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死士 > 第一章 消失的兵马俑

第一章 消失的兵马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咸阳城,薛廷尉府。
  
      一轮新月向大地洒着淡淡的银辉,树影婆娑,微风渐起。
  
      当乌云忽的遮住了高空悬挂的明月时,四周忽的暗了下来,一道黑影如鬼魅般从高高围墙之上落下,轻轻一跃,无声无息的融入了一株梨树树干中。
  
      黑影微微仰头看了看夜空,从地上拾起一根枯树枝,手中匕刃舞动,树枝消失,摇身变成了一根细细的木签,木签的顶端尖锐无比,化为凶器。
  
      匕身太光亮,易反光,会曝露位置。
  
      就在银月钻出乌云的刹那,黑影忽然动了,落脚无声的往前窜动着。
  
      “嚓嚓——”
  
      一名体型魁梧,身着厚重铠甲,手握着腰间铜剑剑柄的家将,从内院走出,神色有些急切,脚下步伐很快。
  
      刹那间,家将身后拖着的影子,恍然间似乎变成了两个!
  
      “噗——”的一声轻响,一根细木签自下而上穿入了家将的喉部,同时,一只手捂住了他长大的嘴,将他脸上的惊恐和来不及喊出来的惊叫,全部堵了回去。
  
      一个少年静静的站在家将的身后,稳稳地扶住了其身前那即将倒下的庞大身躯,少年有着清秀和白皙的脸庞,但他的神色,却极为冰冷。
  
      这是一种麻木的冰冷,仿佛他这时仅仅是在杀一只鸡,而不是收割着鲜活的人命。
  
      少年缓缓将家将的尸体拖入树林中,扭头看了看漆黑寂静的内院,并抽出了家将喉下那根已经被鲜血浸得殷红的细木签。
  
      这根细细的木签,在别人的眼中或许只是用来斗蛐蛐或是扎棉花糖,但是在少年的手中,却是杀人的利器。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武器绝对不仅仅是利刃,往往一根木签、竹签,一条布腰带,一根藤,乃至一枚普通的石子,都是可以随时化为杀人的利器。
  
      这便是暗箭营,一个永远处于阴影中的组织,也是始皇帝嬴政手中最为隐秘也同样是最为强大的力量。
  
      少年缓缓在黑暗中行走,他两只手掌上沾满了血迹,他从未想过去擦干净,又一次看了看内院,口中轻轻吐出一个数字:“十六”
  
      十六条人命!
  
      当少年正准备走向内院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黑暗中伸出。
  
      “够了,离月,接下来就交给我们把。”
  
      被叫做离月的少年抬起头,空洞而死寂的目光望向手的主人。
  
      这是一个有些削瘦的中年男人,有着一张如石刻般轮廓分明的脸庞,他眼中永远有一种离月琢磨不透的东西,他叫萧石,暗箭营的头领,也是教会离月如何杀人的师傅,一个算是他半个父亲的男人。
  
      离月停住了脚步,他低下了头,死寂的目光中流露出点点的生气,不再那么像一具行尸走肉。
  
      一直以来,离月想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为什么在萧石的眼中,自己总是会看到一丝不一样的情绪,这情绪根本不应该是暗箭营的统领所能够拥有的。
  
      在萧石的口中,总是冒出一些从来没有听过的词汇,甚至还有很多离月无法去理解的爱好。
  
      例如,萧石喜欢将一种植物晒干,再切碎,然后裹上一层比布还薄还轻的东西,将其点燃,放在嘴里吸,然后吐出一种十分辛辣刺鼻的烟雾。
  
      这时,一道尖锐的响声传来,这是撤离的暗号。
  
      离月抬起头,眼中思索的神情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依旧是那片死寂。
  
      秋天逝去,迎来了寒冬。
  
      在咸阳奢华而恢弘皇宫的地底,有着一个庞大而错综复杂的地下密室,这里总是寂静无声,总是黑暗。
  
      离月和往常一样,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石床上,靠着墙,盯着面前摆放着的一个竹笼子。
  
      竹笼中有两只蟋蟀正不断地跳动争斗,虽然周围相当的昏暗,但这并不会影响到离月的双眼,他能很清楚的看见一切。
  
      之所以拥有这样的异于常人的视觉,除了常年生活在地底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暗箭营中的每一个人,都修炼了一种萧石教的名叫军体拳的功法。
  
      这套功法,能够让人五感更敏锐,并且增加力量和身体的柔韧程度。
  
      也因为有这套功法,暗箭营更加地适应黑暗,除了执行任务,其他时间,所有人的生活都应该处于黑暗中,这就是他们的归属之地。
  
      突然,黑暗中一点火光亮了起来,离月猛地抬起了头。
  
      任务来了。
  
      来的人,是一个始皇帝身旁的侍卫,也是最为衷心于始皇帝的侍卫,他的到来,惊醒了无数在黑暗中休息的死士们,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要是平常,暗箭营的士卒们绝对会非常期待地望着侍卫,因为任务是他们唯一能够离开这片黑暗的机会,甚至会对一些被挑选潜伏任务的死士投以嫉妒和兴奋的目光,但是接下来的一则诏书,却在黑暗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陪葬,这是陪葬的诏书!
  
