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敌小中医 > 第五百七十六章 牙疼就是病

第五百七十六章 牙疼就是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凌不是有心要耍流氓,尽管把双手摁到金锁****的时候看起来真的很流氓,可这个是很正规的****检查啊!
  
  金锁又羞又窘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在陈凌的手碰到她的身体里,浑身不免一震,感觉他的两只手就像是刚出炉的锅贴,热热暖暖的有点烫人。
  
  陈凌检查得很仔细,仔细的让人发指,一边检查,还一边问这里疼不疼,哪里痛不痛?
  
  金锁羞得真想咬断舌头死了算了,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用摇头与点头来表示,他的那双手,好像是魔力一般,揉得她难过,舒服,想拨开他的手,但这不是在看病吗?可是不拨开,又显得自己极为廉耻,心情矛盾非常,但身体是诚实的,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她清楚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
  
  陈凌在大数情况下都是不喜欢耍流氓的,但如果一旦流氓起来,那必定有光明正大富丽堂皇的理由,就像现在这样,铜锁娘在身边又怎样,也不是照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凌的双手在女儿****十指灵动的跳舞。
  
  尽管如此,陈凌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看病是主要的,至于占便宜,那只是顺带的,不过也许就因为这点心虚吧,心跳早就乱了节奏,白大衣里的裤档上早支起了高高的账蓬。
  
  金锁的气息渐渐的急促了,脸红朴朴的,艳若桃李,原本白皙剔透的肌肤也出现了粉红,只有死死的咬着牙,这才没让自己哼出声来,一双眼睛早就闭上了,只是长长的睫毛却轻轻的颤动着,配上如玉的脸庞,份外的妖娆迷人。
  
  这种刺激,绝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金锁想没有反应都很难,她的身体不但起了变化,就连****原本的疼痛也仿似被揉得不那么强烈了。
  
  金锁娘见陈凌的双手在自己女儿的胸上揉来揉去,没完没了似的,心里虽然不敢想别的,但也忍不住问:“陈凌,金锁怎么样了?问题严重吗?”
  
  金锁娘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对陈凌而言却如雷贯耳,脑袋霍然一醒,看着手里握着的物什,不由大惊,我这还是在做检查吗?
  
  他赶紧的缩回了手,道:“好了,检查完了!”
  
  金锁如蒙大赦,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急急忙忙的穿衣服。
  
  陈凌转过身走到洗手盘那边,一边洗手,一边道:“我已经检查清楚了,金锁你的病不要紧,不是癌,也不是乳泉增生,只是一般的乳痛症而已!”
  
  “哦!”金锁母女几乎是同时大松了一口气。<>只是金锁心里却胡疑,既然我的病不要紧,你干嘛还检查啷个久啊?
  
  乳痛症,很多都表现为隐痛,胀痛,刺痛,疼痛除了****,可以放射到腋下,肩部,及上肢,检查时微有触痛,并无肿块。
  
  “我给你开几剂舒肝利气、解郁、活血化淤、调节内分泌的方,你吃了应该就会好的!只是你这个病,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黑白颠倒引起的内分泌失调,以后必须得改善休息习惯才行了!”陈凌说着这就刷刷的开方子。
  
  金锁也知道自己有可能是这样引起的病痛,可是在工厂里做流水线,天天晚上加班,你想要别人的工资,别人却想要你的命,休息时间岂是她想改变就能改变的。不过现在好了,反正她也辞工了,所以她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金锁拿着药方,正欲离开,外面一个破锣烂嗓似的粗大嗓门响了起来,“医生呢,医生死哪去了?不是说村里来了医生吗?”
  
  听到这么没礼貌的话,陈凌的眉头微紧,但金锁的眉头却皱得更紧,慌里慌张的站起来道:“不好,妈,那个贱人来了,我得赶紧躲起来。”
  
  金锁娘的神色也很是紧张,眼看脚步声就到大堂外了,出去已经来不及,可是这房间一目了然,跟本没地方躲啊。
  
  陈凌见两母女慌急的神色,虽然不知道来的人到底有多厉害,但也替两人着急起来,左右看到,目光落到自己脚下,那张陈董桌下面放脚的地方有一处大空隙,前面有挡板,正好可以挡住外面的视线,于是灵机一动,转开身子道:“躲这下面!”
  
