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仙界赢家 > 第158章 活活打死

第158章 活活打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摆的冲过来,猛地张开大口。       足有一人高的巨口,牙齿锋利闪亮,有如万把尖刀。       逐云剑在手,分影遁诀发动,周舒已在雪鳄身后,骤雨打青荷,数百道剑芒笼罩了整个雪鳄。       一阵乱响。       剑芒刺在雪鳄身上,发出打铁一般的当当声,竟然刺不进去。       雪鳄的鳞片实在是太厚实了,起码有一尺厚,逐云剑对付它就像挠痒。       雪鳄反应极快,回身就是一口。       咔嚓,周舒闪避得及时,而边上几根三尺粗的冰棱直接被一口咬断,冰屑横飞。       周舒再度绕到身后,又是一通剑雨,这次他几乎用了全力。       几条细小的血泉从雪鳄身上冒出,在雪白色的身体上很是显眼,但周舒却暗自皱眉,他知道逐云剑顶多刺进去了两寸,对皮厚肉糙的雪鳄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       有些难办。       雪鳄再度扭过了头,双眼瞪得有如铜铃,受了血的刺激,更加狂暴。       它把脑袋一缩,身体蜷成了一个大球,朝着周舒滚过来。       来势汹汹,周舒只能侧身闪开,只听得轰隆隆一阵乱响,到处都是冰棱折断的声音,就连几块大石,都在这巨力冲击下碎成了七八块。       雪鳄回过身,张开巨口一声咆哮,晃着脑袋,颇带挑衅的看向周舒。       周舒稳立不动,思忖对策。       雪鳄这种妖兽,他还是第一次见,也没有什么典籍介绍过弱点,似乎只能硬碰硬了,而他的攻击手段主要是剑诀和符箓,对付起来的确有些麻烦。       但雪鳄却不会给他时间,四足一蹬,又冲了过来。       周舒纵身跃起,在雪鳄从身下冲过的瞬间,突然挥出了软鞭。软鞭如蛇,眨眼间就在雪鳄的巨口上缠了好几圈。       竟然把雪鳄的大口绑了个严严实实,眼看是挣不开了。       雪鳄立刻变得焦躁起来,不住的摆动挣扎,想要将束缚挣脱。       但软鞭这种法宝,极其坚韧,它不但没有挣脱,反而被越缠越紧。       周舒觑个空隙,返身而起,一跃落到雪鳄的头顶上。双手一紧,逐云剑狠狠的朝着雪鳄眼睛插下去。       雪鳄见机也快,瞬间便合上了眼睛。       嘣的一声,逐云剑插在眼皮上,刺入一寸就被卡住,再也进不去了。       “这家伙真是皮厚,眼皮只怕都有半尺,也是没谁了。”       周舒心中一时无语,但这样的机会却不容错过,他血性一起,索性收起逐云剑,握紧了拳头用力捣下去。       嘭,嘭,嘭!       一拳一拳,有如敲锣擂鼓,狠狠的砸在雪鳄的眼皮上。       雪鳄起初浑然不理会,似乎没什么感觉,但过了好一会,终是忍不住挣扎起来,身体不断扳动,在山谷里到处跑起来。       但任凭雪鳄狂跑挣扎,周舒始终坐得稳如磐石,左手死死的抓着雪鳄,右手一拳一拳的打下去,同时运转着炼体法诀,每一拳都用尽全力。       一个时辰后。       雪鳄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发出一阵阵闷沉的呜呜声,像是在哀求似的。       周舒不为所动,也打上了瘾,打出了凶性,打出了满足感,足足打满了两个时辰,感觉浑身气血上涌,一身发热到无法忍受的时候才收住了拳头。       细看之下,不由有些呆住。       雪鳄的脑袋被整个打得陷了下去,有一半都埋在了地里,摸上去软绵绵的,一点坚韧都感觉不到,只怕里面的头骨和皮肉全都被打碎了。       这头二阶的雪鳄,竟然被他活活打死了。       太暴力了。       雪鳄很可怜。       “我有这么大的力气?”       周舒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不由又惊了一下。       自己的右拳仿佛金铸的一般,整个都呈现出金色,发着淡淡的金属光泽。       在击打雪鳄的时候,他用炼体法诀把全部灵力都灌注到拳头上,而且长久的药液淬体和修炼,手都是药液最集中的地方,吸收药液最多,不知不觉的就成了这幅模样。       只怕比一般的二阶法宝还要坚固。       脚步声响起,有了空隙,又一只雪鳄挤过鳄群,从山谷里穿了过来。       “小滚,先委屈你一下。”       周舒将雪鳄收进灵兽袋,顺着山壁往上爬去。       此时他身心俱疲,无法再打,必须要休息一会。       灵兽袋中的小滚正在吃灵石,突然一个庞然大物掉在它旁边,散发出强大的妖兽气息,吓得它屁滚尿流,连忙往竹林里缩。       过了一会,它偷偷摸摸露出了一个脑袋。       “这家伙似乎不会伤害我啊,而且它身上的灵气很诱人,正合我的胃口……”       磨蹭了一会,小滚小心翼翼的钻出来,缓缓爬进了雪鳄的大嘴里。       周舒休息了一阵,立刻跃了下去,对第二只雪鳄发起了攻击。       本想休息多一会,但浑身血气翻腾,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似的,必须要大力发泄一番。       如法炮制,软鞭箍嘴,然后以力对力,用拳头解决问题。       用最强的拳头,对付雪鳄最薄弱的眼睛。       就这样,打了休息,休息了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谷外的雪鳄只剩下了四五只。       它们目睹了几十遍同伴的惨状,实在是忍受不了了,面前的周舒就是无法直面的杀神,比自己还要恐怖。它们呜咽着叫了几声,纷纷的往回退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深潭里,多半是再也不敢上来了。       周舒看了它们一眼,也没打算追过去。       这次的收获已经足够了,而且不能涸泽而渔,留下几只做种,以后可能还会来的。       大大的发泄了一顿,气血的涌动也渐渐平息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刺骨钻心的疼痛,从身体的每一部分开始,最疼的地方则是右手。       周舒身形猛地一震,歪倒在地上。       在炼体者看来这情况很正常,一连串超负荷的发力,身体已经超越了几次极限,把身体机能的所有潜力都发挥出来了,必然会遭致这样的反噬。       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精力全失,委顿而亡。       但也是个很大的机会,每次超越,带来的必然是突破,这样长时间的锻炼,效果只会更好。       原本预计的一个月,看来要提前了。       周舒顾不得别的,把放满新鲜药液的木桶拿出来,直接跳了进去。       炼体的药液,他一向随身携带,只要有机会就会浸泡,上次去做任务也是如此。       一接触到药液,身体像是海绵一样贪婪的吸收着药力,一点都不放过。       但周舒不会再犯上次那样的错误,这次他有灵力,他不停的运转法诀,用灵力引导和阻隔药液,保证完美正确的吸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