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猎金师 > 第十九章-2

第十九章-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最安全的地方。”言鼎哑然失笑,吴昌明无奈地说:“你们进来吧,我们好好谈谈。”
  吴玉山表情怪异地站在一边,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吴昌明关上门,然后说:“我会把钱全部给你,但有条件。”
  言鼎道:“我们各为其主,只做份内的事,其他的事我们一概不管。”
  “好,你得保证姓曹的不会把我供出去,还有,不许牵扯到我堂哥,还有我的家人。”
  言鼎对于吴昌明提出的这些条件付之一笑,道:“我不是执法者,也没有兴趣多管闲事。”
  第一个案子虽然花费了巨大的精力,但总算是凯旋而归,结果完美,四人异常兴奋,海吃了一顿,击掌庆贺。
  不过谁也没想到,吴玉山栽了,公安局对吴昌明发了通缉令。
  “怎么会这样?我可没出卖吴玉山和吴昌明,我答应过他们只要钱,其他的事跟我没半点关系。”言鼎找到曹磊,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曹磊没隐瞒,坦白地说:“吴昌明是我爸举报的,吴玉山是那个派出所所长给卖了。”
  言鼎缓缓地说:“我就猜到是这样。”
  “这是他们罪有应得,只可惜让吴昌明给跑了。”
  “我曾答应过吴昌明,现在公安局通缉他,他肯定会以为是我出卖了他。”
  曹磊无奈地说:“我把你的话转告给了我爸,我爸当时也答应不会举报吴昌明,但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很清楚。”
  言鼎叹息道:“算了,不说这个了,最近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活一天算一天。”
  言鼎笑道:“有这么悲观吗?”
  “我爸自首了,估计会在里面呆几年,公司没人管,爸想要我辞职去打理公司的事。”曹磊说这话的时候明显透露出不情愿,言鼎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再看看吧,不过确实很难做决断,你认为我是个会做生意的人吗?”曹磊苦笑道,“我爸对我的期望值太高,他还说,坐牢这件事对他来说也许不是坏事,至少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去继续他的事业,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怎么办。”
  言鼎能理解做父亲的这种心情,深有感触地说:“做父母的,都希望子女能按照自己给他们计划的人生前进,其实做生意也不错啊,自己当老板,既清闲又有钱,还不会有危险,不比做公安差。”
  “你这算是在安慰我吗?”曹磊反问,“说实话,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喜欢现在的工作,感觉比做警察好。”
  言鼎笑道:“怎么说呢?各有各的好处,但我们是活在这个社会上的人,有些事情注定了就注定了,没法选择的,也许这就是冥冥中的安排吧。”
  “太深奥了,听不懂。”
  “好,那我说一些你听的懂的,这段时间又找了几个女朋友?”
  曹磊坏笑道:“几个?你也太小瞧我了,你应该问我这段换了多少个女朋友。”
  “对,我表达有误,你是情圣嘛,当你继承了你爸的事业,自己当了老板,还会有一个加强连的女孩在后面追着你不放。”言鼎打趣道,“到了那时候,你会更烦的。”
  “我现在就已经够烦了!”曹磊说完这话,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之前在迪吧跟你很好的那个女孩呢,最近有没有联系?”
  “当然有,我们现在在一起工作。”
  “她也去了你们公司?太厉害了,我太佩服你了,跟你相比,我太弱了,看来以后得跟你多多学习。”
  “你又错了,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她有男朋友的。”
  “有男朋友又怎么了,你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言鼎拍了他一巴掌,又说到了正事:“我觉得那个吴昌明不会善罢甘休。”
  “我猜到了,就怕他不敢来。”曹磊轻蔑地说,“我早晚得把他送进去。”
  阿兰想把好消息跟自己心爱的人分享,于是打算趁着探监的机会介绍何文东自己的新工作,还有刚刚完成的案子。她本来以为何文东听到这些会很高兴,却没想到他一见她就愣愣地问:“你来干什么,我不想见你。”
  阿兰很疑惑,上次两人还聊得好好的,她让他好好改造,自己会等他出来,他嘴上也答应得好好的,这是又怎么了?
  “文东,发生了什么事吗?”她小心翼翼地问,他没好气地说:“没什么,我很好,就是不想再见你,你以后也不用来看我了,也不用再等我,我们是没有结果的,就算我出来,也不会再跟你在一起。”
  “为什么,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对我?”阿兰很伤心,但强忍住泪水,何文东冷冷地说:“你一定要我说出来才高兴?那好,我就告诉你,你不是在迪吧里当陪酒女吗?你有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
  阿兰一下子就懵了,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彻底无语。
  “算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说,虽然我是个没有前途的罪犯,现在还在坐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来,但我也是个男人,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你不是喜欢钱吗?回去吧,如果遇到有钱人,那就赶紧嫁了。”何文东说完这些便转身离开了,留下阿兰呆呆地坐在那儿,一脸茫然,刚一转身,泪水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王辉今晚请公司的人和一众朋友去酒吧娱乐,大家玩得很疯,除了阿兰,她始终独自坐在角落,一声不吭地喝闷酒。
  “怎么了阿兰小姐,谁又惹你不高兴了?”言鼎端着酒杯走过去,阿兰眼皮低垂,缓缓地摇了摇头,他举起酒杯说:“别这样,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喝了这杯酒就全忘了。”
  阿兰喝了酒,但仍然高兴不起来。
  言鼎干脆陪着她坐下,道:“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说出来,我替你分担一些。”
  “没什么,你过去玩吧!”
  言鼎却一语中的:“是不是和文东有关?”
  她没吱声,他又说:“你去看他了吧,怎么样,他过得还好吗?”
  阿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一张白纸。
  “你们之间出了问题?”他又问,她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少喝点,喝多伤身。”言鼎想拦住她,却被她推开,干脆抓起酒瓶,咕噜咕噜灌了几大口,然后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别喝了,我送你回去。”言鼎夺下酒瓶,阿兰却固执地说:“我不回去,我还要喝,你少管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