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仙界赢家 > 第155章 地下的袭击

第155章 地下的袭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什么,你的好意我领了,这样也算帮到我了。”       在几乎万夫所指的时候,有人支持本身就算是一种帮忙。       “哦,知道了。”       吕七想了一会,把银松剑收起来,又露出几分犹豫神色,“我……”       “怎么了?”       他欲言又止,多半还有别的事。       吕七定了一会,缓缓说道,“师父说,这一年不许我帮你种田浇水了,除非你赢了洪元,否则以后都不许,但要是师兄你赢了洪元,那时我再要做什么都可以……”       他哭丧着脸,有些委屈。       周舒闻声一愣,但很快又点了点头,“行了,没事,这一年你好好修炼,一年后再帮我吧。”       苗秀作为峰主,果然心机深沉,为了不影响长老对他的看法,尽快的让徒弟和周舒撇清关系,但要是周舒赢了洪元,关系自然就可以恢复了。毕竟到那时候,击败天才的周舒,地位大幅度上涨,只怕会让荷音派大力培养,建立好的关系就很有必要。       周舒也是这样想的,但其他的凝脉境修者却有很多看不出来。       但那是一年后,至于现在,一个天才的亲传弟子对一个资质低下的外门弟子,他没有任何牵扯进来的理由。       很现实。       不过周舒可以理解,修仙也如社会,若不现实,在这样的宗门很难发展得好,只是周舒自己却不会做这样现实的人。       吕七看着周舒,有些试探的道,“师兄,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听你师父的话,对你的前途更有好处,”周舒笑着摆了摆手,又有些好奇的道,“你这样送剑给我,就不怕师父责骂么?”       吕七摇了几下头,很认真的道,“没有师兄,我连剑诀都练不了,有剑又有什么用?就算骂也要送,不然心里不安。你也不要怪我师父,其实师父也说了你的好话,他说你很有勇气,只是……”       “我知道。”       周舒笑了笑,没有让他再说下去。       苗秀如何评价他,他不愿意知道太多,苗秀对他有很大的帮助,他也尊重苗秀,不想因此生出多少龃龉,也不想影响他们师徒的关系。       这吕七年龄虽小,但却很讲道义,比以前无妄门的那些同门强了百倍,值得一交。       “我走了,师兄。”       吕七低着头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周舒握了握拳,“师兄,我相信你一定能打败他!”       周舒点了点头,“你也要努力,早日领悟剑意。”       吕七认真的点头,很快风一般的离开,而周舒在屋里收拾了一会,也往山下去了。       在周舒离开后不久,一个身影从摇风园的暗处显出身形,悄然取出一张传讯符,丢入空中。       传讯符这样的符箓,大多都是经过特殊制作的空白符纸,使用时用法诀注入灵力即可完成,可以给远方的修者传递信息,根据修者的修为决定传递的距离。它是注符的一种,不同于画符,只有筑基境的修者才能制造和使用。       如果是短距离或是有法阵支持的传讯,许多宗门都用传讯玉板这样的法宝来完成,无须用到传讯符,就算是低阶弟子也可以使用。       这人虽是荷音派弟子,但却用传讯符传递信息,显然那些信息是对宗门外的修士发出的。       周舒出了山门,径直往清源山脉外行去。       清源山脉周边,也有不少小山脉,这些地方灵力不足,资源不多,不入五大宗门的眼,也就变成了许多小宗门和家族的地盘。没有五大宗门的约束,这里纷争不断,资源地时时都可能易主,今天还是我的,明天就变成别人的了。       周舒要去的地方叫做访莲山,以雪玉莲得名,极为高耸,方圆大约百里,终年积雪。       近一天的奔波,周舒已经远离清源山脉数千里,也渐渐看到了访莲山的影子。       云雾中托出一座高峰,彷如未曾盛开的花苞,顶端近乎完美的圆形,而四周散开无数小山峰,犹如叶子一般的衬托着。       “好一座奇峰。”       周舒凝视着远处的访莲山,情不自禁的感慨道,同时,分影遁诀发动,身形猛地往边上偏离了五丈。       嘭!       就在周舒原来战立的地方,地面突然裂开,地下冒出一根土黄色的石锥来,石锥起码也有一丈高,顶端尖锐如刀。       如果周舒还站在那里,只怕立刻就要被石锥戳穿,肠破肚烂。       实在是狠毒。       “出来吧。”       周舒手持逐云剑,冷冷的看向四周。       他没有神识外放,但敏锐的感知让他感觉了地面的颤动,知道有鬼,瞬间变幻了位置。       突然冒出的石锥,多半来自石锥诀,那是一种较为复杂的法诀,只有炼气境六层以上的修者才能使用,威力很大,也非常隐蔽,但有征兆可寻,对此周舒十分了解。       “居然能躲开,有点本事,赫赫。”       一声颇含轻蔑的嘲笑,从边上传来,两名黑衣蒙面修者从地上长了出来。       的确是长出来的,就像是一株花草一样,从头到脚,一点点的冒出地面,颇为诡异。       “土遁诀,有麻烦了……”       周舒眉头皱起,颇显凝重。土遁诀能让修者隐藏在地底,藏得深的话甚至连神识都感知不到,修者还可以在土里使用法诀,攻击对手。它的用处极大,无论是逃走还是突袭,都异常有效,比一般法诀强大很多。       但土遁诀可不是一般的法诀,不是有灵力就可以随便使用的,修炼它需要经过特殊的锻炼,更要极大的毅力才能修成,而且修炼者不到凝脉境就练习的话,对身体有很大的影响,毁容,身体全是疤痕,声带受伤等等,相当于用自残来换取法诀。       凝脉境修者已经可以飞行,多半都不会修习这种难练的法诀了。       因此土遁诀很少见,大多数修者想学而不敢学,能学的又不愿学,只有某些家族培养的修者才会修习。这些修者为家族舍命都可以,何况是自残、毁容这种小事。       眼前的两人修为都是炼气境十层,肯定不会是凝脉境。       周舒指向他们,神情凛冽,“你们不是六出宗的人,到底是谁?”       “不用知道,你很快就会死了。”       声音嘶哑,有如金属摩擦之声,刺耳之极,不忍卒听。       “我会知道的。”       周舒一声低哼,身形展动,人和剑仿佛融为了一体,化作一道疾光朝两人掠去。       两人对视一眼,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迅速的沉入了地底,消失不见。       此处一片空旷,偌大的地方,再看不到一个人,显然是早就设好的埋伏点。       情势很严峻,周舒不知道他们会从什么地方突然冒来出发动攻击,一切都是未知。       看不见的对手才是可怕的对手。       周舒危险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