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八百二十九章

第八百二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出诊
  
      李依诺没有结过婚,她也不准备结婚,所以不能了解别人怎么可以忍受七年之痒,但现在她仅仅只是痒了七个小时,就已经差不多要崩溃了。
  
      尽管她很清楚,此痒非颇痒,可她真的迫切需要有人来给她止一下痒。
  
      陈凌给她上了炉甘石洗剂湿敷之后,骚痒确实有所缓解,虽然多少还有点痒,但已经是可以忍受的范围,也让已经不知多久没合过眼的她终于睡了一觉,可是醒来后,湿敷的洗剂已经干了,那种仿佛从肌肤渗透进了骨髓里的痒意又再次席卷而来,让她痛苦万分,无法忍受。
  
      面对着奇痒难耐,她真的很想不管不顾的伸出长长的指甲,使劲的挠上几把,可是陈凌千叮嘱万交待过了,让她千万不能抓,指甲里有细菌,一抓就会破,破了就更难痊愈了。
  
      于是,她又想去洗个澡,不管是冷水还是热水,只要能让她感觉舒服些,她无所谓,可是陈凌又说了,现在她的伤口不能沾到生水,一沾生水肯定就要感染,一旦感染化脓的情况就会更厉害,愈后留下的疤痕也会更恐怖。
  
      想到陈凌说的话,她不敢造次。
  
      毁了别人,她无所谓,可是把自己毁了,她却是舍不得的。可是挠也不行,洗也不成,李依诺真的感觉自己快疯了!
  
      没办法,除了按铃叫陈凌外,她真的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尽管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可是陈凌说了,只要有事情,不管什么时候,他都随传随到的。
  
      不过这会儿,她传了,他却没有到。
  
      陈凌出诊去了,就在李依诺醒来的三分钟前,他刚离开急外五科跟车走了。所以说,李依诺是不幸的,但也可以说她醒得不是时候。
  
      不过,总算陈凌有点良心,他并没有把刘诗雅一并带去,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他还交待了医嘱。那就是如果李依诺醒来,又感觉痒的话,那就给她上炉甘石洗剂湿敷!
  
      所以当看到李依诺痒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刘诗雅就赶紧去药房,准备给她上用炉甘石洗剂,但是李依诺命不好,急外五科的炉甘石洗剂用完了,大药房里最后的一份,也被别的科室领走了,供药商最快也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能送来。
  
      刘诗雅虽然知道别的药可以代替炉甘石洗剂的,可是没有医生医嘱,护士是不能随意更换药物的,所以她只好打电话给陈凌,然而悲剧的是陈凌的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没办法,刘诗雅只好打给严新月,问能不能更换其它的药物。
  
      陈凌一旦接手的病人,严新月是不会过问的,因为这小子的治疗方法与普通医生的常常都有违背,纵然是他的老师,严新月也不敢乱改陈凌的治疗药物,想了想便对刘诗雅道:“去别的急外科室借!”
  
      刘诗雅只好去急诊科的其他科室,可是当别的科室知道是急外五科的陈凌医生需要这种药的时候,通通都推说已经用完了,有一个比较绝的,甚至直接就说不借!
  
      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刘诗雅差点哭了,只好再打电话给严新月。
  
      严新月得知事情经过后,叹口气无奈的道:“让她忍着吧,反正陈凌只是出车,又不是出差,要不了多久的!”
  
      得知是这样的结果,刘诗雅没哭,但是李依诺却是欲哭无泪。
  
      叔可以忍,婶不能忍,这种痒真的不是普通人可以忍受的啊!
  
      纵然李依诺承认自己并不是个普通的女人,可是她也忍得翻来覆去死去活来……
  
      跟车出急诊的陈凌并不知道急外五科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的手机在来的半路上就没电自动关机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情也是相当灰暗的。
  
      从医这么久,所遇病人无数,但陈凌却从来没有试过这么无力的时候。
  
      这个从七楼坠下的男人,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地方,数不清的骨折,颈椎移位,腰堆移位,数不清的软组织挫伤,****,腹部,腿部,到处都是,内脏多处破裂,心肝脾胃肾,无一完好的器官,颅内出血……
  
      这么严重的伤势,明显已是回天乏术,别说是救不活,就算救活也是个累人累己累街坊的残废罢了。
  
      对于病人,陈凌从不轻言放弃,哪怕是有一丁半点的希望,他都会尽全力救治,可是在他来到的时候,这个男人的心跳已经停止了,而且根本就没有可能复跳了,因为男人落地的时候,胸口明显压在了一块石头上,此刻这个石头已经镶嵌进他的胸膛,他的心脏不被压碎,也被压扁了。
  
      不过,在给这个伤者……不,应该是这个死者作检查,看看有没有挽救可能的时候,陈凌看到他的手里正紧紧的抓着什么,好不容易扳开了他的手,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只指间却有两条头发。
  
      头发明显不是死者本人的,不太长也不太短……这样说法有些抽象,确切的说是比一般男人的长一些,又比一般女人的短一些,所以无从分辩这头发是来自男人还是女人的,因为现在男扮女装留长发的人妖可不少,而一些剪短发的女性也不在少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