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仙界赢家 > 第16章 送命

第16章 送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舒带着做好的雷暴符,往清源山脉边走去。 试符,当然要找个清净的地方,能有一些妖兽当靶子就更好了,呵,但这只是想想而已。 现在的他,哪怕遇见不入阶的妖兽都很棘手,疲于应对。 青霞坊市一向热闹,周边人来人往,直到行出数十里路,才渐渐看不见行人。 绕过一片树林,在一处小山涧前,周舒停下脚步。 随着一声轻响,他激发了手中的雷暴符,朝着水流掷去。 符箓在空中陡然发亮,由小及大,从一个光点逐渐变成白灿灿的光盘,像极了一轮小太阳,有些无法直视。 啪!水面一声炸响。 数十道雷电骤然爆发,如数十条游龙纠结在一起,张牙舞爪的肆虐,一道道雷光不断向四面迸射而出。 霎时间,方圆近两丈的范围内,全被刺目的青白色光芒笼罩。 霹雳声不断,雷光持续了近五息才平息下去。 水面上腾起浓重的白雾,不可视物,而数十丈范围内,冒出了无数翻着白肚皮的死鱼,顺着水流往下飘去。 从这张雷暴符的威能看,显然已经达到了中品的水平,离上品也不算太远,比他预想的还要好。 周舒脸上带着一丝傲然,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树林。他注意到了,那里突然传出了很小的惊呼声,而且声音有些熟悉。 能在炼气境一层就成为符师,甚至画出了雷暴符,还是中品雷暴符,这是绝大多数修者都不可能做到的成就,他有足够的理由自傲。 可惜和他分享的,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他不想看见的人。 “出来吧。” 树林中缓缓走出一个人,面色微显苍白,有些张皇的看着周舒。 这人却是朱味全。 朱味全始终有些担忧,还是通过多方打听,探知到了周舒的住所,想要对周舒不利。只是周舒一直都闭门不出,坊市的规矩在,他不敢破门而入。 今天他好不容易等到周舒出门,还特意远离了坊市,心中颇有几分兴奋,“这小子是在自寻死路”,正准备动手,却意外的看到周舒试符的一幕。 他登时就有些慌了,不由惊呼出声,眼前这个炼气境一层的小子,竟然有这样强大的符箓! 雷暴符的威力他看在眼里,一张他勉强可以应付,但两张,三张呢,又或者周舒留有后手,还有别的手段?要知道有中品雷暴符这种符箓的修者,绝不会普通,而他只是个炼气境三层的散修。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根本不敢再动手。 而他听到周舒的喝声,心神一乱,几乎是身不由主的走了出来。 周舒凝视着朱味全,面色不变,心中生出一股冷意,当头喝道,“果然是你,这次你又想做什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周兄弟你误会了……” 话刚说出一半,朱味全神色大变,轻身法诀发动,急速往后退去。 半空中,一个光点朝他飞去。 朱味全万没想到,周舒竟然直接就动手。这符箓的威力他刚才也见识到了,不可力敌。 他的速度很快,但他好像忘了,身后是一片树林。 砰砰砰,慌乱之中,他在林间接连撞了几下树,逃跑自然也大受影响,而符箓却似乎早计算好了路线,在灵力的操纵下,灵巧的绕过树丛直接掠向他的头顶。 啪! 雷暴符在他身侧炸开。 但朱味全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黑色的纸伞。 连续三道雷电在伞面炸响,轰隆不断,但都被挡在外面,不得而入。 雷光阵阵乍现,周围的树木现出片片焦黑,树枝根根掉落,而纸伞下的朱味全却安然无恙。 朱味全心有余悸,但脸上却带着几分得色,“嘿嘿,没想到吧,老子有黑木伞,你的符箓也……” 话没说完,他的眼瞳陡然瞪得极大,眼白全变成了死灰色。他清晰的看到,纸伞下,一个光点慢慢飞近,就在他眼前爆开。 第二张雷暴符。 强烈的白光瞬间笼罩了树林。 数息后,雷光散尽,一切归于平静。 浑身焦糊味的朱味全显露出来,他近乎浑身赤.果,如同刚从煤坑里挖出来似的,黑不溜秋,半跪半坐的蜷缩成一团。 “饶命,饶命……” 他没有法衣内甲,在最后时刻只能用发动防护罩保护身体,但这种基础的护罩法诀哪里经得起近距离数十道雷电的连环打击,已然奄奄一息。 周舒快步上前,没有看一眼朱味全,而是捡起掉落的黑纸伞,颇显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了。” 伞骨和伞柄已经全都碎开,显然已经废掉了。 当时他看到这黑木伞能够抵挡雷电,也很惊讶,但仔细端详也就是不入阶的法宝,只是伞面用的材料还算可以,里面根本不堪一击。 也是,朱味全这样的修者,又怎么能有好法宝呢。 “饶命,周兄弟,我……” “第三次,这是你第三次想对付我。” 周舒平静的瞥了他一眼,手中的伞骨随手递出,利剑一般的穿心而过。朱味全哼都没哼一声,直接了账。 “你如果先动手,死的可能就是我了。” 周舒摇头一笑,像是在为他惋惜似的。 他伸手一招,朱味全身上那已经残破不堪的储物袋落在手里,东西也随之掉落出来,却只有不到三十颗下品灵石,还有几张一阶的常见符箓。 散修大多如此,财力有限,丹药都买不起,看起来朱味全仅有的资产都用在法诀和那把伞上了。 周舒挑起地上的尸体,甩进边上的山涧,随即用小云雨诀清扫了一番,再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没人会在意一个散修的消失,在这个世界里,这种事每天都有许多。 周舒缓步回行,神态从容,就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第一次和修者对战,有喜有忧,灵力控制得不错,连.发符箓也很巧妙,但全都是占了对手只逃不打的便宜,要不是他先声夺人,让对手受了威慑,心神不宁,只怕后果堪忧。 “一种符箓实在没什么战术,要想更好的战斗,必须要多练习几种符箓,互相配合。” 周舒若有所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