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惠城老区的夜店数不胜数,生意最为火爆的只有两间,一个是兰桂坊,一个是夜来香。
  
      不过老保只喜欢来夜来香,因为这里的老板邹油子不但是个本地人,而且还是个十分会做人的老油子。
  
      旦凡老保来光顾,必定是最好的包厢,最新鲜火辣的小姐,最一流的服务,买单的时候却只是象征性的收一点房费。酒水,小费一类的通通全免。除此之外,每个月邹油子还会按时按量的交纳保护费,把他当成大爷一样毕恭毕敬的供着。
  
      当然,另一边的兰桂坊也不是说不交钱,兰桂坊的老板虽然是个台湾佬,这点规矩还是懂的,想要踏踏实实安安生生的在这里做生意,就必须交纳这个钱。
  
      不过除了这个钱之外,他对老保就没有那么好招呼了,老保去兰桂坊玩,不但没有最好的包厢,也没有最好的小姐,更没有免费的酒水,最多最多也就是一个八折优惠罢了。
  
      时至今日,老保也不是说连这点出来玩的钱都拿不出来,对他而言,钱不是问题,态度才是问题。
  
      人家夜来香的邹油子把他当成大爷一样供着,好吃好喝好玩的伺候得无比周到,和他一比,你兰桂坊的台湾佬就把他当成了看门狗一般。
  
      你说这样,老保心里能爽吗?
  
      所以,很多时候,老保都不喜欢去兰桂坊,而且还时不时的要找几人去搅搅局,砸砸场子。
  
      夜来香虽然对老保百依百顺,但也有让老保不爽的地方,那就是这场子里的小姐只陪酒不出台的。
  
      说得好听,这叫卖艺不卖身,可是按老保的话来说,这却是既要当****又要竖牌坊。既然都出来卖了,干嘛又要摭摭掩掩的,卖一半留一半呢?但邹油子一样要这么有个性,也没人有他的办法。
  
      不过还别说,有些人偏偏就好这一口,什么都卖的夜店多的是,可别人不稀罕,他们就是喜欢来这个夜来香,就是喜欢这些个买艺不卖身的小妞,例如老保,就是其中一个。
  
      今夜,老保又来了光顾了,开了一个贵宾大包间。
  
      此刻,酒已经喝了不少,老保和兄弟们的脸上都已经带着微熏的酒意!
  
      包间里的气氛很好,大家看起来都玩得很哈p。
  
      一名小姐站在点唱机前,s首弄姿的唱着“我爱洗澡!”
  
      下面七八名小弟身边各坐着一名小姐,喝五吆六的猜拳声,劝酒声,色蛊摇晃声,响个不停。
  
      老保的身旁自然也坐了有小姐,不是一个,是两个,而且比别的小姐长得更加水灵鲜嫩。
  
      老保左右开弓,一手搂着一个,臭哄哄的大嘴不停的落到左侧那位的脸上,颈脖上,半露的胸前,另一只手却抚摸着另一旁小姐的大腿,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不过,这两小姐看起来虽然很柔顺很乖巧,其实都不算太合作。
  
      左边这位,始终不让老保的嘴落到她的唇上,另一个侧和老保的那只大手周旋着,始终不让他往裙子里钻。
  
      一般的情况下,老保也不会硬来的,因为邹油子识相,老保也不想让他太过难堪,再另外嘛,那就是老保一向都以风流不下流自居,喜欢你情我愿的鱼水之欢,不喜欢玩霸王硬上弓这类的粗活。
  
      不过今天,老保的情绪不高,因为陈凌和白姨在排牛街的举动让他十分难堪和狼狈,他正想着法子怎么虐着华怡来玩呢,偏偏这两个小妞还不识相。
  
      “啪!”的一声响,老保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扇到怀中那女人的脸上,“mb的,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
  
      这小姐被打得委屈极了,泫然欲涕。
  
      坐在旁边的两个小弟立即站了起来,扑上来就要揍这小姐。
  
      小姐连哭都顾不上了,吓得哇哇直叫。
  
      这一闹起来,包房经理立即进来了,满脸堆笑的道:“保爷,保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老保一脸怒意的指着那个的小姐,“mb的,她是镶金了还是带银了,让老子亲一下都不行了?”
  
      包房经理立即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赶紧的道:“保爷,保爷,您别生气,她是新来的,不懂事,我立即给您再找一个来,保证保爷您满意行吗?”
  
      老保怒道:“换什么换,老子今晚还就得让她陪着,就得和她打啵。”
  
      包房经理脸上若有难色,这些小妹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更何况就算卖艺兼卖身,上面的这张嘴也比下面那张要矜贵很多的。
  
      然而面前的这位爷却着实是得罪不得的,所以赶紧的赔着笑给他倒了杯酒,敬过之后才道:“保爷,您消消气,这小妹呢,确实是头一天上班,还不太懂事,有得罪的地方,我替她向您陪罪,这样,您先坐着,我领她出去好好教育教育,一会儿就让她回来好好的陪都会您,你看行吗?”
  
      老保心中虽然还有怒意,但这经理会来事,加上他也不是真想在自己的地盘上闹事,这样传出去也会让人笑话,所以就挥挥手,重新坐了下来。
  
      包房经理赶紧的领着这小姐退出了包房。
  
      在经理办公室里,包房经理对这名小姐好一通训,正说服教育中呢,外面进来一人,在他耳边低语一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