  金锁抬眼看了看,明显有点犹豫,可是当脚步声就要到门外的时候,她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急急的走过来,猫腰蹲下躲到了陈凌的脚下。
  
  “医生,医生!医…..”门口出现了一个男人,二十来岁,挺高大的,最起麻要比陈凌还高几分,可惜脸上长满了以证青春的疙瘩,有些红,有些紫,有些已经溃破,咋一看去,仿佛一张脸已经烂了似的,这人在看到穿着白大衣的陈凌的时候,张大的嘴巴就合上了,随后目光落到金锁娘身上,不由就道:“咦,婶,你也在这呢!”
  
  “是,是啊,建仁!”金锁娘神情极不自然的应了声。
  
  贱人?果然人如其名,一看这人的嘴脸就知道是个犯贱的货。<>
  
  确实,陈凌并没有猜错,王建仁,村里最贱的一个后生青年。
  
  在这穷山沟沟里,稍为有点本事的年轻人都出外打工去了,逢年过节,衣光颈靓,提着大包小包攥着大把的钞票回家。
  
  王建仁呢,也不是没有出去过,但出门几次,每次都混得差不多在外面饿死,每次都是要家里给寄路费,才能勉强回得家来。
  
  久而久之,他就再不出门了,反正他老爹弄了个养猪场,也能挣钱,这就一天到晚在家混着,可是家里的那些猪,他从来是没有去操心过的,一天到晚不务正业,不是偷鸡摸狗,就是赌博滋事,再不然就深更半夜的却敲寡妇门,調戲邻家的小媳妇……反正是恶事做绝,名声非常不好。
  
  “婶,我听人家说金锁回来了,是真的吗?”王建仁问道。
  
  “没,没回来啊!”金锁娘明显不是个善于说谎的人,吱唔着应了一声。
  
  王建仁是很贱,但并不是蠢,一看金锁娘这神色,就知道她在撒谎,有些不悦的道:“婶,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啊?咱们两家的婚事可是从小就定好的,原来我说要娶金锁过门的时候,你们就说她年纪还小,不到年龄,现在她都满二十了,你们又推三阻四的,甚至连她回家了都瞒着我。”
  
  “没,没有啊!”金锁娘眼光闪烁的道。
  
  “没有?”王建仁走上前去,怪眼直直的看着金锁娘,“婶,你们家不是要悔婚吗?”
  
  “不,这个,以后再说吧,金锁还小呢!”金锁娘明显有点招架不住了。
  
  陈凌听到这里,已经多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显然是王建仁与金锁早早就定了娃娃亲,现在金锁家又出尔反尔,想以拖为赖,最后把这门亲事弄得不了了之了。
  
  不过看看王建仁这副德性,又思起脚下那玉人如花美貌,嗯,确实有点那个啥鲜花插牛粪的味道了,但不管是鲜花插牛粪,还是牛粪浇鲜花,那都是别人的事情,与他无关,他只不过是偶尔来到乡下客串演出的一个医生罢了,说白了,他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眼见两人没完没了的,脚下那女人又颤颤微微的,弄得他很不自在,于是就道:“这个什么贱人同志,请问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如果没有的话,就和这个婶娘在外间去说话吧!”
  
  金锁娘听了这话,以为陈凌是有意要帮她,让自己把王建仁领走,好让金锁能从里面出来,这就会意的道:“对,建仁,你要没别的事,咱别在这里打扰医生了,去外面说话吧!你不是听人家说金锁回来了吗?他是真没回来,不信你瞧瞧去。<>”
  
  “谁说我没事,我有事,我来看医生的!”王建仁这才想起自己来干啥的了,原来已经忘记的牙疼又回来了,捂着一边嘴,滋溜溜的吸气道:“医生,我牙疼,我牙疼死了……哎,你真的是医生吗?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年轻呢?”
  
  这二愣子,陈凌真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微微有些不悦的道:“比你年轻就不能是医生了吗?比你年轻的就不能比你有本事?”
  
  这话,软中带硬,咽得王建仁窘了下,但躲在陈凌两腿中间的金锁却差点没乐出声来,赶紧的捂了嘴,免得自己真个笑出来,但微颤的身体却碰到了陈凌的两条腿,弄得陈大官人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