      始皇帝希望暗箭营的各位能够修炼一种怪异的秘术,这种功法能够让人变成兵俑!
  
      哪怕是暗箭营中最为沉稳的士卒,都不禁惊叫出声。
  
      唯有两个人没有说话,一个是离月,一个则是萧石,唯一不同的是,离月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解脱,而萧石的眼中尽是怒火!
  
      侍卫宣读完诏书,将周围众人的目光都看在了眼中,只是神秘的一笑就离开了。
  
      离月平静地望着四周,当黑暗再次来临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一丝怅然:陛下对自己的恩情,这样应该能够还清了吧。
  
      接下来几天,就在离月静静等待着功法到来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暗箭营的一部分人正在逐渐消失,或许是因为他们心升背叛之意而被始皇帝除去,或许是因为最早一批修行功法的原因。
  
      当一名侍卫敲开离月的房门的时候,他的目光中只有冷漠。但是等待到的并不是修炼功法的竹简,而是一个命令——杀死背叛者萧石!
  
      离月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惊呆了,萧石在他的眼中基本上算是半个父亲,更是暗箭营的首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接到杀死他的任务。
  
      可惜,这是任务,哪怕离月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他也必须去做。
  
      当离月找到萧石的时候,却发现对方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他可以感受到,萧石趋近混浊的目光在自己进入的一瞬间,就已经锁定在了自己的身上。
  
      “是来杀我的么?”
  
      “是,这是任务。”要是往常,离月根本不会回答,但是现在,他却迟迟没有动手。是因为面前仿佛亲人一般对自己关怀的首领无法下手,还是因为自己对始皇帝诏书的质疑,又或许是两者都有?
  
      萧石仿佛感觉到了离月的筹措,自嘲地笑了笑:“别疑惑了,知道秘密的人是活不长久的,我没有看错人,离月,你是一个重恩情的人,和其他士卒不同,你拥有他们没有的感情。”
  
      “感情?”离月皱眉。
  
      萧石微微一笑:“是的,亲情、友情,或是爱情,这些东西,是很多暗箭营的人所没有的,而这些感情,都是一个人必须有的。”
  
      离月静静地听着,他心里隐约猜到萧石这是在交代遗言。
  
      不知不觉,离月突然感觉心口一阵疼痛。
  
      “或许,我是一个最失败的穿越者吧。”看到离月的表情,萧石露出了一丝释然地微笑。
  
      “穿越?”又是一个新奇的词汇,离月根本无法理解,但是他清楚萧石的身上总是充满了一个又一个谜团,而这一刻,这些谜团正在缓缓揭开。
  
      一样又一样新奇的事物从萧石的口中说出,比如萧石就是从另一个时代来到现在,而他那个时代有能够和鸟一样飞行的铁怪物,有比弩箭还要厉害的叫做枪的远程武器,有金发丰乳的美丽女郎,有比咸阳城还宏伟的由高楼大厦组成的城市群。
  
      一听,就是一夜。
  
      随着萧石的声音渐渐低沉,他的生命也在逐渐地流逝,直到最后一刻,萧石突然握紧了离月拿着匕首的手,在离月根本没有回过神来时,已经拉着那把匕首狠狠地插入自己的胸口。
  
      “离月,逃吧,如果你能逃走,就去寻找自由吧,你会发现,自由……才是这世界上……最为珍贵的东西……”
  
      萧石说完这话,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离月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鲜血顺着他的双手流下,这是萧石的鲜血,他发现,萧石的嘴角,带着一丝解脱的笑容,但是他却无法解脱,呆滞的脸上,一滴泪水滑落,滴在他的手上,混杂在了鲜血中。
  
      离月并没有听萧石的话选择逃走,而是回到了那片黑暗中。
  
      最终,离月成为了能够殉葬的十八人中的一员。
  
      在接受来人传授的功法之后,离月只感觉一股乳白色的能量在体内丹田处生成,随着这股能量在筋脉中不断的运转,他的身体慢慢失去了控制。
  
      当离月低下头,发现他的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石化……
  
      在失去知觉的前一刻,他只听到了前来传授功法之人口中道出一句越来越模糊的话。
  
      “当始皇陛下获得永生之时,你们便会成为始皇手下最为衷心的十八护卫,辅佐陛下再战天下!”
  
      不过,秦始皇还是死了,死在了胡亥、赵高、李斯的手中,他究竟有没有获得了长生不老药,这是一个永远的秘密,而原本陪葬的十八尊兵俑,也被当成了普通兵俑埋入了秦始皇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