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猎金师 > 第六章-2

第六章-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咋样,没骗你吧?”言鼎喜滋滋地问,童敏敏连连点头道:“确实不错,是我喜欢的味道。”
  “这就对了,我还知道几家不错的饭馆,以后带你挨个儿品尝。”言鼎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漫不经心,童敏敏却微微愣了下,心里涌起一些异样的情愫,但没表现出来。
  “聊聊你吧。”言鼎突然说,她抬头不解地看向他,他笑问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童敏敏看他的眼神相当虚无,他故意装作无所谓地说:“随便问问,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对呀,我不是本地人,怎么了?”童敏敏先回答他的问题,然后将了他一军,他放下筷子,摸着滚圆的肚皮说:“真饱!”
  童敏敏笑了笑,说:“什么时候过来尝尝我的手艺。”
  言鼎一惊,以为自己听错,反问:“你说什么?”
  “我的手艺不错,虽然不是专业厨师,但绝不会让你失望,而且会终生难忘。”童敏敏自我表扬,“哪天不忙的时候,我做好了饭菜叫你过来品尝一下本大师的手艺。”
  “好啊,我快等不及了,要不就明天?”言鼎终于逮着了这个机会,哪能轻易放过,童敏敏说:“明天可不一定有时间,如果有空再说吧。”
  言鼎就把这个承诺当成了希望,晚上睡觉都在想,自己第一次到别人家做客,要不要买点什么礼物呢?
  黄猛没想到洪国栋这么快就掉进了小雨的温柔乡,不过也难怪,世界上哪有不偷腥的猫?
  洪国栋搂着这个主动送上门来的漂亮女人折腾了很久,刚刚一场巫山云雨,累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此时微闭着双眼,小雨躺在他胸脯上,甜蜜地问:“累了吧,要不要叫点吃的?”
  洪国栋看了一眼时间,说:“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回去呢。”
  “不,我不让你走!”她翻身看着他,眼神迷离。
  他笑着说:“家里不是还有个黄脸婆吗?你说我这有家有室,如果夜不归宿,怎么也说不过去呀。千寻,乖,你就在这儿睡吧,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找你。哦,差点忘了,这里有张卡,拿去买点什么吧。”
  李千寻是小雨的真名,他穿衣服的时候,她盯着他的背影,内心却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看着桌上的银行卡,一些话被卡在喉咙里来回徘徊。
  洪国栋离开后,李千寻拿出藏在暗处的微型录像机,回放了一遍,沉默了很久,突然快速删掉了所有的画面。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李千寻知道门外站着的人是谁,顿了良久才去开门,黄猛进去后关上门,色迷迷地盯着她的背影说:“刚刚看到洪国栋离开的时候满面春风,看样子你把他伺候得不错呀。”
  李千寻不快地问:“你来干什么?”
  “哟嗬,敢这么跟我说话了?是不是以为自己真找到靠山了?”黄猛走近她,嗅着她的头发,她感觉背上凉飕飕的,“我让你做的事怎么样啊?”
  李千寻说:“我刚才一不小心按错了按钮,什么都没录下来。”
  “什么,你他妈耍我?”黄猛大怒,拿起录像机一看,里面果然什么都没有,顿时恶狠狠地骂道,“臭婊子,活得不耐烦了吧,老子弄死你!”
  “我没……”李千寻话未说完已经被黄猛压在了床上,黄猛强奸了她,起身后满足地说:“你给我听好了,你收了我的钱,就得给我把事情办好,别以为洪国栋会成为你永久的靠山,实话告诉你,他马上就要到号子里过后半生了,如果你敢不听我的话,小心成为洪国栋的陪葬品。”
  李千寻趴在床上,眼里噙满了泪光。
  陈逸飞没想到洪国栋会亲自前来拜访,而且在没有提前预约的情况下,心里忖度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立即感觉来者不善,忙亲自把茶水递到他面前,笑盈盈地说:“洪主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怎么也没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做好接待工作啊。”
  洪国栋干笑道:“没必要这么麻烦,我又不是市领导,一个小小的市委接待办主任而已。”
  陈逸飞从这话里果然听出了别样的意味,笑着接过话道:“洪主任这话让我汗颜啊。”
  “好了,我很忙,没空跟你拉家常,咱们开门见山吧。”洪国栋趾高气扬地说,陈逸飞装傻道:“行,有什么事用得着我的您尽管开口。”
  “我敢吗?”洪国栋不客气的吆喝起来,陈逸飞忙陪笑:“洪主任,您这话是……”
  洪国栋摆了摆手道:“陈逸飞,你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些年,不管白的黑的,见的光的,见不得光的,我帮了你多少,你该不会忘了吧?”
  陈逸飞顿了顿,讪笑道:“洪主任对我的照顾,我哪敢忘记?”
  “但我看你并没有记在心上。”洪国栋翻着白眼,陈逸飞没吱声,等待下文。
  洪国栋叹息了一声,继续说:“我知道,你借了我五百万,并不是我不想还钱,实在是我拿着那笔钱跟人合伙做生意亏了,你说我现在能拿什么还给你?”
  陈逸飞顿了顿,笑着说:“洪主任,我想您是误会什么了吧?”
  “误会?”洪国栋冷笑道,“我也希望自己误会了什么,不过我告诉你,这些年在我的帮助下,你应该赚了好几个五百万吧,你给了我五百万,只不过拔了你一根汗毛而已,何必要弄得鱼死网破?”
  陈逸飞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嘴上却说:“我就知道您误会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洪国栋起身说:“不管是不是误会,只要陈总你心里亮堂就行。”
  陈逸飞把他送走后,一拳狠狠地砸在桌上,怒骂道:“真他妈无耻,既然你不忍就别怪我不义。”
  没过几天工夫,洪国栋就对李千寻百依百顺,除了李千寻青春靓丽,更因为她透露了自己接近他的初衷。她此时正在他的另一套房子里晒太阳,听见他开门的声音,立即起身迎了过去,搂着他撒娇:“想死我了!”
  洪国栋跟她说了自己去见陈逸飞的事,她愧疚地说:“都怪我,我该早点告诉你的,差点就害了你。”
  “你不用愧疚,应该说感谢的人是我,不过现在没事了,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洪国栋信心十足,却不知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言鼎把一叠照片放在童敏敏面前,喝了口水,喘了口气才说:“洪国栋真是只老狐狸,他把夜总会的那个女人藏在了另一套房屋。”
  “金屋藏娇?”童敏敏看着照片说,“不错,有了这些证据,足够有他好受的了。”
  “洪国栋还去过陈逸飞的公司,但是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谈话内容。”言鼎又说,“我早说弄一监听器,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以后可不许跟我提这事。”童敏敏指责道,言鼎不快的撇嘴道:“如此一来,要抓黄猛就难了!”
  “难什么难,像黄猛这样的老狐狸,早晚会露出尾巴,等着瞧吧,我估计不出三天他就会又开始折腾。”童敏敏这话倒是说对了,第二天果然就传来了消息,李千寻失踪了。
  言鼎见童敏敏满脸愁容,憋了很久才问:“怎么了童警官,你是在为李千寻的失踪感到难过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