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猎金师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言鼎却沉重地叹息道:“你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杨昌明既然转移了资产,就可以申请破产,我们现在要查明的是,他到底是不是恶意转移了公司资产,我记得有法律依据,根据《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言哥,你把法律都背下来了?太厉害了!”马仔惊讶不已,言鼎笑道:“我哪有这么厉害,只不过接到这个案子后,临时查阅了一些法律资料。”
  刘二插话道:“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目前最好不要跟杨昌明正面接触。”
  “你说的对,所以我们不需要急着去见杨昌明,先调查清楚他到底把资产转移道什么地方去了,一旦掌握十足的证据,他就就算有一万张嘴,也别想再抵赖。”言鼎说,马仔道:“我知道怎么做了,先去宾馆安顿下来,然后找地方吃饭,晚上我带你们去夜店happy!”
  当天晚上,所有人在夜店都玩得很嗨,都喝了不少酒,全都躺在包厢里不醒人事。
  言鼎第二天在头痛欲裂中醒来,睁眼一看,立刻感觉不对劲,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他被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注意到躺在身边的全裸女子,慌忙下床,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谁?这是哪儿,我们……”
  女人长相不错,长发披肩,眉中带着媚笑,娇滴滴地说:“先生,你昨晚好棒哦。”
  言鼎压根儿想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见眼前的女人,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捶了捶仍有些头痛的额头,一边穿戴一边疲惫地说:“对不起,我先走了。”
  女子笑个不停,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言鼎紧张的回过头去,低声问:“谁?”
  女人裹了条毯子,步履轻盈的从言鼎面前走过去开了门,紧接着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他皮笑肉不笑地走到言鼎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问:“兄弟,昨晚爽不?”
  言鼎不明所以地问:“你是谁,想干什么?”
  男子和女子对视了一眼,回头笑着说:“兄弟,你睡了我的女朋友,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言鼎是聪明人,一听这话立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这肯定是被人给讹上了。
  “大哥,你是内地来的吧,我们不想惹事,你是聪明人。”男子伸出了手,言鼎虽然无奈,怪自己喝多了,只能给钱了事,男子拿着钱掂量了一下,鄙夷地说:“我女朋友只值这点钱吗?”
  “那你想要多少?”言鼎反问,男子伸出一个巴掌说:“这么多。”
  “五……”言鼎差点没喘过气,男子冷笑道:“没错,五万,不然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言鼎不怕他来硬的,但已经给了他五千,这是自己的底限,所以一口拒绝了他。
  男子突然出手,言鼎面部挨了重重的一拳,顷刻间,言鼎感觉一股热血冲破脑门儿……
  11、
  很多情景就像电影里一样,突然之间就发生了逆转。
  言鼎只出了一招,便将男子制服,但对方凭借自己高大的身躯打算反攻时,胸口又挨了一重击,顿时眼前一黑,瞬间就被踩在了脚下。
  站在门后观望的女子脸色煞白,像个木偶似的张大着嘴,刚想叫出来时,突然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背后将她撞飞,然后冲进来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
  言鼎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只好把双手抱在了头上,正当他郁闷不已时,突然被人从背后袭击,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当天,路家华和刘二没见到言鼎,打他手机也关了,于是想找马仔,但马仔的电话也打不通,只好在宾馆里傻等,直到快中午时分,马仔才终于出现。
  “什么,言哥不见了?”马仔很吃惊,“我知道言哥昨晚喝了不少,猜他上午肯定会睡到很晚,所以上午在公司处理完另外一些事后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路家华问:“昨晚不是你送他回宾馆的吗?为什么一大早人就不见了?”
  “言哥就算出门办事,也会跟我们交代一声的。”刘二很肯定地说,马仔皱着眉头,焦虑的自言自语:“那么大个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失踪?到底会去哪儿呢?”
  言鼎醒来的时候,仍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当他用力摇了摇头,睁开眼时,才感觉双手被紧紧的绑住。
  “兄弟,你终于醒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言鼎一个激灵,才恍惚想起之前发生过的事,自己此时不是应该身在警察局吗?但看情形,这儿并非警察局。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想起什么了吗?”
  言鼎终于看见一个人影,无力地问:“这是什么地方?”
  “这不是警察局吗?”男子冷笑道,言鼎此时才感觉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终于想起此人便是第一次冲进房间的男子,于是说:“这不是警察局,你们也不是警察,到底是什么人?”
  “不错,这儿确实不是警察局,我也不是真正的警察,不过你这个聪明人知道得太晚了。”男子走近了几步,摸着胸口说,“你那一拳确实挺重,我胸口到现在还有点痛。”
  言鼎没心思跟他罗嗦,憋了口气,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上了我的女朋友,你还问我想干什么?”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狂妄大笑,“兄弟,我见你是内地来的,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给我拿十万块,就当是赔偿我的损失,怎么样?”
  言鼎用力闭了闭眼,愤懑地说:“兄弟,不好意思,我真是在喝醉酒的情况下才……我也不记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你女朋友……”
  “好了,别那么多废话,总之拿不出钱,你就别想走。”
  言鼎清楚自己这次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更加清楚这不是钱的事儿,要不然对方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来绑架他,但他假装糊涂,沉默了很久,说:“能不能少点,十万块,我一时半会儿没这么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