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九百五十八章

第九百五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给面子
  
      楚汉中,龙山区公安局局长,在龙山区可说是个位高权重,威风八面的人物。【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在龙山区,没有人敢忽略这个举足轻重的大局长,也没有几个人敢不卖他的面子。
  
      是的,没有几个,但不是完全没有,池海泽就是少数中的一个。
  
      不过池海泽并不是完全不想给楚汉中这个面子,而是陈凌这个r臭未干的小子实在太狂太嚣张。他竟然扬言要自己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可笑,对池海泽来说,这话实在是太可笑了。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姓陈到底有几斤几两重,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既然打定了主意,他就觉得自己和楚汉中没有照面的必要了,虽然他并不怵这个公安局的局长,但也没有必要正面得罪他。所以他就有了先行离开的打算。
  
      只是,自己这一走,羞辱殴打自己几个妹妹的那个女人肯定会被保释出去,这个派出所的所长也许不会将这个陈凌看在眼里,可是楚汉中的面子,所长是不敢不给的。
  
      今晚这种情形,看来是很难将那个该死的女人弄死弄残了。
  
      权衡轻重得失,池海泽决定离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他并不是君子,就让这几个人得瑟一两天又如何呢?
  
      没多一会儿,池海泽就领着自己的几个妹妹,还有一斑亲戚朋友走得一干二净。
  
      楚汉中来到派出所的时候,这里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不过越是这样,楚汉中的心里反倒越是不安。因为他知道,池海泽的先行离去,并不表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相反的,而是通过这种举动来告诉自己,这件事没完,纵然是自己亲自来出面调解也没用。
  
      在所长的办公室里,楚汉中看到陈凌的时候,心情也很复杂,这小子虽然越混越有出息,可是闹的事情却也是一次比一次大,而这一次,却已经大到无法收拾,实在是让他有点痛心。
  
      “局长!”派出所所长恭敬的唤了一声,然后有些支支吾吾的道:“那个池局已经先走了,我原本,原本是要留住他的,可是……”
  
      “你先离开一下,我和陈医生说几句话!”楚汉中淡淡的挥手道。
  
      “好!”派所如蒙大赦,赶紧的走了出去,不过并不忘顺手关门。
  
      楚汉中在陈凌的身旁坐下,只是很久,却都没有出声。
  
      说实话,这个楚汉中真的越来越不讨陈凌待见,原来的时候,他还认为这个大局长是个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人。只是越相处,他就越发现,这人外强中干,瞻前顾后,做事犹豫,想冲又不敢冲,像个娘们似的优柔寡断。
  
      这种人,是最不讨陈凌喜欢的。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又不跟楚汉中谈恋爱!
  
      今晚发生的事情,陈凌找的并不是楚汉中,而是直接就通知了朱大常,因为什么?就因为楚汉中不够魄力,不够决断。而他弟弟楚汉良却恰恰和他相反,果断,犀利,只是他的权力有限,不够能力解决这件事情。楚汉中的能力倒是够的,只是他的处理办法很可能不合陈凌的心意,所以就找了朱大常,可是他哪里想到那条大腿竟然派了楚汉中这条粉肠过来呢!
  
      “呃,中叔!”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和楚欣染有那么点暧昧关系的份上,陈凌只能打破沉默唤了他一句。
  
      “嗯!”楚汉中应了一声,沉吟好一阵才道:“陈凌,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池海泽是谁?”
  
      陈凌点了点头。
  
      楚汉中若带愠怒的道:“那你怎么就敢招惹他?”
  
      他有三头六臂,还是会七十二变?我怎么就不敢惹他!陈凌没回话,心里却有些不屑。
  
      楚汉中张嘴,话到嘴边却又左右看了下,这才压低声音道:“你既然知道池海泽是谁,应该知道他并非善类,也该知道他的背景复杂,如果刚才他不走,或许我还能从中给你说合说合,可是他这一走,恐怕这件事再难善了!”
  
      陈凌淡淡一笑,“中叔,不必忧心,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楚汉中:“可是……”
  
      陈凌挥手打断他,“中叔只需要把人给我保出来就行了。”
  
      楚汉中只能无奈的叹气,这小子虽然未来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婿,可现在却还不是,甚至现在女儿和他到底是不是男女关系都不太清楚,所以有些话始终还是不方便说。只能无奈的起身去让所长放人。
  
      ……
  
      陈凌把晏晓桐和杜蕾歆从派出所里接出来的时候,两个女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
  
      杜蕾歆看着陈凌的时候,柔情似水的眼中充满了感激,仿佛是恨不能以身相许似的。
  
      晏晓桐看着陈凌的时候,却是愤怒得火星乱冒,仿佛是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