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一千一十四章

第一千一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难言之隐
  
      陈凌去上班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
  
      阳光在街边的落地玻璃窗折s下,犹如细碎的银子洒在地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杜蕾歆见陈凌的脸上时不时的浮起笑意,不由就问:“老师,你今天看起来好像心情不错呢!”
  
      什么好像,简直就是!
  
      陈凌笑着点头,今天的心情确实不错,这除了因为一会儿就去门诊坐诊,再不用呆在普外科里看别人冷眼外,还因为金锁的樱桃小嘴明显比上次进步很多了,让他身心愉悦,********。
  
      不过这种快乐是不足外人道的,所以他也只能自己偷着乐。
  
      杜蕾歆虽然不知道老师乐什么,但是他开心,她也开心,自从离开急外五科后,她很久都没有看到老师真正的笑了。
  
      到了普外科门诊,刚踏入走廊,远远的就看见诊室门外的长椅里面挤满了人。
  
      这还没到上班时间呢,就已这么多病人排队候诊了,陈凌那个心花怒放,自己终于可以一展所长了啊!
  
      “蕾歆,蕾歆,你看到没?”陈凌拽住杜蕾歆问。
  
      “老师,看什么呀?”杜蕾歆的手被陈凌握住后有那么点脸红,心也有怦怦的乱跳,强作镇定的问道。
  
      “你看不到吗?那么多病人,咱们再不用无所事事,再不用坐冷板凳了!”陈凌情绪有些激动的道。
  
      被陈凌这一提醒,杜蕾歆也醒悟过来,兴奋的弹了个响指道:“对啊,咱们以后再也不用愁没事可干了!”
  
      “我看未必!”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在后面想起,犹如兜头泼下的冷水。
  
      两人愕然回头,却发现是刘诗雅站在那儿。
  
      杜蕾歆不解的问,“诗雅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刘诗雅高兴莫测的道:“有些事,你只能猜中开始,根本猜不到结局的!”
  
      陈凌微寒,单纯的刘诗雅也开始装深沉了呢!
  
      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事实却印证了刘诗雅的话。
  
      有时候,你看着开始很美好,可是结局往往都是不尽人意的。
  
      普外科门诊的走廊上虽然满着满满实实的病号,可人家通通挂的都是专家门诊,根本就无人光顾只是小小住院医的(4)诊室!
  
      看着别的诊室门庭若市,热闹非凡,自己的诊室却冷冷清清的连个鬼影都不见,陈凌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
  
      一个早上,陈凌仅仅看了一个病号,而且这个病号还是误打误撞进来的。
  
      首先,这个病号并不知道自己的病该去看哪个科。
  
      其次,这个病号也不知道自己这外普外科(4)诊室里坐诊的是一个只有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
  
      可以说,这个病号是病号中的菜鸟。
  
      这是一个中年大叔,瞧衣着打扮,多半是个民工。
  
      进来的时候,看见办公桌前坐着一个年轻的医生,后面站着左青龙右白虎似的两个女孩,人都还没进来,脸就先红了,下意识的要退出去。
  
      这么难得才有个病号送上门,陈凌怎能轻易让他溜着,所以刷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以一种r眼根本无法抓摸的速度窜到了门口,在这位中年大叔的身影没有完全消失在门口之前抓住了他。
  
      “大叔,看病吗?进来吧,进来吧!”陈凌几乎是连推带拖加上拽的把民工大叔给弄进了诊室,把他强摁到桌上之后,冲刘诗雅道:“诗雅,还愣着干嘛,客人来了,还不赶紧上茶!”
  
      上茶?刘诗雅惊讶得差点没咬掉舌头,人家不是来坐客的,是来看病的,上什么茶啊!
  
      不过陈凌既然这样吩咐了,她也只好赶紧给民工大叔倒了杯水。
  
      “呃,闺女……不,那个,护士大姐,不用这么客气,俺不渴……”民工大叔受宠若惊,有点语无伦次了。
  
      这个称呼,使得刘诗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叩心自问:我真的有那么老吗?
  
      杜蕾歆却是想笑不敢笑,憋得满脸通红。
  
      陈凌却是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又亲切的问:“大叔,你哪里不舒服?”
  
      民工大叔看了眼陈凌身后的两个女孩,欲言又止。
  
      陈凌敏感的神经这会儿竟然大条起来,完全领悟不到大叔的意思,又催问道:“大叔,你哪里不舒服吗?”
  
      民工大叔神情明显有些扭怩,但经不起陈凌催促,这就其其艾艾,吱吱唔的说了起来。
  
      听了半天,陈凌和刘诗雅及杜蕾歆都明白了,大叔nn的地方出了问题。
  
      这个病,要么看泌n科,要么看皮肤性病专科,反正就是轮不到普外科。
  
      不过陈凌没有让其转诊,更没有请会诊,而是当仁不让的把他领进了里面的检查间,“来,大叔,把裤子脱了我看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