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算命兼职行医

第五百七十七章 算命兼职行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建仁走了。
  
  金锁这才从陈凌的腿间钻了出来,在金锁娘不注意的时候,恨恨的瞪了陈凌一眼。
  
  陈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一双手也不免去揉被掐得发疼的双腿,这小辣椒下手可不是一般的狠呢!
  
  金锁娘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陈凌,让你见笑了!”
  
  让他见笑?让他占便宜了才是真!金锁在心里愤愤不忿的道。
  
  “婶娘,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陈凌佯装什么也不知道的问。
  
  “唉,这还不怪金锁他爹,什么不好,偏偏要和王建仁家订娃娃亲,还收了人家八十八块的订礼及半大边猪肉!”金锁娘唉声叹气的道。
  
  陈凌撇撇嘴,瞅了眼金锁,心道:原来你这么不值钱啊,一点猪肉和几十块钱就把你给买了。
  
  “陈凌,你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也许几十块和一点猪肉只是小意思,但是在当时,几十块钱可是大得不得了,差不多是一家老小一年的花费了,还有猪肉,当时谁家能吃上肉啊。”金锁娘道。
  
  陈凌明白了,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难怪刚才金锁娘面对着王建仁的时候什么都不敢说呢!
  
  “婶娘,既然他家有猪肉吃,那你就把金锁嫁过去呗!最起麻饿不着她啊!”陈凌开着玩笑道。
  
  金锁被气得咬牙切齿,仿佛恨不得冲上来咬他几口似的。
  
  “哎呀,陈凌,你不知道,王建仁可不是什么好鸟啊,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坏种,五六岁那样子就知道偷看别人洗澡了!”金锁娘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使得陈凌脸上窘了下,感觉金锁娘像是在骂自己似的,随既又自我安慰道,三岁定八十,五六岁还没发育,啥也不懂就偷看别人洗澡,那肯定是个坏种,可自己现在却是二十有余了,生理需要,偷看别人却是情有可原的嘛!
  
  金锁娘一说王建仁,话就收不住了,“五六岁就不学好,现在长大了更是不得了了,也不出门做工,一天到晚游手好闲,靠着老父老母养着,正事什么不干,偷鸡摸狗,嫖,赌,饮,荡,吹,五毒俱全,还跟村里的田寡妇勾勾搭搭,不清不楚,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我不是把女儿推进火坑吗?恨就恨我那当家的,当初怎么那么糊途啊!”
  
  “妈,你说这个干嘛呀?”金锁扯了扯母亲的衣袖不无埋怨的道,当着外人,什么都说出来。<>
  
  经她提醒,金锁娘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讪讪的笑道:“陈凌,让你见笑了,人上了年纪就爱唠叨,你当我什么没说就好了!”
  
  “没什么!”陈凌淡淡的回应道,反正他也没打算娶金锁,有什么见不见笑的,这种事情在大辽再常见不过了。
  
  “那你先忙着,我们走了!”金锁娘说完就扯着金锁离开了诊所。
  
  “好!”陈凌点头,原本还想交待金锁,服完三天的药后再回来检查一下,不过想想,她应该不肯了吧,所以就懒得说了。
  
  人都走光了,眼看也再没别的病人来。
  
  难得清闲了下来,陈凌站起来,走到老屋的大门外,金锁正在晒堂的竹杆上收衣服,但一边收,还一边东张西望。
  
  陈凌看着好笑,不由就张嘴大声道:“唉呀,建仁同志,你怎么又回来了!”
  
  “啊?”金锁当就吓得脸上白了下,待看清楚四周都没人后,才知道这家伙在戏弄自己,不由就恼怒的瞪他一眼,“作死啊你!”
  
  “嘿嘿!”陈凌无耻的笑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看起来确实挺阳光帅气的,最起麻比王建仁要好一些。
  
  “你还笑?”金锁老羞成怒,捡起地上的小石子朝他扔了过去。
  
  陈凌伸手一抓,金锁扔来的那颗鹅卵石就被他抓到手里。
  
  青山,绿水,老屋,村妞,这里确实不错,可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坐到大晒堂侧边上从前用来打谷子的大石头上,懒洋洋的伸着懒腰想。
  
  恰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辆高底盘的仿吉谱商务车远远的驶来,后来还跟跑着一群小孩,有人正把头勾出车窗外,把大把大把的糖往后面撒。
  
  陈凌有点鄙视,你要真有钱,就别撒糖,撒钞票啊!
  
  车了驶到了不远处的祠堂门口就停了下来,一干人等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祠堂前说着什么!
  
  陈凌看见金锁也站在那里看着那车,不由就问:“你也想糖吃啊?”
  
  “你才想糖吃呢!”金锁白他一眼道,“我是瞧我三叔公回来了!”
  
  “原来是三叔公,我还以为是你梦中情人呢!”陈凌笑笑,他发现自己挺爱逗这女孩玩的。<>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金锁唾他一口。
  
  “狗嘴里要能吐出象牙,那还叫狗吗?”陈凌很认真的问。
  
  金锁“卟”的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嫣然一笑,百媚从生,好一朵山中的野百合啊。
  
  一时间,陈凌竟看得有点走神,随后又无话找话的问:“你这村里辈份最高的就是三叔公吗?”
  
  “咦,你怎么知道?难道你除了做医生外,还兼职给别人看风水算命吗?”金锁语带奚落的道。
  
  “呵呵,其实做医生是兼职,算命才是我的老本行!”陈凌朝她眨眨眼道。
  
  “你呀,就吹吧!”金锁显然不信。
  
  “不信我就算算你这个三叔公。”陈凌道。
  
  “行,你就给算算吧!”金锁也来了兴趣。
  
  “要算得准呢?”
  
  “算准了,今晚还有红烧肉吃!”金锁很大方的道,其实…..中午就留了有一盘的,晚上是一定要拿出来吃的,这个赌怎么打也不吃亏,随后又问:“那你要算得不准,你说怎么办?”
  
  “那以后你家老小有什么头痛脑热冬瓜豆腐的,我全包了!”陈凌更大方的道。
  
  “呸,大吉利是!”金锁唾他一口,随后想想觉得这样也不错,于是又道:“那可说好了啊,可别赖账。”
  
  “行!”陈凌笑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