盒。       那玉盒被分成了十几格,每个格子里都放着一种经过处理的药材,灵气内敛,一看就不是凡物。       张家是以药田起家的,这些应该就是种出来的精品。       收起东西,周舒颇觉满意。       “张家,还有一个筑基境中期修者的家主,对付他不会这样简单,他多半有类似颜家家主令那样的手段,过些日子再说。”       他收拾了尸体,将痕迹小心消除后,缓步往坊市行去。       周舒和张家已是死敌,张家兄弟的事,张家最后肯定知道是他做的,但张家只怕想不到,张家兄弟死得如此快。所以掩灭痕迹就很重要,让张家越晚知道越好,这样周舒可以在外面多待段时间,不至于很快再次遇敌。       周舒不担心还有人在旁探测或尾随,他的神识比筑基境中期修者还要强一点,一里半的范围,若有人在,他就能发现,而专心注意一个方向的话,他可以看到三里之外。       有危险的地方,他不会停留。       君子不立危墙,这是神识强的好处。       (ps:谢谢封魔1234的打赏~)(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