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美女的贴身杀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零九-曼白

第二百三十一章 零九-曼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少废话!生死局!你敢不敢接受!”豪贝者怒拍桌子,叫嚣唐凡道。
  
      “那行,事不过三,你若再输,我可就没有心思陪你玩了。”唐凡淡淡一笑,若是对方再出尔反尔,他可就要直接动手了。
  
      说完,那豪贝者的眼中满是愤怒的神情,他疯狂地凌乱地摇晃着身子,两手挥向门外,“生死局的现场只能留下两人!闲杂人等!都给我滚!”
  
      众人见状,纷纷惊慌地逃离此地,就连大三元的内部人员也是一一离去。
  
      直到房间内只剩下唐凡跟豪贝者二人。
  
      “你给我听着,天下赌局!唯有赌命!胜者为魔!你若是输了,就得在我面前自尽!”豪贝者狠狠地看向唐凡道。
  
      “废话不多说,开始吧。”唐凡简单地回了一句。
  
      “好!你看这桌面上的卡牌,我想你对此应该是有所了解的。2是最小的牌,最大的是大王,其次便是小王。”豪贝者此时的语气有些冷静了下来。
  
      唐凡一听,和扑克牌差不多,于是便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从桌面上的牌中任意翻开一张,谁的牌大,谁就赢?”
  
      “没错!”豪贝者嘿嘿一笑,随即从身旁翻开一张卡牌,道:“我先来,这是一张小王,接下来到你了。”
  
      闻言,唐凡看了过去,确实是一张小王,按照规则来讲,能够压过小王的牌,只有大王!
  
      但是唐凡根本就不会什么千术,只是卖弄了一些小把戏而已,此时的他更是感到有些棘手。
  
      “怎么了?你还在犹豫着什么?”一分钟过去了,豪贝者感到有些不满地看着唐凡。
  
      “……”闻言,原本唐凡感到十分的棘手,他那紧皱的眉头顿时就松了一下。
  
      一句诗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唐门绝世叹千秋,楚歌绝唱铭万愁。
  
      唐凡曾经是月冕杀手小队之中的队长零一,他想起了零二,说起来零二也是个有趣的人。
  
      零二叫做楚凡,他的名字和唐凡的名字有点相似,而楚凡的能力是善于挖掘敌人心中的恐惧。
  
      这种本事,虽然说唐凡并不是很擅长,但若是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的情况下,那么唐凡还是可以勉强套用的。
  
      “我犹豫?那么我问你,你在焦虑着什么?”唐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似乎是发现了豪贝者心中的弱点和恐惧。
  
      “我?我有焦虑吗?我没有焦虑!我一点儿也不焦虑!”豪贝者一听,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神色变得有些极不自然,两手撑在桌前,死死地盯着唐凡。
  
      “你焦虑了,你在害怕。”唐凡的嘴角微微上扬,但很快便是转变为了一道苦涩的笑容,或许是想起了楚凡的事情,曾经的好兄弟,好队友!却因为摆脱不了代号诗的命运而死在了东方大陆的境外。
  
      但是现在,豪贝者没有开口说话,而一直等着唐凡,等唐凡开口。
  
      但是这么一等,就是五分钟过去了。
  
      “你翻牌子啊!你翻不翻!你不翻!你就输了!”豪贝者的额头冒出了一滴滴的汗珠,有些歇斯底里地看向唐凡,随即愤怒地大吼道。
  
      此时,唐凡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来淡定地看向豪贝者,“你看看你自己,满口的大黄牙,醒目突出的颧骨,你满头的汗水,你还说你没有焦虑?”
  
      “我没有焦虑!你到底翻不翻!你再不翻!你就是认输了!”闻言,豪贝者像是没有听到唐凡的话一样,但事实上,唐凡的话使得他变得更加焦虑。
  
      “……”唐凡淡淡一笑,随即从桌面上挑了一张卡牌,按着卡牌的背面并移到了桌面中心,“这张牌,我选它。”
  
      “那你还不快把牌翻开!”豪贝者看着唐凡指尖摁住的那张卡牌,急切地对着唐凡说道。
  
      “不着急,你先来猜猜看,我这张牌会不会比你的大呢?”唐凡的语气很是低沉地看向豪贝者。
  
      “哼!我这张可是小王!这牌里面,还能有什么牌比我的更大!”豪贝者自信满满地将那张卡牌拍在了桌面,随即看向唐凡叫嚣道。
  
      听得这话,唐凡也大概猜到了,这副牌里面,没有大王!但是现在的豪贝者,似乎在精神状态上很是不妙,不过却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突破口。
  
      “比小王更大的牌,难道不就是大王了么?”说着,唐凡轻轻地敲了敲他的那张牌,“你觉得,我这张牌不是大王么?”
  
      “这……这不可能!”豪贝者顿时一慌,从西装袋子里掏出一根装有白砂糖的管子,随即身子一颤一颤地吸了起来,模样自是疯狂至极!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说罢,唐凡淡淡的笑容立即收敛,冷冷地看向对方,“你焦虑!是因为你害怕!你害怕输!害怕失败,害怕一无所有!”
  
      “我……我没有,我不……”豪贝者那吸食白砂糖的动作顿时一抽,随后颤抖不已的身子也受不了控制地趴在了桌面上,两眼恍惚不已地看向唐凡。
  
      “……”对此,唐凡没想到这也可以,像这种把戏,他之前对袁震天也是使用过的,不过人家心理素质过硬,但是这个豪贝者可就差了几个档次。
  
      或许是因为对方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缘故吧,毕竟中心的人和人界的人存在着体质方面的差异,而中心的人对白糖有着极度依赖的需求。
  
      但是,中心的人一旦过度使用白砂糖,结果不仅仅是导致牙口全蛀,上瘾也是必然的事情!
  
      “别再挣扎了,你已经输了,你失败了,但你还有一条命,也算不上一无所有。”说着,唐凡走到豪贝者的身边,拿起了装有冥钞的黑色箱子。
  
      “我……我输了?”豪贝者很不敢相信,但他还是问了一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唐凡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要记住自己的名字,然后复仇?那么这样的话,就不能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姓名了,“我的名字,叫做曼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