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九百五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针锋相对
  
      池家四朵金花,通通都被晏晓桐摁扒在地上。
  
      一个个面朝地下p股朝天的扒着,只不过她们身上的衣服却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不是这个光着膀子,就是那个l着双腿,如果她们通通都年轻个十岁,叫一片春光是没有人反对的,尽管现在也不算特别难看,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有点寒碜的。
  
      晏晓桐就搬个椅子四平八稳的坐在旁边,翘着双手看着她们耍泼嚎叫,不过谁想起来,p股马上会遭一顿板子。
  
      晏晓桐和陈凌不亏为师姐弟,连性趣爱好都是一样一样的,都喜欢打人家的p股,尤其是喜欢打恶人的p股。
  
      巾帼不让须眉,这句话用在那道海鲜苏眉斑上很形象,但用来形容晏晓酮却更贴切。
  
      晏晓酮就是个性情女人,脾气好,但不是没有,心眼小,但从来不缺!
  
      人不犯她,她绝不犯人,但一旦把她惹都会了,那无疑是捅了马蜂窝一样的。
  
      想当初陈凌遇见这位的时候,不就是因为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晏晓桐就发疯似的跟陈凌死磕到底吗?若当时不是恰好师父吴老先生在场,指不定是个什么下场呢!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比清水千织更难缠的女人,这个女人非晏晓桐莫属。
  
      如果说,还要用什么话来形容下晏晓桐,那就是像丁寒涵解说野猪时说的一样,她,几乎没有天敌!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晏晓桐感觉愄惧与害怕,那就是师父吴老先生。
  
      只是现在吴老先生在吗?不在!
  
      既然山高皇帝远,晏晓桐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
  
      酒楼的管理人员来劝,服务员扯,保安来拉,通通都没用。
  
      晏晓桐发了狠,非得好好收拾这几个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泼妇不可。
  
      场面几度混乱,酒楼不得不报了警,因为这个事情已经超出他们能处理与摭掩的范围了。
  
      警察到场后看到眼前的情景,也不由愣住了。
  
      女人打架这种事情虽然很少,但也不是没有处理过,可是像这样的场面却还是头一次见。
  
      经过现场了解取证及“热心群众”的口供,一班警察更是莫名其妙,四女围殴一女,结果却被以少胜多?
  
      警察们不由重新审视起那个翘着手臂坐在一旁的年轻女人,清秀,苗条,端庄,优雅……怎么看也和灭绝师太对不上号啊!
  
      现场问起口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尤其是那几个年轻稍大的女人,更自称是本地人,她们的哥哥是区安监局局长,老公又是谁谁谁的。
  
      一时之间,民警们也感觉这事难以处理,没办法,只好把她们通通都带了回去。
  
      在派出所的询问室里,晏晓桐与杜蕾歆坐在一边,池家四女坐在另一边。
  
      有了警察撑腰,那几个被揍得有点怕的池家女人又开始强硬起来,当着民警的面又开始咒骂晏晓桐与杜蕾歆。
  
      晏晓桐只忍了半秒钟不到,这就腾地跳了起来,扑上去和她们撕打成一团……
  
      后来,十几个民警好容易才把混战的一班女人分了开来!
  
      那个时候,晏晓桐盘起的头发已经散开了,衣服也有些紊乱。只不过池家的那几个女人却比她更惨。
  
      刚才在酒楼里,她最多也只是春光半露,****半掩,可这会儿被晏晓桐发狠的一通撕扯狂揍之后,却已是披头散发鼻青脸肿,外加********民警把她们分开到两间审讯室的时候,派出所才终于安静下来。
  
      不过,安静只是暂时的,没多一会儿派出所又热闹起来了。
  
      池家几女的老公,家人,亲戚朋友,纷纷涌到了派出所,几乎把整个派出所给围了起来。
  
      派出所迫于压力,不得不让他们保释了池家几个女人,只是人被保出来后,他们仍然不离开。
  
      瞧他们的样子,显然是要等晏晓桐与杜蕾歆出来,然后把她们给生吞活剥了。
  
      场面正乱得不可收拾的时候,一个年轻俊逸的男人从派出所的大门缓缓的走了进来。
  
      池家的人一下就认出来了,这个男人就是省附属医的那名医生!
  
      谁都想不到,陈凌竟然还敢来,而且是单枪匹马的前来。
  
      池家的人立即就窃窃私语,指着他议论纷纷起来,待得陈凌走进了派出所的大堂,池家的人当下就将他团团围住了。
  
      面对着黑鸦鸦的人群,陈凌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如果一定要说有,那便是淡漠。
  
      他顿下脚步,深沉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不带一点感情的道:“还是那句话,我不管你们是谁,谁敢冒犯我一下,我必定让他躺下。”
  
      这话,语气很轻,很平和,就如他今天在急诊大楼门前说这话的时候一样,仿佛没有一丝的杀气。
  
      只是,在场之中参与过今天医院闹事的人都知道这话的份量。
  
      这个看起来温文儒雅的男人,一旦动起手来,不但没有一点温和,反倒是粗暴得要人命。
  
      那一班医闹,个个都是流氓烂仔出身,很能打不敢说,但最起麻五大三粗,要块头有块头,要力气有力气,可是十几号人,转眼之间就被他全都打趴了扔到台阶上。
  
      尤其是在最后的时候,这个男人走到那副乌漆透亮的实木棺材前踢的一脚,把棺材踢得四分五裂几管粉碎的一脚,这惊世骇俗的一脚,留在众人心中的,仅仅只有两个字:震憾!
  
      所以,当陈凌再一次先礼后兵的发出警告的时候,在场之中不少的人已经开始打退堂鼓,因为他们一点都不想一会儿被急救车送到医院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