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猎金师 > 第十九章-1

第十九章-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
  下班之后,言鼎和曹磊见了个面。
  俯瞰全城的灯火,犹如银河九天,看上去如此绚烂,但两人凝重的背影却与这风景格格不入。
  “我也是看了报纸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灾难,要是无法继续进行,那就别查了。”曹磊一开腔,就惹得言鼎大笑起来,他接过话道:“说什么话呢,这不叫灾难,充其量不过是一点点小麻烦,不用放在心上,你让我别再查下去,怎么可能?我早跟你说过,这可是我入行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案子,除非欠债人永远消失,打死我也不会放弃,不过我是打不死的。”
  曹磊耸了耸肩,无奈地说:“吴昌明仗着吴玉山这个靠山,居然可以让派出所把你们囚禁起来,太无法无天了,但今天这篇报道却把公安局整个系统推到了风口浪尖,那个所长最后肯定得完蛋,只可惜便宜了吴玉山,你做这一切,不会只是为了让那个所长下课吧?”
  言鼎笑道:“你认为呢?”
  “想不通,但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曹磊说,“你还有下一步的计划吧?”
  言鼎叹息道:“我也不希望还需要继续下去,如果换作是我,吴玉山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站出来把事情说清楚,但这只不过是我的妄想,因为他似乎打算跟我继续玩下去。”
  “那你打算怎么继续玩他?”曹磊笑出了声,言鼎说:“等着瞧吧,下一篇报道出来之后,吴玉山就会为现在的态度而后悔。”
  曹磊沉默了几分钟,突然说:“我爸已经自首。”
  言鼎微微一愣,随即点头道:“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不会食言,吴昌明跑不掉的,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言鼎又失策了,他原本以为今天的头版该是自己的大热门,却没想到连一个字都没看到,打电话过去找那位记者,对方这才告诉他,稿子已经被总编枪毙了。
  “为什么?出了什么事?”言鼎大惑不解,“你不是保证可以出来的吗?”
  “大哥,我也就一小记者,稿子能不能发,这可得总编说了算,有时候还得上面的领导发话,你也别抱指望了,听说上面的领导发了话,估计难产了。”
  言鼎头痛不已,但也只能接受现实,不过他不会放弃,要找到吴昌明,吴玉山就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他要紧紧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等到适当的机会,一定会一击便破。
  吴玉山早上刚上班去,家里突然停电,他老婆正要打电话去电力部门,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一穿着电力工作服的男子站在门口说:“电力设备检修,估计会停电一两个小时,直到我们挨家挨户把老化的线路完全检修一遍。”
  吴妻把男子让进门,男子在房间里查看了一会儿,然后离去。
  言鼎坐在车里,清晰地听见了吴玉山跟他老婆说话的声音,冲钢娃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说:“干的漂亮!”
  “小意思,以后有这样的活儿都可以交给我!”钢娃得意地说,“不过希望更加刺激,我一直都希望自己是个出色的特工,终于尝到了做特工的滋味儿。”
  众人大笑。
  言鼎突然示意大家安静,原来他听到了吴玉山说到了他们关心的事。
  “放心吧,没事儿了,我是谁,想扳倒我,那几个小子还嫩了点儿。”吴玉山边吃饭边说,“今天的红烧肉味道不错,比上次做的好多了。”
  “就知道吃,别把正事给耽误了。”他老婆抱怨道,“要我说,昌明自己惹的麻烦就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别到时候把你也扯进去给毁了。”
  吴玉山不屑地说:“你知道什么,真是妇人之仁,要真这样,那咱们不是要把他给我们的钱全吐出去?到嘴边的肥肉要吐出去,你舍得我可舍不得。”
  “谁舍得了,但你有办法解决这件事吗?如果他们紧咬不放,那不是……”
  “好了,别再说了,吃饭吧。总之我心里有数,不会出任何事。”吴玉山的狂言惹怒了言鼎,但言鼎只是微微笑了笑,开心地说:“大大的收获,怪不得这个吴玉山要费如此大力气去帮他堂兄,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王辉却担心地说:“这些内容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吗?”
  “你想跟他打官司?让法官来帮我们处理争端?”言鼎反问,“现在我们掌握了吴玉山的软肋,就越接近胜利了。”
  “言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就凭监听到的内容去找吴玉山?”阿兰问,言鼎却摇头道:“暂时还不行,我们必须监听到吴玉山和吴昌明的通话,这才更加保险。”
  王辉道:“对,我也是这个意思,如果能直接找到吴昌明,那我们就省事多了,今天这段话仅仅只能证明吴玉山为什么要帮吴昌明,对我们来说,意义不算太大,不过可以在关键时刻拿出来吓唬吓唬他。”
  “好想看看吴玉山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钢娃坏笑道,“两位老板,这次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记头功?”
  “放心吧,全都记在心里了,你跟阿兰为公司的付出,我们全都不会忘记。”王辉道,钢娃却说:“别说什么精神奖励,物质的才最实在。”
  言鼎笑道:“等完成这个案子,你们俩都会得到该得的物质奖励。”
  阿兰和钢娃互相击掌,发出爽朗的笑声。
  “时间不早了,估计他们也睡了,你们都回去吧,这儿有我一个人就够了。”言鼎说,王辉问:“你一个人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以前在公安局时习惯了,经常是连着熬几个通宵不合眼。”言鼎洋洋自得地说,“你们都赶紧回去休息吧,别磨蹭了。”
  “我留下来!”钢娃道,“轮流着来,总比你一个人要轻松。”
  言鼎说:“行,那你就留下吧。”
  “行,我们分成两班,明晚我和阿兰换你们!”王辉不失时机地说,言鼎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坏心思,但没揭穿,挥了挥手道:“也许今晚就搞定了。”
  “没这么快吧,再怎么着得要个一两天。”王辉说,言鼎说:“你可得把阿兰安全送回去,要是出半点事,你可得负全责。”
  王辉乐不可支,大男人地说:“我拿性命担保。”
  王辉和阿兰走了一段路之后,阿兰突然说:“王总,天也不早了,而且我们住的方向也恰恰相反,你就先回去吧,我自己能行。”
  “那可不行,你没听见言鼎刚才说什么?”
  “真没事儿,以前我在迪吧做事的时候,哪天不是大半夜一个人回去,不也没出什么事吗?”阿兰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这个动作令王辉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拉着她的手,但他不敢,只能说:“那是在以前,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可是咱们公司的元老,顶梁柱,如果你出什么事,我跟言鼎以后靠谁去救?”
  阿兰笑嘻嘻地说:“哪能经常出事,不过说实话,多希望我们的事业以后能顺顺利利,每个人都平平安安。”
  “借你吉言,那也是我求之不得的。”王辉的声音听上去无比温柔,好像吃了糖一样软绵绵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说,“阿兰,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阿兰大大咧咧地说:“随便问吧,这儿就我们俩人,没什么不能开口的。”
  王辉这才鼓起勇气说:“听说你之前有个男朋友,他现在……”
  阿兰一听这话就呆住了,站在原地半天没动静。
  王辉太后悔了,真不该提起这茬,正在想办法解决问题,阿兰突然问:“是言鼎跟你说的吧。”
  “嗯,对,但是你不要怪他,是我缠着他问的。”王辉想缓解尴尬的气氛,“其实,我只想多了解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是我多嘴,不该提起这些不愉快的事。”
  阿兰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说:“我没怪你们。”
  王辉松了口气,笑着说:“以后再也不多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