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九百四十六章

第九百四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女实习医生日记一
  
      “放心,刚才我见情况不对,我已经叫她先回宿舍去了!”严新月说着又没好气的剜他一眼,“自己都被弄成这幅模样了,还有心思怜香惜玉啊!”
  
      “她现在不是我的学生了吗?我对她负责有什么不应当的!”陈凌却应道。【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那陈智德不照样是你的学生吗?怎么不见你问一下?”严新月质问。
  
      “老师,你怎么胡搅蛮缠起来了?气管c管是杜蕾歆做的,家属就是要找她,又不是找陈智德!”
  
      “什么?”严新月刷地站了起来,指着自己问,“你说我胡搅蛮缠?”
  
      陈凌不吱声了,可是这个时候不出声,就等于是默认了。
  
      严新月就更来气,指着陈凌骂道:“我管你,你闲我多事!我担心你,你倒说我是胡搅蛮缠。好嘛,现在你翅膀硬了,要飞了是不是?”
  
      陈凌很无语,自己说什么了,不就说了一句气话嘛,至于如此大发雷霆吗?
  
      老师,你该不会是更年期提前了吧?陈凌看了眼气得满脸通红的严新月心头疑问。
  
      好好的,这突然就吵了起来,还在办公室里的刘诗雅与包心惠等人赶紧的上来安抚严新月。
  
      “严老师,你别生气,医生说的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啊!”刘诗雅劝道。
  
      “是啊,陈医生也是被这事闹得心里慌,所以才口不择言的,你别当真啊!”包心惠也跟着道。
  
      被众人一安慰,严新月的眼眶就红了,“我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可是我就好受吗?这明摆着是有人要让他被黑祸,他还不知道反省,还关心这关心那的……”
  
      陈凌原本就心烦,听着几女七嘴八舌的就更烦,站起来就往外走。
  
      看到陈凌往外走,严新月心头又是一惊,外面现在正风头火势的闹着呢,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出去,腾地站起来急问:“你去哪?”
  
      陈凌头也没回的扔了一句:“我去拉屎!”
  
      众人:“……”
  
      7月12日,多云见y。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不写日记了,只是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使得我心里十分难受,于是我又买了一本日记本,权当是我的实习记录吧!
  
      只是写下这些仅仅只是我实习工作的开始还是结束,我并不知道!
  
      前些日子,终于结束理论学科的我和另外一个同班男同学被分配到省附属医实习,当时我的心情是兴奋而激动的。因为终于离开了学校走向社会了,再经过一年的实习医生,我也将是一名真正的医生了!
  
      成为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一直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骄傲,只是现在,我却非常的迷茫,就像是那些意y小说里写的那样,我就像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是光明的,脚下却已经走投无路。
  
      开始实习的时候,我和那位男同学一起被分配到急外五科。
  
      急诊科,是我们临床医学专业极为重要的一个科室,在这里,总会有一些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
  
      是的,第一天实习,我就遇到了惊险到几乎把我彻底毁灭的事情。
  
      那天早上,才八点多一些,刚交完班,科室的严老师带我们去见带教老师。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住院医生,年轻到让我有点难以置信,因为他竟然还没有我这么大。
  
      我们正在彼此介绍与熟悉的时候,外面来了两个重病号,一个是肺心病休克进展期的老年患者,一个是把青竹蛇吞进胃里去的年轻男人。
  
      我们跟着的带教老师陈医生虽然很年轻,可是诊治起来,却是相当的老辣沉稳,看着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先救治那名老年患者,并熟练的给患者做检查,然后迅速的开出各种医嘱,我深深的体会两个字,那就是专业!
  
      老年患者陷入休克期,呼吸困难,必须c管,但是老师……虽然他还没有我大,但是我现在已经习惯称他为老师,老师在c管的当下被人叫走了,但是临走前却把手术刀递给了我,我以为他是要让我替他完成气管c管,所以我就毫不犹豫的切开了老年患者的气管,并成功与顺利的接上了呼吸机。
  
      看着大家吃惊的眼神,我也是有一点傲娇的,要知道我在学校考c作,每次几乎都是满分的,而且在实习之前考技能的时候,我在全校都是名列前茅的!
  
      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不是!
  
      只不过,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是我这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一个举动,却给自己引来了灭顶之灾。
  
      老师在把这名老年患者的情况控制下来后,就把他交给了另外一名医生,然后领着我们上了手术,给那个年轻病人取胃里那条蛇的手术。
  
      说实话,这种手术对我们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恶心了,尤其在胃镜显示器下看到那条绿得十分妖艳的青竹蛇就盘在红红的胃壁之中的时候,我差点就当场吐了。
  
      老师看着我当时那副表情,曾笑着问:怎么,没见过大蛇屙屎啊?
  
      我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别说是大蛇屙屎,就连小蛇我都没看过的。后来我才明白,老师的意思是说问我,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吗?
  
      让我不得不配服的是,老师虽然很年轻,比我还要年轻,就和我弟弟的年纪差不多大小,可是他确实有做我老师的资格,因为在我看来,想要把这人胃里的蛇拿出来,又不至于发生致命的危险,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肚子剖开,然后把蛇从里面取出来。
  
      只是这样的话,病人所付出伤害就太大了!
  
      可是这世上的事,这世上的病,这世上的意外,有时候就是这么残忍的,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没事把毒蛇往嘴里塞呢,他以为自己是西毒欧阳锋吗?
  
      不过,老师却想到了另外一个我们根本想不到的绝妙主意,他竟然让肥仔德去买了一瓶雄黄酒,然后让病人把酒喝下去,用酒精给胃里的蛇做了自我麻醉!
  
      这个办法,真的很绝,因为如果想通过其它什么麻醉剂又或是化学制剂来给蛇做麻醉,很有可能伤害的患者的肠胃,可是这个雄黄酒原本就是用来喝的,不但不会伤害患者的肠胃,还能给蛇做麻醉,以便于实施取蛇手术,这实在是两全其美呢!!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我才认定了这个比我还年轻的医生拥有做我老师的资格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