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谈谈情办办事

第七百六十二章 谈谈情办办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洪家二少的性格阴沉,住的地方也如他的性格一样。
  
  大庄园后宅那一座小院,原本采光是极好的,四面都可见光,然而可惜的是自从二少回来后,周围都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使得整座小院都变得阴沉昏暗。
  
  洪竖想不通自己这个弟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同父同母同根生,但智商与性格却是相差那么远。
  
  每次来到这座小院的时候,他总有种很特别的感觉,特别不舒服。
  
  “弟,适当的时候,你是不是该出去走走!”洪竖看着自己弟弟那张和自己完全不相像的脸,许是长久不见阳光的关系,苍白得看不到一丝血色,像是西方传说的那些吸血鬼一样,犹豫了一下又道:“或许,你可以交些朋友的!”
  
  “兄长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二少淡淡的问。
  
  洪竖的脸上窘了下,讪讪的道:“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孤独。”
  
  “只要能够把老洪家发展壮大,孤独一些又何妨,这点寂寞都承受不了,又如何能成就大事?”二少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声音又复低沉,“至于你说的朋友,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你还认为这个世上有真正的朋友吗?”
  
  洪竖回答不上来,因为他在这个世上也没有真正意义的朋友,有的,只是相互利用关系的朋友。
  
  “朋友,有时候就是一种负累!”二少莫名其妙的作了个总结,然后一改话题问:“兄长好像还没有接受我的建议!”
  
  “什么建议?”洪竖问。
  
  “兄长该为我老洪家开枝散叶了!”
  
  洪竖一愣,随后就垂下了头,“在迴龙会败落的时候,我受了伤,之后遍寻名医,怎么都治不好。”
  
  “什么?”二少一直都平静得如一潭死水的脸上终于动容。
  
  “弟,我虽然受了伤,可是你没有啊,你应该为老洪家传宗接代的,我刚刚说让你出去交朋友,其实就是让你去找女人!”洪竖说着顿了顿,看了看自己弟弟的神色,这才小心翼翼的道:“如果你觉得麻烦,我可以让下面的人去给你物色合适的,只要你把条件告诉我……”
  
  “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二少淡淡的挥手打断。
  
  洪竖看着他脸上的漠然之色,只能叹息沉默。
  
  “有一件事情要告诉兄长!”二少再次开口,语气淡漠的道:“金元成已经落在了棒子的手里。<>”
  
  “呃?”洪竖微显惊愕,然后问道:“那咱们是不是去把他给弄回来!”
  
  “弄是肯定要弄回来的,不过不是现在,让他再吃几天苦头吧!”
  
  “也对,那小子竟然跟我们耍花样,真是不知死活,你跟那些棒子说说,给那小子吃多点苦头,不然他不长记性。”
  
  二少的脸上露出陈怪的笑意,“这个并不用我去说的,金元成落到他们手里,绝不会有好日子过,据我所知,那个崔老大的弟弟可是个十足的基佬,尤其喜欢像金元成这种的小白脸,落到他的手中,不死也会掉几层皮的,兄长安心就是!”
  
  洪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金元成那小子女人是伺候很多了,不知道男人是不是能伺候得来呢!”
  
  ……
  
  ……
  
  “我真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男人!”在回去的路上,坐在陈凌车里的林紫旋这样对他道。
  
  “这只能说,你见识的男人太少,像我这么特别的男人,你还未曾遇过罢了!”陈凌优雅的操纵着方向盘,头也没回的应了她一句。
  
  “那是,像你这种特别野蛮,特别不要脸,特别不知所谓的男人,我确实第一次见!”林紫旋咬着牙道。
  
  陈凌终于回过头来看她一眼,不怒反笑,淡淡的问:“怎么?想激怒我,让我对你产生兴趣?”
  
  林紫旋被弄得大窘,低下了头,不过并不是想找个洞钻进去,而是想找方向盘锁砸到陈凌头上。
  
  “林大助理!”陈凌回过头又看她一眼,这才道:“其实你不必对我那么好的,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属于名草有主的类型,而且追你的人那么多,你何必这么执着呢!例如那个候医生,我看就很不错嘛!”
  
  林紫旋又被气得半死,头埋得更低,可惜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那把方向盘锁,只能恨恨的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可这话出了口,又感觉不对,这不是等于间接承认自己对陈凌有意思吗?于是又补充道:“拜托你别那么自以为是行不行,你真以为你自己是rmb,谁都非喜欢你不可吗?”
  
  “林助理,不用解释的,你难道没听说过,解释等于掩饰,掩饰就等于没出息吗?”陈凌淡淡的道。<>
  
  “我——”林紫旋愤怒致极的瞪着他,感觉火烧胸口,气往头顶都冒,恨不能将这家伙给活活撕成两半。
  
  “不要用这样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啊,我都说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你挖墙角的本事明显不咋地,瞧瞧,你连锄头都不会使呢!”陈凌仍是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
  
  林紫旋被彻底给打败了,她终于发现,自己真不能跟这不是玩意儿的家伙较真,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陈凌见她粉脸通红,咬牙切齿,双拳紧握,这就闭上了嘴,不过并不是怕她扑上来,而是怕她被气出个好歹来。
  
  车行一路,到了省附属医大门口,陈凌这才停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