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说案谈情 > 第一百零七章 大结局

第一百零七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t市近日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同上流社会来说算是大事,同平民百姓来说,顶多算是一件闲下来的时候,可以磕瓜子的事情。
  
  李氏集团的新任总裁被捕,除非法集资外,更是利用职务之便,做了许多了触犯律法的事情,受牵连之人高达数百人,一时之间,人人自危,但凡与李氏集团有关的事情,避之不及。
  
  股市成直线式疯降,几乎在一夜之间,李氏直接破产,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第二日一大早,便有人跑到警局,偷偷摸摸的将李氏集团的罪证交了出来。
  
  而那个人,正是夏曼之前的同事,孙小如。
  
  “我知道了。”夏曼挂断电话,手指逐渐捏紧。又是一年秋季,窗外的那棵老树掉光了树叶,光秃秃的,莫名的伤感。
  
  夏曼叹了一口气。
  
  之前的电话便是孙小如打过来的,电话里,丝毫不掩饰她那报复后痛快的语气,后来她说了很多很多,夏曼都是静静的听着她说。
  
  她知道,自打自己离开公司之后,孙小如的日子并不好过,一直呆在那里,也不过是为了能够看到李氏集团倒闭的下场。
  
  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孙小如兴奋的说。
  
  夏曼叹了一口气。
  
  的确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的快。
  
  手机很快又响了起来,夏曼低头一看,是杜昀若。自打上次委婉的拒绝之后,杜昀若消失了好一阵子。
  
  夏曼心中惆怅,这会儿想也没想便接了电话。
  
  “朱雪跳了执法车,”不等夏曼开口,杜昀若沉重的声音自话筒那端传来,令夏曼心中一紧,“她将警备人员抓伤,连至多所祸端,目前不知所踪。”
  
  夏曼心中微沉,“朱雪嚣张跋扈惯了,平日里磕到一点地方都会小题大做请私人医生。”
  
  像这样的人,会去哪里呢?
  
  夏曼沉默了一会儿,手机再次震动,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夏曼瞳孔微缩,语气急促,“杜队,有个陌生电话接入,你稍等一会儿。”
  
  电话接通,那边却是传来陌生的声音,有些嘈杂,语气急促,“喂,夏女士吗?你爸爸不见了,好像是被人....啊,你是谁,你...”
  
  一阵嘈杂的电流声传来,电话瞬时挂断,杜昀若道,“马上出警力,你在哪里?”
  
  夏曼正要说的时候,手机却被人拿走,转头便对上萧怀瑾耐人寻味的黑眸,“将时间浪费在等待上面,杜警官还真是心大。”
  
  又来了!
  
  夏曼颇为头疼,萧怀瑾拉住她的手往外走去,在瞧不见的角度里,他唇角上扬,泄出一丝得意,却未曾想,竟未逃过夏曼轻瞥过来的目光。
  
  
  
  ……
  
  
  
  朱雪大概没有想到,这辈子会有坐进警局的一天,然而比起众叛亲离,更令她想不到的,接下来面临的,将是无期徒刑。
  
  那是一种看不到天明的黑暗。
  
  她小的时候就是因为跟着那穷家庭过苦日子过怕了,好不容易傍上李江这个没脑子的男人,好日子竟然就这么到了头。
  
  “我拒绝任何提问,我要见我的律师!”铁窗前,朱雪形色苍白,神情恍惚憔悴不已,直勾勾的盯着铁窗前穿着制服的警员,“我要见律师!”
  
  两名警员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倒了杯水递到她的面前,随后会相继走了出去,全程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喂,喂,你们去哪里,”朱雪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了铁窗栏杆,声音渐高变了调,“我说我要见我的律师,你们没有听见吗!?”
  
  任由她如何拍打,那紧闭的大门依旧没有开启的迹象。
  
  而在另一个满是显示屏的室内,夏曼和萧怀瑾将朱雪狼狈且歇斯底里的模样,尽收眼底。
  
  夏曼目光平静,偶有那么瞬间,眉头轻微的蹙了蹙。
  
  说不清此刻的感觉是什么。
  
  萧怀瑾将她拥在怀里,这个男人的怀抱的确很温暖,强大,安全感爆棚。直至现在这个时刻,朱雪到底怎么走到这一步,她依旧不知道。
  
  夏曼抬起头,撞进萧怀瑾温柔的目光里,她唇角微微一挑,心里的那些疑问好似在这一瞬间都消失了。
  
  她虽然好奇过程是什么样的,但不必在于这一时去问个彻底,她相信,未来,还有大把的时间,由萧怀瑾自己慢慢的告诉她。
  
  “呃,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张启阳搔了搔自己的脑袋,不经意接触到萧怀瑾冷漠的目光时抖了一下,硬着头皮道,“小曼姐,那个,杜上司有通电话找你。”
  
  萧怀瑾脸色一沉,“杜昀若。”
  
  “或许是学长有什么事,”夏曼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手,挑起一抹温和的笑来,认真的盯着萧怀瑾的双眼,“这里是只会办公的地方。”
  
  萧怀瑾脸上的神色稍缓,故又强作强势,僵硬着嗓音道,“既然是办公的地方,上司就是上司,把你在学校里的那些坏习惯都收起来!”
  
  学长学长的,他听的怎么就这么的不顺耳呢?
  
  “知道了,”夏曼低笑一声,趁着张启阳东张西望,掂起脚尖,附在萧怀瑾的耳边道,“我的老公大人!”
  
  萧怀瑾心中一紧,只觉一股子麻意自脚底窜上了头顶,像是喝了沉醉已久的红酒,后劲还真有那么点儿上头。
  
  心里痒痒的,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却是已经跑远了。
  
  “哼,”萧怀瑾整了整衣领,咬牙低哼,“看我回去的时候怎么收拾你!”
  
  
  
  ……
  
  
  
  “喂,”夏曼接过电话,调整了一下呼吸,“杜队,你找我?”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儿,传来了杜昀若微缓而低沉的嗓音,“夏曼,有两件事情,要跟你确认一下,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夏曼心头一紧,“是。”
  
  “城东一条河里,发现两具尸体,经过确认,”杜昀若顿了一会儿,继续道,“是李子涵和季然。”
  
  “季…”夏曼手里的电话差点没有拿住,脑子里莫名的就浮现了那张在经常在青春里出现的脸,“季然?”
  
  “是。”杜昀若的声音也略带沉重,“现场还发现了他的一封遗书。我们....并没有打开,那上面的收件人,是你。”
  
  在东窗事发之后,李子涵企图携款私逃,这件事情不知怎么的就被季然给知道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子涵就上了季然的车,随后,就发生了这个惨剧。
  
  电话挂断之后,杜昀若吸了一口烟,他的目光掠过远处盖着两块白布的尸体,视线落到了其中一具尸体身上。
  
  那是季然的尸体。
  
  发现他们的时候,李子涵的表情是狰狞的,脖子上有清晰的掐痕,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左脚踝脱臼,显然在生前的时候拼命的挣扎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